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談林奕華的新戲《聊齋 Why We Chat 》(之二)

2018/5/19 — 17:24

圖:非常林奕華網站

圖:非常林奕華網站

作者原標題「5/6在香港銅鑼灣誠品書店談林奕華的新戲『聊齋Why We Chat』(之二)」)

胡適的考證,主張《醒世姻緣傳》也是蒲松齡的作品。《醒世姻緣傳》是一部大長篇小說,但其實只講了一個非常簡單的故事:一個男人娶了一妻一妾,不過這一妻一妾都是前世跟他結下冤仇的,是要來報仇的。一百多萬字內容,寫的都是這男人所受的種種折磨,有神有鬼,上天下地,將那男人整得不成人樣。以男性中心角度看,這是驚悚恐怖小說啊!如果有人擔心被丈夫虐待的話,建議可以想辦法讓丈夫看一下《醒世姻緣傳》,讓他顧忌虐待妻子會帶來的沒完沒了代價。

廣告

我基本上是不相信蒲松齡寫了《醒世姻緣傳》的。不過如果將《醒世姻緣傳》和《聊齋志異》放在一起對讀,會產生有意義的閱讀效果。《醒世姻緣傳》講的世輪迴報復,依循著一個嚴格的報復因果邏輯。《聊齋志異》的底層也有果報觀念支撐著,但其表現相對很鬆散。《醒世姻緣傳》將報復虐待寫到極端,淋漓盡致,《聊齋志異》在每篇都短短的篇幅中,卻不可能將現象或情感或道理寫道機端,從形式上就是「反極端」的,留有餘地,也就別有韻味。

《醒世姻緣傳》的目的在「醒世」,也就是要用嚴格的因果報復來阻止人作惡。來自不同世界的狐和鬼,明確是「醒世」的手段。《聊齋志異》的核心卻是Fantasy,寫的是在一般生活中的人,會因為各種不同機緣,忽地就闖進了不一樣的其他世界。因而《聊齋志異》背後有個強烈的信念,相信我們所存在的空間裡,不只友人的世界,另外還有仙的世界、妖的世界、鬼的世界、狐的世界。狐原本是妖的一種,但在《聊齋志異》裏,蒲松齡幾乎把狐寫成了另外一個世界。這些世界彼此的性質都不太一樣,卻有著鬆散的重疊關係,從這裡到那裡,有很多通路與漏洞。
不同的世界裡有著不同的邏輯,很多時候是和人的世界顛倒的。很多故事裡怎麼看都是狐比人更有人性,狐會害人,但狐被人害了的情況更多吧!狐會被人騙,還有,狐會因為對人忠心,相信人的承諾而遭殃……

廣告

林奕華有像蒲松齡的地方嗎?我可以體會到一點,林奕華和蒲松齡一樣,都對於「正常」的人的世界,平庸的人與人感情,覺得不耐煩。他最常在戲中提出的問題就是:「這樣就好了嗎?你們認為人的互動與感情,這樣就夠了,你們就滿意了嗎?你們願意這樣活著而不會感到不甘心嗎?」林奕華和蒲松齡一樣,看穿了自己所處的時代與社會的狹隘與無聊,因而試圖找到方式點出現實的狹隘與無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