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請先了解同學「佔領」語文中心的因由

2018/1/22 — 13:34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Ken Lui(浸大社會科學院一年級生)】

前言

有見浸大普通話畢業要求「再次」引起熱烈討論。這次的討論不單在校內,社會亦甚為關注。本文旨在解釋是次行動之前因﹑經過及後續。希望不論校內同學,還是校外的看倌,能先閱過此文,再就事件下定論。

廣告

前因

普通話畢業要求始於2007年

廣告

浸大於2007年因應一份2003年的僱主報告指浸大同學之普通話水平較低,因此在本科生課程中而加入普通話畢業要求。此乃浸大普通話畢業要求的源來。

同學的回應:一次公投,兩次論壇,無數次教務會

於2016年,有同學收集聯署,發起議案為「香港浸會大學應取消強制普通話考核之畢業要求」的全民投票,收集聯署的同學認為取消的原因如下:一﹑畢業要求不合理;二﹑只側重普通話荒謬;三﹑課程設計無理,反成同學壓力;四﹑制度無稽,同學疲於奔命;五﹑校外考試要求過高。

是次投票前設有諮詢論壇。內容圍繞普通話之實用性﹑原有的普通話帶學分課程內容過於艱深等。

最後超過九成投票同學認為應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

隨後,教務會因應全民投票結果,於其轄下的「教學素質委員會 — 大學語文政策檢討小組」(TFULP)中討論普通話畢業要求,並於會上同意設立討論普通話畢業要求的核心工作小組

學生會幹事會繼續跟進普通話畢業要求問題,並於2017年4月舉行校政論壇討論普通話畢業要求及課程改革(報道一報道二)。同學於論壇上關心拖低GPA﹑學分壓力﹑其他院校並無此等政策等問題。校方同時在論壇宣佈研究設立校內普通話畢業要求豁免試,而在另一會面更指此考試只考核同學的基本對答能力,預期大部分同學會合格。同學考畢此試即能通過普通話畢業要求,校方更指出若大部分同學於豁免試中合格,普通話畢業要求便可隨即取消。成立豁免試議案最後於2016–2017年度第六次教務會會議中獲通過,並於2017–2018學年起付諸實行。

經過

豁免試設立﹑執行均混亂 語文中心主任更涉潰職

普通話豁免試於2017年10月開放報名,10月下旬至11月上旬考試。考試結果令人咋舌:竟然有七成同學不合格。此結果令人質疑考試之評分準則,以及考官對「基本對答能力」之標準是否合理。

以下將詳細論述是次豁免試之問題:

第一,學生會會長指出於TFULP會面中已通過豁免試中不合格的同學可以重考,但最後語文中心竟指「 每位學生在香港浸會大學就讀期間只可應考本測試一次」,不能補考。此舉令人質疑校方是否出爾反爾,違反誠信。

第二,負責評審之考官亦有利益衝突之嫌。是次豁免試是由語文中心的普通話老師負責評核,而該些老師亦同時任教校內具學分的普通話課程。若大部分同學通過豁免試,他們即毋須修讀具學分的普通話課程,變相令該些課程的需求降低。當課程的需求降低,意味對教職員的需求亦會減少,令某些老師有機會生計不保。因此,由中心內的老師來評審同學的表現,實屬不恰當。

第三,評分準則亦欠清晰。於豁免試前發放的「 考試題目樣式」並無寫明每題得分及每分部的分數比重為何,令學生未能清晰了解評核標準。更有同學向學生會反映,自己曾多次奪得普通話朗誦冠軍,但竟然於考試中因「語氣與角色不符」而「肥佬」!此令人質疑到底是考核同學的普通話「演劇能力」,還是「基本對答能力」。

第四,亦是最嚴重的問題:語文中心主任李贏西竟然極不了解豁免試之評審準則!李贏西主任是語文中心的最高負責人(中心網頁亦顯示李主任管理普通話教師),亦是TFULP的成員之一,絕對有責任了解豁免之詳情,但李主任於學生會行動開初竟表示「自己只是一個英文老師,不了解普通話豁免試詳情」,圖推卸責任!另外當同學詢問豁免試是依靠該些文件來評審,以及試卷每部分的比重是如何時,李主任開首表示只依靠語文中心上的「 及格準則描述」來評核同學表現,而試卷每部分的比重則是一樣。但後來經同學多番追問後,語文中心老師突然出示另一份評分細則,主任到此時方知道此文件存在,更遑論知道合格的分數了。連主任都不了解當中細節,叫同學如何信任此豁免試是是一個公平﹑公正﹑合理的考試!

後續

召開公開會議

學生會和校方於行動中達成共識,表示將召開公開會議討論普通話豁免試與普通話畢業要求的問題。會議將於1月23日召開。

結語

希望各位同學及社會大眾明白,浸大同學是嘗試過無數方法,走投無路,才逼不得已以「佔領」方式處理問題。

各位必須理解,普通話畢業要求實為同學帶來負擔:學分課程影響希望「雙副修」的同學。希望「雙副修」的同學如欲透過免費的方式來通過普通話畢業要求,只能修讀學分課程或通過豁免試。修讀學分課程來通過普通話畢業要求,意味同學必須「爆credit」(即在原有之學習計劃上再修讀一個課程,例如本身此學期只須修五個課程,變成要修六個);而豁免試的設立及執行均不公,叫同學如何相信自己會合格?至於有人會說同學可以報考其他考試來解決,如報考國家語委的考試。但各位必須留意,該些考試的報名費並不便宜,有些同學未必能負擔得起。

浸大學生會會長也的確是一時失言,但此並非問題之中心。問題之中心,乃此不公的政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