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同囚》— 揭開少年監獄 鮮為人知、側重「懲罰」而非「教育」的一面

2017/5/15 — 19:01

《同囚》宣傳照

《同囚》宣傳照

【文:袁德智】

短短約十五小時,我已經入場觀看了《同囚》兩遍,原因不出其右,一來是我認為在看《F8》、《異形》這類特技效果強的海外製作外,香港人必須要身體力行去支持屬於我們的港產片,二來,是因為《同囚》以電影的角度帶領觀眾竅探香港的一個與世隔絕、對一般人來說相當神秘的地方—勞教中心的同時,能引起大眾對於「懲教」兩字的反思。

廣告

《同囚》這部戲是講述男主角游學修仗義執言,為一個女孩出頭趕走惹事的休班警員,卻被控襲警而被判入勞教中心受訓,然而,部分勞教中心的懲教署人員借學員作情緖發洩工具,以體罰的手法有理無理地「教育」學員,例如會一邊打一邊叫學員在地上爬行,一有想反抗的行為就會有數個懲教人員用棍毆打學員,電影更有⼀幕相當令人愕然,是職員MO sir(趙永洪飾演)逼男主角用手指洗廁所,最後更下令要他吮剛剛用作刷廁格、帶有屎漬的手指,場面不堪入目。值得一提的是,《同囚》是一部寫實、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電影描述的事只是冰山一角,更有可能每日在大嶼山的勞教中心上演。

有人壓迫,就自然有人反抗,關楚耀在戲中就是扮演一個反抗者的角色。另一主角關楚耀是一個有曾任社工背景的另類懲教人員,他不同意體罰學員的方法,有次他在職員燒烤聚會時曾經一度就著此事和其他同事爭論,當中有一句對白令我印象深刻:「懲同教喺唔能夠分開。」

廣告

看到這裡,我就開始反思懲和教兩字的關係。用體罰的方法懲教學員,這種做法的側重點究竟是懲罰學員,抑或是教育學員?用監獄服刑去取代死刑作懲罰的目的,於我而言,除了人權,更是因為人性本善,社會大眾相信囚犯值得有一個更生的機會,這個說法相信是無庸置疑,所以懲教兩字應側重於教育,務求令到年輕囚犯在其人生路上重新出發,達到幫助他們改過自新的目的。在這個前提下,試問如果體罰是一種單純的懲罰手段,而脫離教育的部分,究竟能否令學員改過自新?

在戲中,關楚耀和同事聚會時,老鬼Sir(李國麟飾演)曾經說過一句話和關爭論,這句能夠概括到部分同意體罰的人的想法:「佢哋宜家無機會咩?父母教唔到佢哋、老師都教唔到佢哋、連警察都管唔到佢哋,所以宜家咪到我哋用自己方法教囉!」他們認為已經再沒有方法教育這一班沒有希望的年輕囚犯,才要使用體罰的最後手段。

但是,我們必須要問他們:體罰這種威嚇式的手段,是否必然能阻嚇到學員不再犯事,抑或是會衍生更大的反效果或不良影響?《同囚》的梁奕凡告訴我們,體罰的手段可能為學員帶來嚴重的心理創傷,更有機會令人萌生自殺念頭,事實上,06年被家屬質疑被懲教人員毆打致腦水腫、及後送院不治的姓徐男子曾哭訴「頂唔順」,同年同月另一男子更在勞教中心企圖自殺,由中心兩樓一躍而下,受傷送院處理。從而得之,勞教中心若持續使用體罰的手段,會為學員帶來難以逆轉的傷害,更莫說要令他們重新上路,改過自新。坊間更加有一種合理且正在發生的說法,就是這種手法過於可怕,會令犯事者往後不會懼怕成人監獄,因為相比起勞教所,成人監獄的不合理對待較少,慣犯更會視成人監獄為「天堂」。竟然這種體罰的方法會對學員產生嚴重的心理影響,更可能引起反效果,我們何不拋棄這種過時的所謂「教育方式」?

說到這裡,相信我們對體罰囚犯的手段是對是錯都心裡有數。現在,我嘗試換個角度,來一個一百八十角大轉身,來看看懲教署職員的問題。這部電影為何叫《同囚》?關楚耀在戲中成為懲教署職員後,幾乎每晚都要在勞教所過活,犧牲了陪伴伴侶的時間,在有龐大壓力的同時,失去正常生活,「同囚」,我想是指懲教署職員和囚犯同樣地困在勞教中心裡面,在戲裡老鬼Sir和MO Sir祼跑減壓一幕正正告訴我們不能輕視這班看守者的壓力,但這不代表我們同意職員可以借體罰囚犯來發洩,而是要求懲教署在杜絕體罰、改革牢中教育的同時,要注意自己同濟的工作需要和壓力。

最後,有讚當然有彈,《同囚》這部電影主要被批評的地方,是電影支線過長,想帶出過多的社會問題。沒錯,這部電影的確帶出了很多社會問題和困境。然而,一班年輕囚犯在這個扭曲、荒謬的社會面對的痛苦和困難,難道不正正是和電影裡一樣多嗎?一開始的濫用警權、到勞教所的體罰問題、到中心的心理支援不足、到獄後生活的困難、再到社會大眾標籤更生人士,問題環環相扣,密不可分,我不會說這部電影想說得多,而會說,這部電影只不過是在反映香港社會,《同囚》不容置疑是一部寫實的港產片。

最後最後,聽說這部電影除了收到懲教署的「提醒信」要刪去真人真事改編的字眼外,初上映時亦不被戲院看好,每日只上映幾場,同時應該是礙於資金問題,宣傳的力度都顯然未夠,所以希望大家能夠親身入場支持這部屬於香港人的電影,並多向友人介紹這部電影去引起更多人對勞教中心的關注,如戲中最後一句— It's just the beginning 

 

作者簡介:一名喜愛音樂、閱讀、電影,關心香港的中大學生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