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逃避可恥但有用》:新類型日本家庭

2016/12/27 — 15:23

近來大熱日劇《逃避可恥但有用》(原名:《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下文簡稱「逃恥」),新垣結衣的可愛、可愛、可愛、非常可愛,配合片尾「戀愛舞」,自然是居功至偉。但其實,這齣改編自同名漫畫日劇,絕不是單憑結衣的「無敵可愛」便能大收旺場。簡單而言,「逃恥」反映了日本傳統社觀念、價值觀、制度,已追不上社會轉變。劇中每一位角色,都有如終結篇美栗所言,活在各種「束縛」當中,受傳統社會價值觀所困,在承受巨大壓力的情況下,不得不嘗試以「反傳統」方式生活、「逃避」社會固有枷鎖。逃避即使可恥,但有用啊!

模範家庭的沒落

日本社會,男主外女主內的「模範家庭」觀念至今仍是深入民心。女性結婚即等同轉職為全職主婦,幾成一般常識。惟這種模範家庭,很大程度建基於丈夫能夠擁有有一份穩定、且收入相當的工作,足以支持整個家庭開支。

廣告

問題是踏入九十年代後,日本經濟長期低迷,日本成年男性能擁有一份固定工作,已不能說是理所當然。礙於經濟不景氣,不少日本成年男性只能單靠多份兼職以維持生活。也是說連自己也顧不了,何以成家?

從女性角度,也自然不會找一位財政狀況危危乎的異性作為對象。「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能選擇你」。現今一代日本人經濟條件,普遍較上一代為差,亦造成「中年單身人士」數目愈來愈多。根據2010年國土交通省一項關於婚姻關係的調查,35至39歲的人口有逾34%仍是單身,較1995年多出約14個百分點。

廣告

單身達人,日本人都不戀愛了嗎?

不過,即使財政條件相當,有如逃恥中的津崎平匡,高薪且具備多項專業資格,有足夠條件成家立室。但津崎卻以「單身達人」自居,而且他不算是少數。

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於今年九月公布一項全國性調查,結果顯示18至34歲的未婚受訪者中,約有70%男性、及60%女性沒有異性交往對象。這一數字與五年前相比,男女分別增加了8%、和9%。「不戀愛、不會戀愛的年輕人」激增。

由「草食男」進化為「絕食男」,確實原因眾說紛云,一般意見,不外乎「戀愛太麻煩了」。有說網絡虛疑世界盛行,令不少年輕人「缺乏溝通能力(與真人)」;另外,缺乏追求異性的魄力和最重要的財力亦是其因。此外、甚至有分析指日本興旺的「風俗行業」,某程度滿足了單身人士對性的要求,減低對戀愛的需求。嗯 ,至少逃恥中的津崎,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吧。

審視家庭主婦社會價值

絕食系單身出現、年輕一代財力遠不及上一代,造就日本典型家庭沒落。在香港,一家男女各有職業是為平常,但日本女性時至今天,職場上地位仍屬較低微。一如劇中,美栗即使有高學歷,卻反而缺乏就業機會;又例如百合,在劇中曾說自己是首都圈「首位女部長」,在香港眼中看來是不可思議。

日本傳統社會,先天把女性「定性」為必然的家庭主婦,結婚等同失業。女性在職場上發展困難重重,但另一方面,做家庭主婦,則正如美栗在劇中所言,是受盡「愛情剝削」,以為女性作為家庭主婦,只要有愛情親情,則長期於「最低薪金」工作是天公地義,實在是很難忍受的,心情鬱結。家庭主婦一向無薪、無償工作,要用何客觀準則衡量其社會價值?

對於這個問題,劇中美栗提出「家庭主婦」也應視作為專業、成為劇中「契約婚姻」的基礎。據日本政府計算,全職家庭主婦每年工作2199小時,相當於年薪304萬日元、折算大約為20萬港元,即每月大約16660元。這就是作為家庭主婦職業的應有價值。

事實上,對不少日本人來說,工作薪金自然重要,但更重要是,是自己「被需要」、「被肯定」的成就感。相信這對不少香港年輕人,亦有相同感受。一如逃恥結局,美栗一直以為自己的「小聰明」,累人累己,但津崎卻對美栗的「小聰明」予以肯定,美栗那有不感動?即來一個「結衣BB抱抱」。(我又要…)

一家之主觀念還成立嗎?

契約婚姻的成立,再進一步,便是對男性作為一家之主的地位提出疑問。如上述,傳統日本社會,男主外,女主內。但若把家庭主婦視作為職業,則其實男外女內,純是一種分工模式,不存在從屬關係。這正是逃恥尾段,津崎和美栗在幾經嘗試後,終於體會出家庭成員應是共同經營者的關係,不存在「僱主和僱員」之分,就職、家務,純是工種的不同,家務理應由家庭成員共同負擔。

逃恥把「家庭主婦」地位,一下子「提升」至家庭擁有、經營者,正是日本「模範家庭」沒落後,日本家庭的新形態探討。

女強人壓力、女長男幼戀愛

逃恥主角們故事,探討當今日本家庭「再建構工程」,另一方面,配角土屋百合則直接了當,說出日本女性在職場的現貌。百合是日本罕有的女職業強人(如上述,劇中描述她是首都圈中首位女部長),正因為與傳統社會構成強烈對比,自然招來身邊人物的另類目光,「嫁不出一定有問題」這些閒言閒語威力可不少,甚至演變出指控百合性騷擾的劇情。要強裝堅強,一板一眼的生活,不單為了自己的事業,也是為了向日本社會證明,女性也可以在職場上大展拳腳。但這股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故不自覺淚灑街頭,也能理解的。

這時候,一個對戀愛、對傳統婚姻、對家庭結構抱另類看法的風見出現了,兩者自自然然互相吸引,但又要面對另一個傳統觀念的枷鎖,就是所謂姊弟戀、女長男幼戀愛的「歧視」。別少看這觀念的威力,於八十年代面世的經典動漫《相聚一刻》,女角音無響子只不過是較男角五代裕作年長兩年,但「見家長」時仍然非常擔憂,恐防五代家接受不了,只兩年矣,何況百合較風見年長十七年?

輕鬆手法描繪現實艱難

當然,逃恥亦有少量觸及同性戀「出櫃」問題,但可能礙於劇集小時有限,只能淺談。其實仔細想一想,逃恥中每位角色都有其生活的困難,有如美栗基本上是一待業青年;她的朋友田中更是單親母親,要獨力撫養女兒;津崎被裁;百合以女強人姿態走天下面對的壓力;津崎同事日野要供樓、養家、兒女更經常生病、 忙於照顧。

但總體而言,此劇以輕鬆的手法描繪生活的各種困難。最搶眼的莫過於美栗在劇中的各種「妄想」化為實體影像,戲謔各個日本時事綜藝節目(對日本觀眾來說尤其投入),而結衣BB的各種扮相造型,更可算是「男女通殺」。(有調查指結衣屬於那類男女都喜愛的類型,相反石原聰美便較受異性歡迎,同性較相拒,何解呢?)

逃恥其實是一套相當寫實的日劇,劇中唯一最不合符現實的,當然是你聘請鐘點,怎料一打開大門,眼前竟然是結衣BB,天啊,我真係恭喜你啊!


原文刊於一刻館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