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速度決定深度,慢步「他方」反抗時代

2017/6/9 — 10:22

林松輝、張歷君「生活在他方」講座

林松輝、張歷君「生活在他方」講座

【文:彭嘉穎(一個學習溝通、理解、言說的本科生,希望所有人都是我的同學。)】

每天早上打開面書,不同網媒的報導與評論洶湧而至,觀點與事實以小時為單位持續更新。這是當下的書寫與閱讀習慣——短、新、快,我們的生活節奏容不下書本。偏偏兩位香港中文大學文化及宗教研究系教授,在五月公開談讀書,而現場幾乎座無虛席,更不乏中港台的年輕人。閱讀在這個時代有什麼意思?林松輝、張歷君以自己與書本交纏的歷程回答我們。

是次講座由中大文化研究中心籌辦,名為「生活在他方」,引自法國象徵主義詩人韓波的一句詩:「在富於詩意的夢幻想像中,周圍的生活是多麼平庸而死寂,真正的生活總是在他方。」後來米蘭昆德拉借之為小說標題。書本是想像的空間,容讓我們從日常的局限抽離出來,走向充滿可能性的「他方」。

廣告

在林松輝的成長中,書本曾是不同的「他方」。他在新加坡長大,讀中學時正值冷戰,經常接觸港、台的文學與電影。其中一本叫《拒絕聯考的小子》的書,打開了他對台灣的憧憬:書中主角就讀台灣名校,考上大學繼而平步青雲不是難事,但他卻拒絕參與聯考,時常旁徵博引書寫心聲。當時林松輝受作者的學養吸引,開始想像自己在台灣讀書甚至反抗制度。

其後他果真到了台灣升學,而他又投入了另一個「他方」。適逢1987年台灣解嚴,躁動的聲音從社運、藝術界破土而出,多本人文雜誌冒起,台灣新電影運動掀起寫實電影浪潮。林松輝在這樣的政治文化環境下,接受大量前衛文化理論,同時接觸多樣的藝術媒介,包括電影、戲劇、舞蹈,期間一直在報刊撰文。藝術超越了日常,成為他生活的「他方」。

廣告

由電影到文學到理論,兩位教授如數家珍。但怎麼才是好的閱讀方法?香港的教育制度訓練我們高速「看」完文章然後用一句話總結全文,這種忽視閱讀效果、幾乎反文學的閱讀方法相信沒有人同意。林松輝學習閱讀的經歷頗值得我們參考:讀台大的時候他修了王文興老師的「現代小說」課,每週六下午師生圍坐,把小說一字一句地讀,王老師不時提問「這個字的作用是什麼」,得到較完整的答案方繼續。結果,他們讀了一整年也讀不完一本《麥田捕手》。林松輝事後回望指,這慢讀的過程是很重要的文本解讀訓練。他最近以筆名殷宋瑋出版了散文集《慢動作》,穿梭在蔡明亮、阿隆索(Lisandro Alonso)、艾克曼(Chantal Akerman)等導演的作品之中,不少都是很「沉悶」的,或者說,對閱讀耐性有所要求,但若能堅持理解和分析,卻是層次豐富、思趣盎然的文本。

交談與書寫閱讀都是溝通的一種,無論理解人還是文字都需要耐性。當我們的閱讀耐性都被不斷滾動的社交媒體「寵壞」了,我們就傾向容易犯下思想短路、誤解及標籤等問題。我們必須重新學習放慢,學習理解。但這個時代,我們有沒有放慢閱讀的條件?

張歷君舉了一個例子:唸大學本科的時代,他常到黃繼持老師的辦公室,與老師聊文學、藝術、電影和理論的話題,不時黃老師會停下、思考,張歷君會等待。一同經歷的靜默,是他們溝通的一部份。張歷君形容當時的師生仍有放慢溝通步伐的條件。現在大學以賺賠邏輯操作教育,教授產出的研究愈多就愈成功、學生GPA愈高就愈出眾,數字以外一片空白。這種思維令人追求快速可見的回報,學生想盡快「袋到啲嘢走」。師生連交流的餘暇也擠不出來,更毋說感受靜默,或用一年去細讀一本書。

數字以外,我們可以如何理解學習?兩位「文青」以自己的讀書歷程,指出閱讀、理解、學習不是線性的關係,反而充滿時差。張歷君提到,高中讀過的卡夫卡小說,當中的語言以及世界想像無意間加深了他out of place的體驗,一直影響著他。閱讀不是即時回饋的學習,反而可能要等上十年二十年,學問和閱歷的累積令你對某個電影場景有另一層的詮釋、對他人的某句說話有另一種理解。這種頓悟、自我超越需要時間醞釀,卻是即食即吐的學術工廠無法生產,川流不息的短篇娛樂無法複製的。

林松輝、張歷君成長路上之好書推薦:

小說及散文

木心,《瓊美卡隨想錄》
羅智成,《夢的塔湖書簡》
魯迅,《墳》
丁玲,《莎菲女士的日記》
伊塔羅.卡爾維諾,《如果在冬夜,一個旅人》

理論及評論

李歐梵,《中西文學的徊想》
也斯,《香港文化》
John Berger , Ways of Seeing
Susan Sontag, Against Interpretation
羅蘭.巴特,《戀人絮語》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