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週評:日本圓黑體的隨想

2017/1/11 — 21:14

為甚麼圓黑體在日本會使用得特別廣泛呢?曾經想過,這或許跟日本人祟禮的文化有關。

「有禮」大概是到日本後對當地社會的第一個印象。早上看到陶傑先生的文章,日本之前謝謝前謝謝後、誠懇的鞠躬,恭敬的態度讓人感覺賓至如歸,造成的良性循環把日本文化緊密結合起來。

廣告

圓黑體之於日本和香港

廣告

日本街頭有著各式各樣的圓黑體,有胖有瘦、有高有矮的,表情不同而且各有特色,配合不盡相同的造型、粗度跟筆劃收筆的處理,可愛極了。這地方,就算警告字眼也會使用圓黑體的,這好像要跟你說「這雖然是警報,也希望以溫文爾雅(正常日本人說話的態度)的態度和語氣表達清楚」的感覺。相對來說,沒有圓黑體文化的香港,警告字句多以噴漆字模噴好,取其製作快速、複製容易的優點;或以亮眼粗體黑體示人,以便在情況危急下時更容易看到──當然,平日沒事看上去則感覺有威嚴,有助施設的擺放位置讓看者更深刻記好,可以說,使用字型背後的考慮立足點並不相同,而最終圓黑體在華文地區也始終沒有受到重視。

 

圓黑體在日本被廣泛使用的真正原因

參看小林章先生《街道文字》(葉忠宜翻譯)一書,有從日本人的身份實際探討過圓黑體在日本使用廣泛的原因。到底跟日本人喜歡可愛、禮貌有有相關原因嗎?這其實明顯無從稽考,然而從實際製作角度看,則更多因為日本政府在當初並沒有各地路牌字型的風格做規定(只有對粗細有限制而已),而看板職人有解釋到由於製作的難易度上圓黑體遠比黑體字要快速和容易完成,所以一般受委託製作看板字型後都會選取圓黑體,這聽起來更像是日本全國各地大量看見圓黑體的原因。(詳情可參看《街》書內容)

圓黑體的彬彬有禮

雖然如此,然而作為外國遊客,還是覺得圓黑體的廣泛使用還是挺有意思的。即使那是「看者有意」的一回事,還是很喜歡圓黑體在公共施設發揮的功效。我想過,如果使用道路、指標系統的支撐著國家每天運作的國民,又如果意外並不會每天發生,真用不著要以威嚴的態度勸說路人小心,或者像一種輕鬆提點的方式,也是一種不錯的溝通方法?這引起的更多諷路牌設計的可能性。當然,像香港社會於路牌設計的取向更多是偏重西方一套──假設了公共系統的面貌必須中性、隱形,甚至偏向官僚、生硬也沒有問題,因為這是官僚機構下的產物。

圓黑體會感覺虛偽嗎

不過,也有人認為禮貌是一種虛偽行徑,說話更多應該著重話句順暢、真實,禮貌的修飾只在於特定場合才需要。圓黑體的「禮」是虛假嗎?「真實」與「有禮」,兩者其實兩者並沒有衝突,而且「圓黑體」更多像正視溝通的現實。現實中同一句話,說話態度和善跟不和善,天淵之別,的確很容易會引起誤會,這是人際關係中的確會發生的問題。如果說話的態度先包裝好,待相反認識足夠、放鬆後才比較坦然,也可以造好一種良性溝通的循環。如果說話的態度都不會考慮別人感受,然後對方為了不受傷害也挺起立場自我保護,這情況下建立的溝通氛圍就不會積極了。

以往對圓黑體沒有多大關注,然而日本去多了,理解到它有趣的一點後更希望多了解。


頭盔:文章純粹個人感興寫作,資料或有不盡不失之處,歡迎指正賜教,感激不盡!

延伸閱讀:
《街道文字》套──小林章(葉忠宜翻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