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達明卅一.上】為自己去做 為城市去做 別為迎合市場

2017/3/8 — 13:27

達明一派,黃耀明(左)、劉以達(右)

達明一派,黃耀明(左)、劉以達(右)

1986年出道的達明一派,是香港樂壇的奇葩。

在樂壇還習慣改編日本流行曲,填上情愛故事的年代,達明玩電音、玩英倫搖滾,劍走偏鋒卻又闖進主流。

如今劉以達、黃耀明加埋過百歲,二人仍然頑皮,唱政治、唱社會,從來不肯安份。本月23至25日,達明將於紅館開騷;他們繼續「玩嘢」,玩到演唱會海報都要下架。

廣告

面對大陸龐大市場,一眾港星把握機會北上「賺人仔」。達明則將希望寄托在本地獨立音樂人身上,只昐歌手們隨心而行,而非迎合市場口味。

廣告

「我哋要為自己做嘢,為我哋呢個城市做嘢。」54歲的黃耀明如是說。

如果想件事合心意 請參與多一點

今次達明一派舉行演唱會,外界將焦點放在一張宣傳海報上。

這張向 Beatles 致敬的演唱會海報,集結了香港城中各大人物:由曾鈺成、林鄭月娥、梁國雄、黃之鋒等政治人物,到張學友、劉德華、鄭秀文等天王天后,眾人面貌再與黃耀明、劉以達拼貼合成。

直至上月黃耀明透露,由於海報內有人物恐懼與他一同出現在照片中,導致海報終需下架收場。隨即有報道揭發,要求海報下架的藝人,原來是台灣歌手周杰倫

自從黃耀明支持佔領運動後,「黃耀明」三個字成為敏感詞。但來到今天才知道,單單在達明一派的海報露出半張臉,原來已成為一種「恐懼」。

明哥事後在 Facebook 嘆道:「只係一張照片,一張海報,就映照出這個時代。」

一個中共打壓異見,人人噤若寒蟬的時代。

黃耀明與下架前的海報合照(圖片來源:達明一派 facebook)

黃耀明與下架前的海報合照(圖片來源:達明一派 facebook)

海報設計明言向Beatles 1967年的專輯 Sgt. 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 致敬,將對時代有影響力的當代與歷史名人放入同一個畫框中,反映一個時代:「想將近幾十年對這個城市,擺入框入面,意念就是如此簡單。」

海報中,周杰倫前面站著董建華;陳奕迅旁邊是葉劉淑儀。對於政治冷感的樂壇,這張演唱會海報仿如是挑釁與控訴。明哥卻認為海報出現娛樂名人是理所當然,因為娛樂文化亦是影響香港的重要部份:「一個城市變成咁,不單止是政治,文化亦影響著這個城市,(海報)唔應該淨係得政治人物。」

說到底娛樂名人亦是香港人,面對社會、政局撕裂,所有人都有責任修補:「唔好以為件事與你無關,其實你的不關心都係contribute緊,令件事變成而家咁……如果你想件事合你心意多一點,你應該參與、關心多一點。不只是娛樂圈,香港每一個人都係。」

 

「好多人做緊市場要你做嘅嘢」

達明一派的作品,一向難以與政治和時代分割。〈今天應該很高興〉中移民潮下的不捨;〈你還愛我嗎〉隱含港人在中英搏奕下的不安;以至專輯《神經》中的〈天問〉與〈十個救火的少年〉,每一首都在訴說港人對六四的鬱結。

而由 1990 唱到 2017 的四首〈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與今次演唱會海報一樣,是對傳統的致敬與革新。〈排〉調寄上世紀六十年代鄭君綿的〈明星之歌〉,但將時下大眾最常聽到睇到的政、商、藝人的名字匯集在一首歌之內,四個版本,勾勒出27年來的社會變遷。

今年最新一首(係人定係鬼),將「廢克儉」、「強國猿」、「葡萄淑儀」寫入歌詞中,加兩句「朱經緯,亂咁毆」,再祝願「舉起傘班人,普選會成真」,似乎是四首〈排〉當中,立場最鮮明的一首。

政治議題唱足30年,明哥卻認為歌手不一定要將政治掛在嘴邊,才算是關心社會的音樂;最重要的,是真誠,而非迎合大眾。

「好多人都唔太誠實,只做一些別人想你做、市場要你做的東西。我覺得,我哋要為自己去做,為我哋呢個城市去做。」

「每個人都有自己最好的、最真誠的東西。唔好淨係諗住迎合市場大眾,迎合主流,而是將心入面最想講的做出來。在這個時候,這才最重要。」

資料圖片:何韻詩和黃耀明在金鐘佔領區大台

資料圖片:何韻詩和黃耀明在金鐘佔領區大台

 

獨立有希望

隨心而行,拒絕迎合市場,從他們口中說出來,聽起來理所當然。八、九十年代的達明一派是走偏鋒的過來人,擺脫主流、獨樹一格,靠英倫電子風格打出一片天。

問題是來到2017年,面對不斷萎縮的香港樂壇,新人是否仍有「隨心而行」的本錢?「我哋嗰時係好彩啲。」明哥嘆道。

「(樂迷)冇咁多選擇,競爭嘅人冇咁多。」劉以達續謂。

黃耀明憶述,80年代的香港文化處於盛世,廣東歌市場夠龐大,達明即使風格奇怪仍不乏大批支持者,單靠賣唱片已足夠維生。反觀現在的歌手若想靠音樂維生,「可能真係要好迎合個市場」。

香港主流樂壇沉淪,達明二人寄望本地獨立歌手能走出一片天。談到獨立歌手,劉以達說:「其實而家玩緊新嘅音樂人,好多獨立嘅樂手都玩得幾好,好多選擇,唔係咁商業。」

明哥認為現在香港出現愈來愈多的小眾市場(niche market),「我對主流市場無寄望,但對另類、獨立嘅音樂,就有好多希望」。

去年是達明一派成軍 30週年,達明廣邀多個獨立音樂單位改編達明作品,推出的專輯《達明一代》,假音人、雞蛋蒸肉餅、觸執毛、岑寧兒等獨立音樂人,各自交出了風格強烈的新演繹;劉以達透露,自己的心水是由假音人改編的〈四季交易會〉。

《達明一代》除了為紀念達明30週年而製作,同時亦有意讓更多樂迷認識獨立音樂:「通過達明30年的企劃,引大家去留意這班人,佢哋做緊好有趣嘅嘢。在獨立音樂界,其實係仍然有希望。」

 

方丈份人唔小氣

上月達明推出新歌《1+4=14》,靈感來自英國作家George Orwell的文學作品《1984》。由歌詞中一句「和諧教我,難和諧就犧牲」,到尾聲不斷吟唱「二加二等於五」,似在數落現今社會的荒誕。

明哥坦言,《1984》書中描繪的監控與審查,是他的切身感受。

他被大陸封殺的故事,香港人不會陌生。2015年佔領運動翌年,黃耀明工作量近乎「插水」,沉寂了整整一年。去年12月大陸文化部發出的「55人黑名單」,禁止各單位與名單上的創作人合作,黃耀明當然榜上有名。2013年達明尚能踏足廣州辦一場「兜兜轉轉演演唱唱會」,但今年能走入大陸開唱的機會微乎其微。

受明哥拖累而失去中國市場,劉以達既豁達且大方,表明支持拍檔繼續發聲:「(中國市場)冇咗就冇咗,唔緊要啦。你走得出嚟,企喺度,就預咗。」

一談到劉以達,不少網民會想起他在《食神》中飾演的方丈「好小器」。這部電影播了20年,原來劉以達一點也不小器,真正的「小器方丈」其實是中共政權。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