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選擇的藝術-專訪茹國烈

2017/8/4 — 17:54

「藝術從來都有藝術選擇,不只是靠平均主義分配。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藝術總監,按照藝術邏輯去做決定。」西九籌備至今,表演藝術行政總監茹國烈(Louis)一直貫徹「藝術需要有選擇」這回事;說堅持也好,執著也好,反正這就是他的選擇。

茶館劇場試演-為新觀眾做選擇

西九文化區戲曲團隊5月舉行了多場茶館劇場試演。西九戲曲中心明年開幕,茶館劇場是當中的一個實驗空間,設位一百多個,讓觀眾邊嘆茶邊睇大戲。

廣告

筆者看過試演,對表演有些意見(link to previous article),筆者問,茶館劇場的氣氛為什麼比想像中嚴肅,沒有達到「飲茶食包」的輕鬆,Louis說:「我們從第一天已經很清楚,茶館劇場是觀看表演的地方,不是拿節目來陪觀眾吃飯,台上沒有表演的時候可以輕鬆,有表演的時候就要專心看,因為好節目都值得大家專心看;至於到底要多熱鬧、多輕鬆,這要慢慢調適。」

Louis 強調,「試演」的核心就是「試」 ─ 試過了不同方案,再做一個選擇。

廣告

「茶館劇場試演來到第三年,所有事情都在微調- 由傢俱大小到表演氣氛都在調整;有人說,我們安排的座椅對亞洲女生來說『吊腳』,對男生來說剛好,這些一定要現在試,不然訂單下了,無法改」,他說,筆者表示理解。

話鋒一轉,Louis 談到節目安排:「有人說不喜歡司儀,有人說司儀做得很好,節目需有教育觀眾成份,引用剛才座椅的例子,你會遷就『吊腳』的人,還是剛好的人?節目只有一個,卻有一百多個人同時在看。我們的責任是聆聽意見,然後做決定,聆聽的同時也需要作出細心調節,但必須符合我們的定位。」

筆者好奇:什麼定位?

「給新觀眾一個特別的、精緻的經驗。我從一開始就說,茶館劇場是設計給新觀眾的,所以有經驗的觀眾可能不夠過癮,或者覺得節目較淺、較大路。不過,香港真的沒有為新觀眾而設的戲曲節目,如果你有朋友想看一場戲曲入門節目,實在難以找到,所以無論是節目的內容、長度、司儀,都是讓戲曲比較易吸引,切合新觀眾需求。」

Louis 口中的新觀眾,包括各行各業的人,對戲曲表演有意想不到的反應。試演其中一場邀請了旅遊業界人士來看,Louis自己的感受就最深,「旅遊業界的朋友真的沒看過戲曲演出,一些粵劇觀眾耳熟能詳的曲目,例如聽到《紫釵記》的〈劍合釵圓〉,都沒有太大反應,觀眾有點茫然,反而對武打戲部份比較有反應。」

「可能我們生活在藝術愛好者的世界,或會有點離地,以為〈劍合釵圓〉一出來,大家可以跟著唱,原來並非如此。如果要發掘新觀眾,就要清楚新觀眾的背景」,Louis說過去幾次試演都集中收集行內人及專家意見,接下來要了解更多其他人意見,才能更好地接觸新觀眾。

茶館劇場試演今年首次在網上做直播及轉播,Facebook及YouTube的觀看率累積接近12萬,也是努力吸引新觀眾的一環。

除了茶館劇場試演之外,西九戲曲團隊今年9月舉行小劇場戲曲展演,在香港話劇團黑盒劇場帶來香港新編小劇場作品《霸王別姬》,由年輕戲曲人來演,另外會有福建梨園戲、上海淮劇團,以及京崑合演節目。

「這是第一次做小劇場的戲曲節目,而且是在話劇觀眾的地盤,希望能吸引到更多新觀眾。」

西九就是有西九的看法與做法,這些看法,在它近年積極拓展的網絡與架構上一步步落實,剛過去的第三屆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就是其中一個最佳例子(link to previous article)。

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Showcase-為好作品做選擇

之前的文章已經提過,在製作人網絡會議上,來自世界各地的製作人代表,以及西九表演藝術團隊本身,都在連線結網,為未來做準備,Louis不諱言,西九有很多藍圖需要這個網絡落實。

「同事每年飛來飛去,參加外國的networking event(網絡活動)和藝術節,從中物色講者。今年請到舞蹈界的Walter Heun(歐洲舞蹈中心網絡主席)和日本的Hiromi Maruoka(日本橫濱表演藝術節總監),就是想研究設立亞洲舞蹈中心網絡。很多討論之前已經開始,不過是透過會議進一步促成。」

重視網絡,為的是背後更大的理念。

「西九經過這麼多年,有一個成熟的哲學- 好作品就是藝術的核心。」Louis覺得,要做到「好作品」,必須積極投入資源和支援,「今年製作人網絡會議特別增設showcase(展演)環節,包括戲曲中心的茶館劇場試演、本地獨立音樂人的Live Gig、由不加鎖舞踊館及法國勒拉佛爾-諾曼第國立舞蹈中心聯合製作的舞蹈節目《西門說》(Simon says),以及目前仍然處於研究階段、由鄧樹榮戲劇工作室聯同西班牙劇團感官劇場合作的戲劇節目等等,讓參與者親身接觸西九有份促成及製作的作品。」

其中由香港、法國兩地藝術家聯手打造的舞作《西門說》,就是在西九穿針引線下發生,西九首先連繫兩地藝術家,安排他們合作主持藝術家工作坊,在沒有「為製作而創作」壓力下,過程中藝術家互相產生興趣,希望會有更進一步的合作,本地藝團代表首次前往法國交流時,西九資助了部份旅費,其後雙方來回的旅費及演出製作費,則由創作雙方籌謀,西九主要扮演協助角色。

《西門說》緣起於2015年的藝術家工作坊,至今年一月在法國首演、六月在香港重演,創作期長達十六個月,過程中藝術家感覺舒服,能有充足機會好好沉澱,「讓藝術家能夠有空間想清楚才去做,對我來說,這就是好作品的條件;好作品是一個幫助藝術家找到舒服方法做事的過程。」

有好作品以後,還需要有良好的國際網絡把作品推出去,讓更多人接觸到,「現在由於network不足,不但難有巡演,就連重演機會也不多,很浪費;我們積極發展好作品和好的交流平台,令好作品更易讓人看到,也可以引入外國好作品。劣作趕客,好作品自然吸引好觀眾,這樣才有良性循環」,Louis表示。

這個循環就是西九表演藝術團隊一直以來努力實踐的軟件藍圖:場地運用、學習參與、創作發展及文化交流,今後這個循環相信無論在PNMF以內或以外,也將更為明顯。

當然,講到支持「好作品」,或許立即就會引起有關「大台做法」的疑問-由藝術總監決定什麼是「好藝術」、什麼人「適合」合作,於是「適合」藝術總監的人得到最好的支援,「不適合」的人則不能受惠。

西九以外,如賽馬會及藝術發展局等大型機構近年都開始策劃製作自己的文化活動,令機構在資助以外,同時擔任策展人的角色,如此一來,會否讓原來獨立的藝術團體更加受限於資源和決策權,最終變得愈來愈不獨立?

Louis的答案,仍然離不開「選擇」。

「藝術的產生可以有很多不同關係,不是只得資助人和資助的關係-我只要錢,然後你不能管我如何創作-藝術的關係不一定是這樣;同樣,藝術從來都有藝術選擇,不只是靠平均分配,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需要藝術總監;我不擔心有藝術選擇,我只擔心決策人無法解釋這些決定。對我來說,深思熟慮而又能解釋的決定是可以接受的,我覺得藝術產生辦法很多元化,香港面對的問題是不夠獨立藝術空間和不同的藝術產生辦法,而不是藝術機構會就資源分配做決定。」

場地政策扼殺了選擇

「香港當然沒有不同的藝術產生辦法,因為連獨立藝術空間也沒有被支持」,談到獨立藝術空間,當然不能不談近日(又)被干預的獨立音樂空間Hidden Agenda(HA)。

「HA是一個複雜事件」,Louis尷尬地笑笑,我本來想,他一定會繞過這個問題-畢竟身為最大公營文化機構的其中一位總監,去評論本港表演場地政策,是件相當敏感的事情。

可是他想想,就繼續,「香港的表演場地發牌制度未能經常作出檢討,有時難免有些過時,例如屋宇署的要求、消防處的規定,我覺得需要檢討;不是說一定要在工廈做,但我們要做國際大都會,不同的人應該可以更自由去辦一些小型非牟利的文化活動,應該要讓他們在比較容易而又合法的情況下做到。」

Louis建議,如果表演符合「小型」、「非牟利」及「文化活動」三個條件,有關方面應該考慮如何在法規上配合得到,「飲食也有細牌、有大牌,同樣,表演不需要次次都在紅館,每個地方都有消防規定等問題,但是為什麼別人可以找到方法解決?難道我們不夠聰明?不夠重視文化?」

在HA這件事上,Louis同意檢討法規,「讓香港符合國際大都會的文化蓬勃程度」,「國際大都會是依靠眾多大大小小的活動『砌』出來的,不能只靠西九和其他官方場地,在安全和彈性中需要取得平衡,也是一個選擇。」

根據團隊構思,西九將發展成為藝術家創作、交流、學習的孵化器,提供多元化節目的同時,也會開拓新一代觀眾;隨著表演場地陸續落成啟用,以至不同作品面世,社會大眾自有機會看看西九藍圖是否能夠落實,並為本港的藝術、社會,以至文化發展帶來真正的選擇。

關於「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

未來五年,中國內地、香港、澳門及台灣將有大量新的表演藝術中心落成,西九文化區表演藝術團隊由2015年起每年舉辦「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PNMF),重點凝聚華語地區的製作人,探討文化藝術生態、製作人角色變化與發展、藝術創作與觀眾開拓等議題。

PNMF的基本理念是讓製作人作為行業的促進者,以及不同機構之間的橋樑,在亞太及周邊地區內建立一個強而有力網絡,推動更多合作。

了解更多,可以參考:http://www.westkowloon.hk/producersnetwork

(本文為立場新聞x西九製作人網絡會議及論壇的合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