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7/5/12 — 11:00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有學者指出,人類在懂得做麵包之前已經會喝酒。

酒的雛形,來自成熟到發酵的果實。相傳我們的動物祖先猴子,嚐過一口這樣的果實後,大腦不但製造快樂情緒,而且提供更多卡路里和維他命,讓身體更健康。發酵的果實氣味強烈,落在地上到處都是,比起樹上要採摘的生果顯然是更垂手可得的選擇。但由於太多的酒精會導致神智不清,為免變成獵物,聰明的猴子並不會過量進食。到現時為止,也不曾有野生動物酒醉的紀錄。

人類於石器時代開始聚居及耕種,當大部份人以為他們是為了栽種食物而定居下來,歷史學家卻有理由相信他們其實是為了大量種植禾本科植物作製酒之用。中國河南以北的賈湖遺址是世界上發現擁有最早的稻種遺跡的地方。同時,考古學家在部分陶片發現了一些含有酒類飲料的沉澱物,包括稻米、山楂、蜜糖及葡萄,足以證明人類釀酒的歷史超過九千年,而且比有系統的農耕生活歷史更悠久。

廣告

所以人類文明的起源,很可能來自那一口讓猴子微醺的果實 - 它把祖先從樹上誘下來,繼而演變出人類的進化;一次的基因特變,也讓人類消化酒精的能力比起人猿快四十倍。

原來真正改變了世界的,是酒精。

廣告

---

原文刊於「田和設計 design+ten」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