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阮是漫畫家》:回顧漫畫創作路

2017/9/20 — 14:06

阮光民以《用九柑仔店》得了「金漫獎」青年漫畫和年度漫畫大獎兩個獎項。正好大塊文化也在九月份出版了他以文字書寫的《阮是漫畫家》一書,輕輕淡淡地回顧了他怎麼走上漫畫創作這條路。

通常,漫畫家善長用圖像來敘事,大多數人並不習慣用文字來表達。雖然也有像蔡志忠這樣的人又愛畫又愛寫,畢竟是少數。而顯然,阮光民也是少數中的一員。

「既然畫不出一拳揮出就擊破山壁的氣勢,但我可以試著畫出腳踏實地的氛圍。」這是阮光明有一天讀了谷口治郎所畫的《遙遠的故鄉》所生的感想,因而不只催生了他的《東華春理髮廳》,也確立了他的創作風格。

廣告

事實上,「腳踏實地的氛圍」也不只是他的繪畫風格,也是他的文字風格。

儘管,一個台中高職畢業做看板的孩子辭掉工作來台北當漫畫家的助手,他人生隨之產生的曲折起伏是可以想像的,但是在《阮是漫畫家》書裡,阮光民一路講得平和。也因為平和,你就覺得是隔壁住了幾十年的隣居走過來找你,說說一提起來馬上就能勾起你回憶的家常話。

廣告

他就這樣讓我們跟著他走進又走出一個個場景。譬如,像下面這一段:

「夏天,頂樓加蓋的房間就像烤箱、蒸氣室。我曾挑戰過幾次中午待在沒有冷氣的房裡,深深覺得離死亡很近,得到的結論是人不可能勝過大自然的。平常日在工作室有冷氣,下班後回到住處,那個溫熱還可忍受,但是周六、周日的白天就麻煩了。」

「那時便利商店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擺設休息桌椅,所以一百元的二輪電影院是好去處,不清場,想坐多晚、想睡到即將打烊都可以。唯一要克服的就是吃的問題,側背包除了塞紙筆以外,還要有零食,另外再帶件長袖襯衫或薄外套,電影院有時冷氣很強,沒穿上長袖容易感冒。雖然圖書館也適合避暑,但我還是喜歡二輪電影院,一來沒那麼愛看書,二來在裡頭要保持非常安靜,那個氛圍會讓人連呼吸都會不由自主的斟酌。」

接著他說:

「我喜歡電影多過於影集,電影很乾脆,關在一個空間裡兩三個小時,不用行動、不必跟人接觸就能得到故事,有所體會,獲得娛樂或慰藉。結束後,再換下一段另一種人生。.......

「電影是迷人的,故事是迷人的。畫漫畫也是類似這樣的工作吧。不是,漫畫似乎更厲害。它既沒聲音,也沒光線刺激,更不用把一群人關在暗黑的房間裡,但手捧漫畫的人同樣被催眠著,一頁頁往下翻,被無聲的分鏡和故事左右心情與情緒。」

也因為他很坦白地又自然地把許多內心深處的感受攤開在讀者眼前,所以這本書不只是給好奇漫畫家生涯的人閱讀。好奇人生到底有哪些門戶,門戶可以如何開關的人,都可以來聽聽阮光民是怎麼說的。

很高興出版了這本書。謝謝阮光民。

(文本無題,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