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阿緊好緊

2018/4/24 — 11:57

金像獎那夜楚原出場,六分鐘得獎感受掀全晚高潮。其實馮淬帆出場我的心情更熱燙。多年前看過他的訪問,覺得他好倔強好絕情,三十年前忽然移居台灣,除了承認愛過汪明荃,幾乎唾棄前半生在香港做過的所有事情。

從前許多人會說他跟吳耀漢形像酷似,都是長長的鞋秋臉,配濃密八字鬍子。但吳耀漢擅長面懵心精,馮淬帆則永遠冷面霸氣。記憶中罕見他當上男一,也絕少當下把角色,從來只有他欺侮人。《五福星》中他叱喝洪金寶,《精裝追女仔》他也整治周潤發,最好笑連超級牙尖嘴利的黃韻詩也給他惡形惡相降服。遺憾沒有訪問過他,只從前輩同行的訪問知道,他個性很認真很肉緊,所以身邊人愛叫他阿緊。但很奇怪,像他這樣掹緊嚴肅的臉容,卻有神奇的幽默力量。不少觀眾會同意,《五福星》之中其實他最好笑,甚至只看他一味鬧人已經很好笑。但演到四十餘歲,他忽然沒有再埋福星堆,隻身走到台灣定居,從此跟香港割斷。他在訪問一而再說過,他悔恨前半生做過的大部分工作,包括演出過的喜劇極其量是鬧劇,曾經喜歡看他演戲的人或許會感到虛幻失落。

俗人眼中看來,他相當不識時務。他既說明自己重視民族觀念,對香港這塊殖民地沒有半絲感情,奇怪是九七後他又沒有跟隨曾志偉陳百祥等人效忠祖國,反而選擇了他認為人情味濃厚的台灣。他好像從十八歲便開始厭世,幾乎討厭前半生身邊所有的人和事,不倚賴別人也不屑被任何人拖累。他直認孤僻,不容易跟人相處。官方說他至今沒有愛侶,他看通世情亦坦白得可愛,表明嫌棄年紀相約的女友,亦不奢望有年輕少艾投懷送抱,所以寧願一個人走下去。

廣告

有時看到別人生日有三十個蛋糕五百個祝福,隔空想像好似很過癮,但真正有人替你舉行生日會,你又真的會靦腆尷尬悶悶不樂,巴不得即時把所有人趕跑。這些事情試過了就會透徹明白自己個性,明明是孤獨精偏要扮公關達人,可以有如削骨般痛楚。馮淬帆前半生為五斗米拍了這麼多電影娛樂過這麼多人,賺夠下半生生活費然後斷然離開,其實很易諒解。我非常敬佩甚至盼望成為這類型人,也沒膽敢絕到他那種程度。

他早年禿頭,頒獎禮當晚該戴了假髮,面色很一般臉容也蒼老,那個眉頭仍是掹緊深鎖。上次看他好像是2013年的賀歲電影,跟同期演員比較,他完全沒有那份風光華麗。好在七十二歲人腰板仍挺得耿直,沒需要出來抓工作沒需要討好別人。他看來一點不稀罕出席這種隆重場合,是因為有必要從台灣跑回來,頒獎給予他一個心底裡畢生敬重的人。他走出來已表明不想阻人時間,但還是耐不住說了幾分鐘楚原對自己知遇之恩,如何得到他的賞識開拍個人第一齣作品《香港屋簷下》,甚至他親自來到現瑒替自己擺第一個鏡位,亦莫失莫忘。他說自己無情,但說起別人對過自己的好,喉頭仍會抖震語調也會哽咽。在一般人眼中,他那些堅執勞氣凡事肉緊看來戇居,完全是那種不合時宜的孤臣孽子形態。但那夜他行出來,那步伐有情有義有始有終!他一開聲,我幾乎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