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隨機擺放與古詩詞譜粵語歌

2018/4/12 — 10:03

via pexels.com

via pexels.com

「隨機擺放」忽然成了熱門詞語。湊巧筆者主持「粵語歌曲文字聲律學」的課程,近日的一課講授到有關古典詩詞譜粵語歌曲的理論知識,當中實在也涉及所謂「隨機擺放」的問題,故此特地為文談談。

有些人會認為,古典詩詞一般都是按嚴謹的格律寫成的,甚至宋詞元曲本身就是合樂的韻文,應該很有利於譜成優美的粵語歌曲。

這想法是不妥當的。

廣告

無疑,古典詩詞的格律是由「平仄」構成的,這種韻律的特點是着重講究音節長短的有規律變化,當然我們也可以說「平仄」格律亦包含字音高低的變化,只是這字音高低的變化並無規律可言,乃屬「隨機擺放」。

粵語歌曲,尤其是粵語流行曲,詞與曲的結合,講究的卻是歌詞中的字音之高低要有很多有規律的編排與佈置,在這方面絕不可以「隨機擺放」。

廣告

古典詩詞要譜成易記易上口的粵語流行曲調,成功率極低,以至願意嘗試的人並不多。這其中重要的原因乃是:古典詩詞以粵語讀之,其字音音高的編排與佈置,完全屬「隨機擺放」!

粵語字音音高在文句中的編排與佈置,筆者稱為「文字聲律」,為了有效研究這些「文字聲律」問題,很需要引入某套粵語字音音高代表符號,筆者慣用的一套是「零二四三」。有關這套符號的基本知識,網友可參看拙文:《用「零二四三」可填任何歌?當真?》在本文就不再就此贅說了。

把文字譜成粵語歌調而能譜得優美以至易上口,一個頗重要的條件是:那些文字在「文字聲律」上須有良好的編排與佈置,絕不能「隨機擺放」!而「文字聲律」上有良好的編排與佈置,往往是因為句與句之間有不同形式的「聲律扣合」。

要營造聲律扣合,最簡單的方式是在文句中有「字詞/字句重出」,因為「字詞/字句重出」相當於「聲律重出」,而「聲律重出」正是我們需要的一種「聲律扣合」。

圖一

圖一

舉個例,如圖一的《紅樓夢》詩歌《枉凝眉》,作品中見到有多處的「字詞重出」,如「一個是」、「一個」、「若說…奇緣」、「流到」等等。有了這些不算太多的「字詞重出」,估計譜起粵語歌曲來,應該能較容易譜出優美的歌調。筆者不才,曾試行譜過一個版本,旋律自覺是合格的。此處是洞簫吹奏的版本

比較深層次的聲律扣合,那是表面上看並無「字詞/字句重出」,但在文字聲律上卻有重出之處。這方面,對古典詩歌而言,可謂可遇不可求,因為正如前文所說:古典詩詞以粵語讀之,其字音音高的編排與佈置,完全屬「隨機擺放」!事實上,一般來說,古典詩詞作品,往往是僅有若干自然而零散的「聲律扣合」。

圖二

圖二

以秦觀的名作《鵲橋仙》為例(見圖二),很是湊巧,上下片前四句的末處都見聲律重出!「隨機擺放」之中見不隨機,因而譜曲時就堪為借用。筆者在試譜這闋詞為粵語歌《兩情若是久長時》的時候,就刻意在那些聲律重出之處譜以相同的音符,形成一點兒呼應的效果。

圖三

圖三

圖三是周邦彥的《蘭陵王.柳》,從圖中顯示可見,實在有不少的聲律重出,「隨機擺放」得來見到頗多不隨機之處,甚是罕見。故此可以估計周邦彥這首詞如譜粵語歌,應該是比較「好譜」的。這闋宋詞筆者也曾試譜過,這是現場演唱的版本,供網友參考。

圖四

圖四

近幾年來,筆者譜了許多古典詩歌,偶然也會逢上在文字聲律上「隨機擺放」得來見到頗多不隨機之處的作品,但真是可遇不可求,比如圖四,詞是辛棄疾的名篇,其中的聲律扣合也算是頗多的。

以上四例,詞情上都比較抒情,其粵語文字聲律上的「隨機擺放」影響還不算大,頂多譜出來的旋律之結構較鬆散。但如果是雄壯的歌調,文字聲律上的編排與佈置,要求會嚴苛得多,「隨機擺放」越少越好!因為只有文字聲律上有良好的編排與佈置,環環相扣合,歌調才易譜得壯!這道理是不難明白,比方說,抒情歌調如流水,水無常形;雄壯歌調如堅冰,冰內的分子結構緊密如金石!

奈何古典詩詞中的粵語文字聲律,常態都是「隨機擺放」。壯詞而想譜出壯歌,每苦於這種文字聲律上之「隨機擺放」觸目皆是,有規律有組織的「擺放」卻難遇!

圖五

圖五

筆者試譜過著名的壯詞,蘇軾的《念奴嬌.大江東去》。這闋詞的粵語文字聲律,基本上也是「隨機擺放」,但幸而也有若干編排與佈置較良好之處,如圖五所示。比如下片之「談笑間檣櫓灰飛」,其文字聲律「零四三」之後緊接便是幾乎完全重出的「零四三三」,真堪為用。上片的「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是有另一詞句版本:「亂石穿空,驚濤拍岸」,比較兩個版本的粵語文字聲律,筆者覺得「亂石崩雲,驚濤裂岸」更堪為用,因為「二二三零,三零二二」本身構成廣義回文,兩句之間又構成頂真,有利於譜成較鏗鏘的歌調。

譜壯詞為壯歌,文字聲律中所含的大跳音程亦極堪為用。這方面,在古典詩詞的粵語文字聲律中是絕對不缺。因為粵語歌曲文字聲律學的理論中有「八分三定律」,指出凡是隨意書寫之文字,並無在粵語文字聲律上作過刻意安排,全是「隨機擺放」,那麼這些文字,相鄰之間的字音出現大跳音程,其頻率約是八分三。以此證諸於蘇軾的《念奴嬌.大江東去》,亦算是很吻合的,少算一些,其大跳出現的頻率都有0.32…,頗接近八分三。事實上,詞中的「大江」、「風流」、「周郎」、「崩雲」、「驚濤」、「一時」、「遙想」、「當年」、「小喬」、「雄姿」、「談笑」、「檣櫓」、「煙滅」、「多情」、「人生」、「江月」等在字音上都是典型的大跳音程,甚堪譜壯歌時借用,筆者有時還嫌不夠,以「微調」手法再增加一二大跳,比如「東去」,便是以之配純四度的大距離音程。這兒附上拙作一個現場演唱的版本之連結:

從以上所述,似乎在譜曲之前,最好先審視一下文字作品的聲律。筆者相信這是有需要的,因為作品寫出來之後便是永恆地存在,所以譜寫之前,確是值得花時間先去認識清楚所譜之詩詞篇章,在粵語文字聲律上「隨機擺放」得來有哪些值得注意之處,不屬「隨機擺放」之處有哪些,堪否借用,等等。正如填詞人為一首新曲調填詞,都會先花一些時間,把新曲調熟聽,感受其中的情意以至查察旋律上有何特別的結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