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電影《英雄》:以屋頂和顏色說故事

2018/2/25 — 13:05

《英雄》
2002
導演:張藝謀
美術:霍廷霄、易振洲

《英雄》
2002
導演:張藝謀
美術:霍廷霄、易振洲

【文︰黎東耀(珠海學院建築系副教授)】

電影《英雄》創作一段以戰國末年秦統一前為背景,虛構刺客無名行刺秦王政的故事,顯而為史上暴君秦始皇平反,以秦王與無名的辯論及大臣們的力諫,合理化他為執法與統一六國不惜殺戮的思想。假設片中場景為咸陽宮,一方面以他在龐然且空洞的大殿中,突顯其「護國護民」而被誤解的孤獨;另一方面以宏偉而具紀念性的宮殿外觀,極現千古一帝之勢。

三重檐大殿屋頂

廣告

片中的秦宮大殿屋頂有四邊斜面,而山陵斜坡謂之「阿」,因此稱為「四阿殿」。又因屋頂最高處有一條橫向正脊,其下四坡面相交處各有一斜向垂脊,合共五條屋脊,故亦稱「五脊殿」,至清代改稱「廡殿」。雖然自古以來上至宮殿、下至民居皆有用此式,但通常官方建築群中,最重要的大殿,絕大部份也用「四阿」形式。為提升級數,有時還會用「重檐」做法,即外觀上有超過一層屋頂檐邊,但內部並非有多層樓面空間的樓閣,最著名的莫過於紫禁城太和殿的「二重檐」廡殿頂。

回看片中秦宮大殿屋頂,則較太和殿更高級,更多加一層屋檐而成的「三重檐四阿」廡殿式。現實中,二重檐大殿例子不少,但單樓層三重檐的大殿則極罕見,古畫中亦極少出現。因此,雖然確有學者從遺跡延伸,假設秦漢至南北朝期間,宮殿可能有三重甚至四重檐,但學術界的支持者較少。不過,返回電影本意,製作人要表現「千古一帝」之勢,因此場景中使用的龐大空間及三重檐大殿,縱未符合歷史,卻也是劇情所需。這亦是導演張藝謀,為求劇情及視覺效果,不擇手段,甚至無視歷史常理的「反歷史電影美學」,這在早前評論《滿城盡帶黃金甲》一文已有論及。

廣告

當然,電影中的屋頂也非全然違反歷史,包括秦宮在內的建築物屋頂皆為直斜面,而非魏晉南北朝才流行,中間下凹、末端屋檐上翹的形式。然各條斜向垂脊的末端處,已微微加厚上翹,是可見於早至春秋戰國的屋頂四角彎曲上翹之美學傾向。這些特色亦見於漢代畫像或陶瓷塑像,可說符合建築歷史推斷。

《英雄》電影截圖。片中秦宮大殿屋頂,則較太和殿更高級,更多加一層屋檐而成的「三重檐四阿」廡殿式。

《英雄》電影截圖。片中秦宮大殿屋頂,則較太和殿更高級,更多加一層屋檐而成的「三重檐四阿」廡殿式。

宮殿平面與屋頂

《英雄》的秦宮場景(假設為咸陽宮)內,建築空間與鏡頭運動拍攝方式,與張藝謀其後另一齣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十分相似。刺客無名入宮覲見秦王的過程,不但表現由宮門至中庭、階梯、大殿,最終至王座的對稱中軸線,更強調層層遞進、逐漸升高的台階,以突顯終點上王座的權威性,也反映典型中國空間組織。

《英雄》電影截圖。《英雄》中刺客無名入宮覲見秦王的過程表現由宮門至中庭、階梯、大殿,最終至王座的對稱中軸線。

《英雄》電影截圖。《英雄》中刺客無名入宮覲見秦王的過程表現由宮門至中庭、階梯、大殿,最終至王座的對稱中軸線。

片內大殿室內的間數、闊深比例等,卻與後世有很大出入。先旨聲明,筆者對上世紀50年代始發掘的咸陽宮遺址並無深入研究,僅與其他中國宮殿建築比較。

從遠景拍攝大殿外觀的畫面可見,正面開11間,即立面上有12條柱。以正面間數而言,與紫禁城主殿太和殿相同。假設大殿室內無間隔細分房間,扣除兩側外廊,室內橫向闊九間,畫面上亦可見內外間數吻合。

但問題在於縱深方向,從幾段由不同方向拍攝的鏡頭數算,最少有約14間之多,因此可推斷,大殿平面形狀是深度長於闊度的長方形。而比較太和殿的縱深方向,扣除正面外廊後,室內空間只有四間,得出結果其平面形狀相反,是為深度短於闊度的長方形。這種由正門面向室內出現比例窄而深的空間,在中國傳統建築上極為罕見,反而近似典型西方教堂;不難推算應是電影製作人為強調秦王與外界距離,而營造其神聖效果所致。即算場景與中國典型空間有異,也不能肯定大殿違反歷史,反應注意的是,如此奇怪的室內空間能否出現在正常中國傳統建築的外型內。正因大殿縱橫方向與正常中國建築相反(平面扭轉90度角),故正常而言,其正面必然出現一般中國建築的側面,同理,側面亦成正面。然而,拍攝大殿遠鏡時,並無出現如此奇怪外形,皆因其並非簡單單一四阿頂,而是由兩個正常四阿頂前後鄰近組成的複合形式。因此,從片中大殿可了解屋頂與平面的關係,甚至可看出,中式斜屋頂形式往往受制於室內外建築平面形狀,乃至牆柱位置等因素。

《英雄》電影截圖。從片中大殿室內的間數、闊深比例等方面,可推斷大殿平面形狀必為一縱向深度長過橫向闊度的長方形,與後世一般形式有很大出入。

《英雄》電影截圖。從片中大殿室內的間數、闊深比例等方面,可推斷大殿平面形狀必為一縱向深度長過橫向闊度的長方形,與後世一般形式有很大出入。

亭子屋頂與空間

若說屋頂與空間關係,《英雄》中還有兩組亭子特別值得一提。

在秦王想象中,在湖中心供放角色飛雪遺體的一座小亭,其四阿頂上最高橫向的一條屋脊(正脊),較明清時代遺留下來常見的長正脊為短,一方面符合歷史證據推斷的早期建築屋頂特色,另一方面反映平面長闊比例形狀,接近後世一般園林亭子的正方形。中國園林建築有意擺脫儒家空間秩序性,一般人理解為表現道家超脱世俗禮制思想,而此亭處於自然山水之中,雖未必是後世常見的人工園林,卻表現了類似的世外桃園氣氛,甚至因為融合湖面上天與山的倒影而帶一點超現實感覺,亦可理解為「實」的山圍繞著「虛」的湖,中間再加一座「實」的亭。不過,中國園林歷史上,很少出現這種獨立在水中、無陸地連接的亭子。

《英雄》電影截圖。此亭處於自然山水之中,表現了道家超脱世俗,類似世外桃園氣氛,甚至因為融合了湖面上天與山的倒影而帶一點超現實感覺。

《英雄》電影截圖。此亭處於自然山水之中,表現了道家超脱世俗,類似世外桃園氣氛,甚至因為融合了湖面上天與山的倒影而帶一點超現實感覺。

另一座是故事早段,無名與長空雨中決鬥的庭院,當中有幾組平面呈正方形的亭子,更有一些由三個正方亭子緊接組成品字形平面佈局。最特別之處在於,每座亭子中間皆挑空屋頂,形成一個方形小天井,平面由方形變成環狀,近似無牆圍起的小型四合院空間,換句話說是「虛」的大庭院中有「實」的亭子再設「虛」的小庭院,這是筆者從現存中國園林或古畫中皆未曾見的。

因此,湖中亭與中空亭兩種亭子,不應視為重現真實歷史建築,而是間接表現虛與實、陰與陽交錯概念的有趣設計。

《英雄》電影截圖。每座亭子中間皆挑空了屋頂,形成了一個方形小天井,因此平面由方形變成環狀,近似無牆圍起的小型四合院的空間。

《英雄》電影截圖。每座亭子中間皆挑空了屋頂,形成了一個方形小天井,因此平面由方形變成環狀,近似無牆圍起的小型四合院的空間。

顏色說故事

導演張藝謀遠自1984年為電影《黃土地》當攝影師,乃至其絕大部份執導作品,皆注入強烈顏色元素,甚至可說顏色成為電影主角,這反映他不僅因應故事所需,也肯定是他個人的美學癖好所致。

筆者試圖迴避個人對其色彩使用的好惡立場,會發現《英雄》的顏色運用,與其近年另外兩部作品《長城》、《滿城盡帶黃金甲》顯然不同。2016年新作《長城》以鮮艷的原色套用在軍隊的盔甲服飾,增強場面之浩大感,刺激視覺;2006年的《滿城盡帶黃金甲》以幻彩琉璃及金黃色裝潢用具,除了刺激,也表達導演聲稱的「金玉其外,敗絮其中」主題。而這部2002年舊作《英雄》,顏色運用則顯兀突,超出華麗視覺效果的考慮,反而功能上與劇情有莫大關係,主要用來說故事。

故事建基於刺客無名與秦王的對話,當中出現不同版本演繹同一事件的情節。較為簡單的情節是,無名與長空雨中庭院之戰,現實打鬥情節為彩色,但二人思維中的對決場面卻用上黑白,這種彩色與黑白對比的運用,當然非其獨創,是影視戲劇的常用手法。但另外牽涉歸隱刺客殘劍、飛雪等人的情節則更為複雜,當中涉及角色的衣着服飾、建築場景,乃至花樹背景各方面的顏色運用,皆隨不同事件版本而轉變。例如,最初無名為欺騙秦王捏造的版本中,眾人皆穿鮮紅服飾,甚至室內場景的垂簾、牆壁、各種用具亦皆為紅色;至秦王估計的版本全變為藍色;無名揭曉的真實版本再變為白色;而無名覆述殘劍口中舊事的版本,則變成綠色。

可以想像若無這種超現實的顏色表現,要把眾多版本清晰分辨,確為難事。如此手法雖未必為張藝謀獨創,亦未必為符合所有觀眾美學偏好,卻較他後來兩部作品的顏色運用高明得多。

《英雄》電影截圖。其顏色運用,超出了華麗視覺效果的考慮,功能上與劇情有莫大關係。

《英雄》電影截圖。其顏色運用,超出了華麗視覺效果的考慮,功能上與劇情有莫大關係。

--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建築意》由黎東耀、曾卓然及馮傑主持,逢星期一晚上9時至10時,在港台第五台(AM 783/FM 92.3天水圍/FM 95.2跑馬地、銅鑼灣/FM 99.4 將軍澳/FM 106.8 屯門、元朗)播出,港台網站(radio5.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節目專頁︰http://www.rthk.hk/radio/radio5/programme/classicarchitectu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