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三姊妹》重演:不同凡響

2018/4/28 — 10:28

取自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Alice Theatre Laboratory Facebook 專頁

取自愛麗絲劇場實驗室 Alice Theatre Laboratory Facebook 專頁

本港「愛麗絲劇場實驗室」的舞台劇《香港三姊妹》,去年初首演,獲得好評後,應邀前往愛丁堡藝穗節及台北藝穗節演出,亦獲讚賞。近日於香港文化中心劇場重演,我才看到,果然是優異之作,請留意今明還有三場(其中兩場是下午三時)。

《香港三姊妹》是風格特異的戲中戲,描述香港一個劇團排演百多年前俄國契訶夫的名劇《三姊妹》。原劇是沙俄時代,有才有貌的三姊妹已婚或未婚,困居小鎮,各有苦惱。她們很想遠走高飛,去大都會莫斯科,但難以實現。她們與派駐當地的軍官們發生情緣,結果也落空了。

這是契訶夫經典劇作之一,很苦悶。妙在《香港三姊妹》別出心裁,交織着劇團人員來自各行各業的「正職」,生動呈現他們對香港滄桑變化的感受,富於諷刺性,有笑有淚。導演陳恆輝和編作演員們都有出色表現。

廣告

飾演原劇大家姐的陳瑞如,首先就以演員身份,風趣介紹香港文化中心場地,香港演藝學院,還懷舊地自述「家門身世」,道出香港由窮變富的奇跡。

馮兆珊演二妹,原來劇中正職是「拍賣香港」的地產經紀,很諷刺,又在排演之際離奇失踪。

廣告

演三妹的陳栩炘,兼演接待內地遊客的導遊,大講大跳,並用江門口音大唱《皇后大道東>>,十分搞笑。

演弟婦的阮煒楹亦有精采獨脚戲,正職是醫學院副教授,在「最後一課」用人體生理學來講述香港怎樣煉成「不死身」,回歸後郤因外來因素弄到細胞分裂。為了救港,她決定參選從政!

演弟弟的梁智聰,則變身為靈學奇人,談到天地人而至宇宙之奧秘。

此外,演男爵的黎浩然當上網紅的「陰謀論」主持人,開咪暢談「靈龜下海」的香港風水,很惹笑。

演軍官兼戲中戲導演的周家輝最悲情,念念不忘香港開埠以來幾個重要年份,由鴉片戰爭、日侵淪陷,而至 1967 、 1989 、 1997 、 2003 和 2014 ,一頁頁都化為灰燼。
正如近年本地不少劇場作品那樣,《香港三姊妹》有政治性,緬懷英治時代,不滿香港回歸後「變質」,被中國「買起」,港人只能住籠屋劏房。我認為偏於一面,幸而此劇不太悲觀,沒有說維港亁了、香港死了,總算表示仍有努力補救的希望。尤其好在全劇有悲有喜,台前幕後興緻勃勃,反斗搞笑方面特別趣怪。

香港可以產生這樣不符「主旋律」的可觀之作,並獲官方贊助,此時此地真的很糟糕嗎?

導演陳恆輝在場刊提及,契訶夫《三姊妹》使他「想起我們香港人現在的生活狀態」,「百多年前俄國三姊妹想去莫斯科,百多年後的我們想去哪裡?我們又可以去哪裡?」。這說法很奇怪,難道他不知道香港人大可在世界各地旅遊、留學、工作、移民?開場時陳瑞如就笑談不少親友國籍不同。很多香港家庭像聯合國,肯定和《三姊妹》的閉塞困境大有分別。

陳恆輝可取的是讓編作演員們自由發揮,他今次導演手法不同凡響,演繹《三姊妹》某些段落時把舞蹈式形體動作,配合急口令式台詞,構成半超現實的風格。香港部份則變化多端,有莊有諧,有動有靜。

巫嘉敏設計佈景和服裝,簡約而優異。燈光與錄像亦值得讚賞,做到真幻交融,香港舊景與新劏房和未來坑管屋,多姿多采。

每個分場投射出大字標題,也很醒目,兼有幽默感。是的,無論香港變得怎樣,保持幽默感很重要。

順便一提,香港演藝學院將於下星期,粵語演出契訶夫的正牌《三姊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