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勁 Band Beyond 精神

2018/1/6 — 11:51

海闊天空的一句:「今天我」,可能已反映出很多人當下的心情

海闊天空的一句:「今天我」,可能已反映出很多人當下的心情

【文:錢穎嘉;圖:香港電台】

今年是香港電台〈十大中文金曲〉第四十週年,我們藉此契機製作《金曲40 ‧ 大講堂》,邀請多位重量級音樂人親臨各大學校園,一方面回味他們的音樂歷程,另一方面展望流行樂壇將來。在與同學的互動中,將前人 (香港音樂人)的寶貴經驗傳承下去。

一直以來,Band Sound都不是香港流行音樂的主流。但香港的樂隊又不時能創出奇蹟,是推動本地音樂發展的重要一環。最後一集的金曲40大講堂題為「香港勁Band ‧ Beyond精神」,請來神級樂隊Beyond成員黃家強,與人氣樂隊Dear Jane四子,及在香港首位引入流行曲排行榜和頒獎禮的張文新,來到香港浸會大學與場內三百多位學生講Beyond精神,講搖滾理想,齊唱「今天我」。以下是當日的精彩節錄。

廣告

主持:黃天頤 (香港電台第二台主持)
黃:黃家強
張:張文新
Tim:[email protected] Jane;Howie:[email protected] Jane;Nice:[email protected] Jane;Jackal:[email protected] Jane

Beyond精神 自由而傷感

廣告

主:現場觀眾投選「最影響你的Beyond歌曲」的結果是:第五位《Amani》;第四位《真的愛你》;第三位《光輝歲月》;第二位《喜歡你》;第一位《海闊天空》。差不多過半數觀眾認為《海闊天空》是最影響他們的Beyond歌曲。

黃:《海闊天空》這首歌是我們在日本的時候,在離鄉別井的心情下寫的歌。當年我們覺得,如果歌路不商業化,稍為偏門一點,香港樂壇已不接受我們。所謂「遠方」,是希望我們音樂的自由可以去遠一點。我們覺得那時候的日本樂壇很多元化,甚麼類型的音樂都有,令我們很快樂。但真正身處其中,原來很辛苦,並非想像中那樣自由,他們仍有很商業的元素,無論身處何方都要妥協,所以便寫首歌慰藉一下自己,其實很傷感。

家強細說,從「搖滾叛徒」演變成「眾人熱捧」的香港勁 Band 要如何克服當中的心理難關?

家強細說,從「搖滾叛徒」演變成「眾人熱捧」的香港勁 Band 要如何克服當中的心理難關?

主:在香港不少遊行集會上都會聽到市民大合唱《海闊天空》,你覺得這是否延續了Beyond的精神?

黃:對於年輕人、一些為自由為夢想抗爭的人來說,這是一首很適合的歌,「今天我」這句可能已反映出他們當下的心情。但我卻看到一個對立面的情況,某些人會認為:「你估你地黃絲唱得,我地藍絲就唔唱得?你估呢首歌係你地㗎?」我希望這首歌是和平的,大家都是為了自由,為了和平而唱,以理性的態度去唱這首歌。

大膽創作 樂隊貢獻樂壇

觀眾:我讀中學時曾經夾band,練的第一首歌便是《真的愛你》,你(黃家強)對年輕人在讀書時期夾band有甚麼建議?

黃:其實對學業有很大影響,練結他這回事,是不能停下來的,一練便上數小時,所以懂得分配時間很重要。讀書也很重要的,你要有修養才能創作出有深度的作品。日後要自己填詞,不識字怎樣填詞呢?畢業再鑽研音樂,歌詞和音樂兩方面便也能兼顧好了。我們便常常被樂評人、詞評人批評歌詞不押韻。

Howie:我反而十分欣賞Beyond的歌不押韻,好像《喜歡你》這首歌,差不多沒有一句是押韻的(眾笑)。但我想說的是,只要創作得好,就算不押韻,整首歌聽起來也很順暢,這就是Beyond厲害的地方。

張:為何Band在香港樂壇裡是這麼重要,因為樂隊大膽創作,自己玩自己的音樂,為自己作曲,可能沒有錢請黃霑填詞,最後自己也一併擔當填詞人,或找一些未成名的人來填詞。就算林夕這麼好的填詞人,當年也是為Raidas填詞出身的,陳少琪起初也是與達明一派合作。有很多填詞人特別喜歡為樂隊填詞,因為題材廣泛。所以除了樂隊本身當紅外,它們對香港樂壇的編曲、混音、作曲、填詞也有很多貢獻。

Beyond入屋 有所犧牲

主:樂隊要「入屋」,是否比一般歌手困難?

黃:當時的環境,其實我們頗自我滿足,不知道何謂「入屋」,也不知道何謂「流行」。經驗累積後,便開始揣摩香港樂壇需要甚麼,心情很亂。我記得我向哥哥提過,他寫《喜歡你》的時候,我很抗拒這首歌。其實我覺得這首歌不好玩,只是你們覺得動聽。每當我彈《喜歡你》時便會發夢,會在台上胡思亂想。(眾笑)

主:曾有一個說法是,Beyond由「地下」去了「地上」,變得完全不同了,有人會覺得你們願意妥協。

黃:當年我們憑《真的愛你》這歌「入屋」。「入屋」後發覺愈來愈忙,不只做音樂,原來還要拍戲、拍電視劇。但我們太喜歡音樂,要浪費時間去做其他事而不能玩音樂,我們會覺得不高興,會發牢騷。但我們也盡量配合公司的安排,不想鬥氣,因為若我們立定決心要為樂壇做些事,要作出犧牲。暫時創作一些非常主流的音樂,目的都是最終能把真正自我的音樂創作推介給大眾。

擴闊定義 表現個人風格

Nice:我們希望有一天可以擴闊「流行」的定義,因為「愛情」題材好像比較容易與人連繫,「流行」的定義比較狹窄,我們盡量從編曲方面把它擴大,不只我們有益處,也令其他樂隊,其他作曲人有更大的空間,以致整個樂壇更多元化。

張:我覺得世界上音樂沒有「高」與「低」之別,只有好的音樂。當年唱片公司到香港電台派歌,會挑選數首主打歌曲。我說不行,你把全張唱片都給我,我來挑選適合香港電台風格的歌曲。例如某一年的龍虎榜,有八首都是快歌,我便要選一首慢的,來平衡整個樂壇的形勢。我當時選了《真的愛你》,一定要plug這一首。某些人會說:「嘩,好土氣!」其實沒有土氣的歌,只有好的歌。我相信Beyond有不少情歌,比非情歌更多,但最後有幾首非常自我的代表作便足夠,一首《海闊天空》,一首《光輝歲月》,聽眾便覺得Beyond是一隊與眾不同的樂隊,在好歌之中表現出樂隊的風格和不同之處,這就是成功的地方。

難得一見的組合:家強與 Dear Jane 合唱「海闊天空」

難得一見的組合:家強與 Dear Jane 合唱「海闊天空」

數碼時代 勇敢追尋理想

Howie:我們現今一代的樂隊,需要親力親為在社交媒體上推介自己的歌曲。

Tim:最重要是你的音樂容易被人聽到,因為以前可以去唱片舖試聽,可以聽電台DJ介紹,但現在由聽眾自行去選擇聽不聽你的歌,可以隨時隨地在社交媒體裡聽到,喜歡便可以直接購買。

Jackal:這個時代好像沒有懷才不遇這四個字,因為有太多平台(社交媒體)讓你展示音樂才華和發表自己的作品。只要有理想,盡力去做吧!

黃:若要盼望自己何時會成名、何時才有人喜歡,很難堅持下去。記得當年自資籌辦演唱會,自己派傳單、貼海報,到自資出錄音帶,其實過程很開心,但完全不知道前景在哪裡。只是單純地,熱血地做好與自己音樂有關的事。

張:若你很想玩音樂,就去做吧。我們要有信念,在創作中、在熱誠之中,要相信香港是一個中西文化醞釀、可以造就創作自由的地方,要相信自己能創作出好的音樂。

--

《金曲40‧大講堂》一連四集,邀請多位台前幕後音樂人及資深廣播人,親臨本地大學校園(香港中文大學、香港大學、香港城市大學,以及香港浸會大學),與青年學生互動交流,暢談他們的音樂理想與堅持,及對香港流行樂壇與中文歌曲發展的看法,藉此啓發莘莘學子。講者包括:張學友、楊千嬅、許廷鏗、黃家強、Dear Jane、趙增熹、周博賢和張文新等,為40年香港樂壇注腳。

播映時間:

電視版本
本集於1月7日,星期日晚上10時,港台電視31及31A;1月10日,星期三傍晚6時,無綫電視翡翠台。
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視像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電台版本
港台網站radio2.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Mine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