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的宿命與偶然?我看《樹大招風》

2017/5/12 — 13:30

作者攝於「金像獎新晉導演座談會」

作者攝於「金像獎新晉導演座談會」

昨天(編按:5月7日)終於看了《樹大招風》,同時巧遇「金像獎新晉導演座談會」,出席的有《樹大招風》的導演歐文傑、許學文、黃偉傑、《幸運是我》的羅耀輝、《點五步》的陳志發和《一念無明》的黃進。

我站著聽了半小時,聽他們討論作品與自我風格的取向、創作歷程的經驗、獎項與個人的關係,尤其喜歡他們分別提出近年(不很近,大致也有六、七年)這股新晉導演風潮的來龍去脈,及其可以持續發展的條件,包括前輩電影人的栽培、「鮮浪潮」的孕育、拍攝科技的普及帶來低成本創作的可能、獎項的肯定締造了機會與議價能力、這些世代(必然是眾數,他們的年齡其實有分野)對時局不得不回應的急切需要,還有觀眾(或小眾)的支持(其實互聯網的凝聚力、對電影的即時評述也帶動了觀眾入場的意願)!關於電影創作,很高興他們不約而同提出「劇本很重要」,我也曾經當過「鮮浪潮」的評審,拍攝技法早已不容置疑,「劇本」才是成敗的關鍵,如何講一個故事/ 事件,怎樣帶動立體的人物、心理和處境,構成了上列這幾個導演的作品底子!

廣告

《樹大招風》有三條線路,我最喜歡林家棟演出「季正雄」的故事,比較能夠脫離一些商業類型的窠臼,尤其是他和大輝(姜皓文飾)共處天台鐵屋的幾場戲,季正雄意圖殺掉昔日兄弟一家的危機隨時爆發,一切在一念之間來來回回的晃蕩,睡在房內的人看著門外燈光與人影的明明滅滅,真的是生死一線間,能掌控多少?而對季正雄來說,卻是人性與情誼的考驗,殺害兄弟自保?還是相信可以安然無事?自己和他人的命握在手中的小刀上,黎明未到,一切無比黑暗,良知與命運看不透!林家棟演來沉忍、細膩,以很低調的方式演繹人物藏於內的陰暗面,燈光打在他的臉上也明暗恍惚、游離不定!

另一個喜歡的情節是季正雄原本計劃打劫金行,但由於馬會開出巨額投注,投注站門前擠滿了渴望發財的騷動人群,連巡邏的警車也因為等待賽馬結果而延遲開走;看著解款車運送比金行更龐大的銀票,兩個內地同黨不明所以,連季正雄自己也剎那迷惘!導演和編劇用一個非常日常的場景,而且還牽連「馬照跑」的政治承諾,便映現了這個城市的瘋癲與幻象!

廣告

《樹大招風》由杜琪峰與游乃海監製,於是我也一直看到杜琪峰的男人情誼與槍火場面、游乃海的黑色荒誕與人物宿命的偶然 (by chance),如何織入許多場景的肌理。電影銘刻了香港「九七回歸」後的滑落,早已有許多細入的分析,我倒是對三個賊王「做賊」的心理很有興趣,那份非常強烈的自尊與自負使他們目空一切,也判斷不清形勢,於是所謂「宿命與偶然」其實早有因果,性格決定了際遇,際遇牽連了性格,他們都是聰慧的人,貪嗔癡也加倍羈絆!

面對板盪的時代,判斷不清形勢的,可能是芸芸眾生的香港人!

 

洛楓 2017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