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藝壇不好說明的事實

2016/3/23 — 15:00

編輯來電,希望我來評論一下藝壇生態。生態二字,本身已是可圈可點。舊時藝壇,對金錢與制度諱莫如深,生態之提出,是為了補充平衡。今日萬事俱備,但對生態關注仍有過之而無不及,目的卻是汰弱留強,看風使舵。

要了解當代藝壇,許多人都會想到 Sarah Thornton 的 Seven Days in the Art World。這部小說式民族誌,讀者登堂入室,從拍賣行到工作室、學院到藝博,2008 年出版後一紙風行。但我更想推介的,是 Isabelle Graw 亦是於同年出版的 High Price: Art Between the Market and Celebrity Culture。 藝術與商業誓不兩立的迷思,早已不合時宜,已是人盡皆知。她進一步說明,經濟場域與藝文場域,實際是兩個心靈相通的孖生兒,必須靠對方作為自己的參照,不是二元對立,而是相關的異質體 (relational heteronomy)。尤其在 2008 年金融危機之後,金融與藝術,同樣在資本主義底下,越行越近。

無獨有偶,證諸香港與國際藝壇的全球互動,2008 年亦是劃時代的一年。Art Basel Hong Kong 的本土前身 Art Hong Kong,於該年啟辦。商辦博覽,在香港社會的普及程度,比免費公營博物館更要「入屋」。每年三月(或五月),藝博會式大包圍,為香港藝壇帶來量變到質變──數之不盡的展覽、派對、參觀、講座……盛事化姿勢與五光十色的內容,人人都抱怨藝術太多,時間太少。於是,藝聞八掛、封面十大、拔尖比賽……亦應運而生。例如 Art Review 著名的 Power 100 權力排行榜,在藝博、拍賣、雙年展之間,像國際貨幣般此起彼落,近年不少香港藝壇名人亦榜上有名,一如全球首富。拔尖補底的比賽,則是看起來更為人人有份的指標。各種城市雜誌封面人物,當然亦風水輪流轉。無論是 infographic 抑或攝影肖像,這些以視覺方式操作的行情資訊,都是關注經濟學 (attention economy) 底下快好省的時間與金錢消費指南。從前,藝術家總是站在圖片之外,生怕干擾讀者對作品的觀感;現在,藝術家卻被包裝成名人,用來促銷自己的作品。而以藏家的舉手投足為主題的報道,就更是最準確的風向儀。Graw 指出,從前收藏藝術,收家要到畫廊或工作室登門拜訪。而在的藝博會,卻是把貨源集中到消費天堂。移船就磡,擺在眼前,節省消費者的時間成本,也免去博物館的嘮嘮叨叨。

廣告

廣告

Art Basel 在香港的入場人次,維持在 6、7 萬水平;Art Central 去年也不甘後人,人次也及其一半。丁財兩旺,名利雙收,主流化的熱度,對長久被受忽視的香港藝術界來說當然是莫大的喜訊。但香港藝術家在受寵若驚之餘,如果誤以為這是藝術生態的質變到量變,或藝術的勝利,恐怕就是大錯特錯了。香港之能成為藝博之都,全賴免稅與自由經濟環境,及商速的資訊與人、物運輸。

Art Basel 2016

Art Basel 2016

(原文刊於《號外 ARTPAP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