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製造》仍然狂野剌激

2017/6/17 — 9:35

陳果《香港製造》

陳果《香港製造》

陳果編導極低成本獨立片《香港製造》, 1997 年 10 月上映,即英國把香港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不久,大獲好評,接連在香港、台灣和海外得獎。現在有了數碼修復版,先在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放映,將於香港回歸二十周年的七月一日重映。

當年首映觀看印象深刻,細節就難免日久糢糊。最近看了修復版試片,那種新銳、狂野和真實感,比廿年前初看更剌激,更覺難能可貴。可以說,此片繼承了香港電影新浪潮敏銳大膽的創勁,亦預示了九七後港片異軍突起的黑色奇采。看後深感,近年港片也有值得注重的新秀作品,但無疑較少那種很草根的拼搏。作為青春片尤其別樹一幟,十分生動、奔放和殘酷。

《香港製造》其實是舊屋邨的「青春殘酷物語」,充滿青春火花和青春情緣,同時由頭到尾瀰漫着死亡陰影。片中朝氣活力與死亡絕望密切結合,生與死,悲與喜難分難解。真是活得瘋狂,殺得性起。事實上,人在青春期往往沉迷於情、色和死亡。

廣告

第一宗死亡事件,是女生跳樓自殺,留下兩封濺血遺書,輾轉落到與她毫無關係的小古惑仔(李燦琛)之手,好像陰魂不息,他認為因而頭頭碰着黑。

少年李燦琛演出奇佳,完全把屋邨爛仔立體化,狂妄不羈而有情有義,盡力照顧弱智好友,真心愛上絕症少女。嚴栩慈飾演這少女也妙趣真切,毫不樣板化,她雖被死神纏擾,但在屋邨、在醫院、在墳場都玩得開心,不放棄任何歡笑的機會。

廣告

片中滿佈日常生活細節,家庭煩惱和黑幫恩仇都富於實感,妙在又多趣怪的黑色幽默。例如男主角要刀斬負心老豆,郤在公廁遇上另一刀客斬人;又如志願捐贈器官救人也遇上手續難題,都很荒謬。故事發展下去就曲折奇情,有持槍殺人任務,還有連串尋仇血案,構成錯亂交織而又前後呼應的「魔幻寫實」佳作。

幾座屋邨大廈的迷宮式走廊,陰暗險惡,映像最有魔幻寫實感。大街小巷和墳場都有重重叠叠密麻麻的香港特色。片中廿年前香港與今日最顯著的分別,是當年流行傳呼機,死者亦似乎較易在墳場入土為安,不像現在智能手機普及,小小骨灰位也很搶手。

演員都是業餘,全部生動迫真,不像做戲。尤其是男女主角的兩個屋邨媽媽,非常好戲。兩個黑幫大佬亦演得妙絕。李燦琛憑此片成為專業男星,同樣出色的嚴栩慈沒有再演戲。演弱智好友的李棟全,成為剪接帥。

《香港製造》不是陳果首次執導,之前為嘉禾拍過《大鬧廣昌隆》,無法出人頭地。直至這部獨立片用劉德華公司殘餘菲林拍成,才盡情自由發揮,拍法好像粗糙,其實靈感豐富,很多神來之筆,就此揚名國際,至今仍是他的代表作。

當然,此片也涉及「九七大限」,提到香港人往大陸做生意,包二奶的問題,還有黑幫買兇暗殺大陸來客的陰謀。最妙是這部青春殘酷片,後尾引用毛澤東名言:「世界是你們的,也是我們的,但是歸根結底是你們的。你們青年人朝氣蓬勃,正在興旺時期,好像早晨八九點鐘的太陽。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