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耀明、蔡德才《明曲晚唱》

2018/4/18 — 9:18

黃耀明 (朝雲攝)

黃耀明 (朝雲攝)

六四、傘運、朱偉聰、李文足、抗爭者、低端人口,排名不分先後左右中港

「我會留喺香港繼續唱落去,直到佢地唔俾我出聲。」

* * *

廣告

黃耀明在今年演唱會,與老拍檔蔡德才(圖右)合作,捨割所有首本名曲,專挑英文音樂的滄海遺珠,及他倆創作的冷門舊歌。儘管乏人問津,黃耀明卻拂拭珍重。

演藝學院劇場僅容六百人,黃重操八十年代主持商台《明曲晚唱》的 DJ 故業,連唱帶說,趁歌曲之間的空檔,向「聽眾」細說遇上每首歌的時代和因緣。

廣告

而中文歌多自 92 至 95 年,黃離開達明一派,獨自上路的日子。時值六四以降,時代蒼茫,創作總與政治牽連。

「其實呢個演出,係想輕輕鬆鬆唱下歌,」黃耀明笑言:「但係睇返啲舊歌,好多隻都係咁。。。」

其中一首〈舞吧舞吧舞吧〉,來自單飛後的首張專輯《信望愛》,寫於 1991 年。

89 年民主遭殘殺,大量政治犯下獄。人在香港,力不從心,欲救無從,唯有把鼓勵寄語歌中。

黃以此曲為引子,由八九六四談到香港抗爭者,特別提到部份人較激進,但仍望公眾勿忘記他們。

「好多人因為信念與國家唔同,所以要坐監。為理想要坐監嘅風氣,由 89 年吹到嚟而家香港。」

「其實舊年(達明)演唱會,好多想表達嘅嘢已經講咗,但時勢越嚟越壞:舊年好多人未被 DQ、未被拉去坐監,但今年已經有好多人坐緊監,有啲仲唔係坐幾個月,係以年計。」

「大家一定有爭論,佢哋做嘅嘢會唔會太激烈?但無論如何,國家機器用盡一切方法打擊我地,打擊每一個有理想嘅靈魂。」

「由六四到今時今日,無改變過,嗰種壓抑冇改變過。國家要每個政治家都變成舉手機器;要我地每個人都變成默不作聲嘅順民。」

* * *

舞台四方竪立四座雕塑。黃耀明於首晚演出,邀請藝術家白雙全上台解畫。傘運後白雙全一直旁聽政治犯受審,原擬筆錄案情,不意在筆記畫出一系列作品。

黃耀明特別提到其中一座,乃白雙全旁聽「施 Sir」案所畫。傘運時督察施恒「起底」披露暗角七警的身份,隨即被控在電腦藏有兒童色情品,因「不誠實取用電腦」判囚 27 個月。

獄中施 Sir 輾轉看到白雙全創作,說在抽象的作品中看到一點光,獲得撐下去的力量。

當黃耀明重唱黃偉文填詞、謝安琪原唱的〈家明〉,則提起東北案最年輕的政治犯朱偉聰,引述他受訪說的感悟。傘運師老無功,有心人落泊疲倦,短期內難以逆轉,我們要學會與低潮共存。

黃提醒同輩,別做 old seafood 挫年輕人的銳氣;「藐」年輕人的熱情,「唔好潑佢地冷水。」

“ May you grow up to be righteous / May you grow up to be true ...May you have a strong foundation / When the winds of changes shift ... ”

身處四座雕塑中間,黃耀明唱起 Bob Dylan 為幼子所寫的〈Forever Young〉,盼望年輕人擇善固執,不易舊時。

* * *

有怎樣的歌手,有怎樣的歌迷。台下互動環節,一樣火花四濺。

三年半禁足大陸,黃耀明的普通話明顯生疏。但哪怕遭中共封殺,泰半捧場者還是大陸歌迷。

一北京歌迷獲邀上台,問到國內再找不到偶像的歌怎麼辦。黃答:「靠你們啦。你們住在裏面,要向領導人說,你想聽黃耀明的歌。」

另一上海歌迷,則憑「明哥最帥」的燈牌而獲邀。她非一般粉絲,問題沉重:明知大陸市場龐大,但黃還是那麼英勇。敢說真話的人越來越少,希望明哥能勉勵大陸歌迷。

黃淡淡的說,自己不欲與任何人對抗,只是要對得起自己,適時說對的話。「我也很喜歡回去,也很高興你們過來。希望你們將我們的歌,與香港的某種精神,帶回去。」

還有一歌迷每場必至,黃笑問對方是否「富二代」。她忙不迭解釋,是靠自己掙錢和儲假來港,全場鼓掌。

當黃唱罷《愛比死更冷》,問歌迷是哪齣電影配樂。觀眾席傳出響亮叫喊:「《飲食男女》!」1994 年由李安執導。

答中的大陸歌迷已移居澳洲,從事建築設計。黃笑言她是高級人才。但女生斂容正色,立即澄清:「我是低端人口」。

黃在眾人掌聲中喃喃自語:「喜歡黃耀明的,都是低端人口。」歌迷向黃耀明補充不止是她,不少人都不辭跋涉乘飛機來港。黃耀明微笑答:「我知道,我都知道。」

無論獲邀上台,還是主動獻花,幾無例外都來自大陸或台灣。惟最後一晚一名香港歌迷,藉獻花的機會,感激黃耀明無分溫和激進,惦記所有抗爭者的付出。當不少港人已遺忘之際,黃一再借演唱會的舞台,讓公眾與抗爭者同在。全場掌聲雷動。

* * *

最後一晚,黃耀明坦承捨不得舞台。

他唱〈邊走邊唱〉前,憶述此曲寫於六四移民潮,嘗與林夕討論如何填詞,提到傷痕文學的名著,白樺的《苦戀》。去國的女兒問父親:「您愛這個國家,苦苦地戀著這個國家。。。可這個國家愛您嗎?」

蔡德才拿起手風琴,為此曲從幕後走到幕前。改編的曲風凌厲慷慨,不同往時。黃耀明的嗓音高亢嘹亮,穿透渾厚的配樂,是最為震撼的中文歌。

「是我對你不起/是我愛你不起/但放棄我的始終都是你/其實我太留戀這禁地/而必需出走都只因為你」

是去或留?港人面對的兩難,三十年後又再輪迴。然而時至今日,掙扎已與愛國無尤。

如果毅然留下,我們該如何面對「國家」?黃耀明談起失蹤千日的律師王全璋;不懈尋夫的妻子李文足,進而引述區家麟的文章《時代哀鳴》:

「記者圍著李文足採訪,鏡頭前『咪牌』所見,香港主流電子傳媒,沒有人缺席。」

「盛世中國,只剩化外之地香港一隅,記者仍有腕力,頂着風向,舉起那卑微的話筒,錄下時代的哀鳴。」

黃耀明憑歌明志,他不會離開。

「希望有權勢的人不要逼我們的年輕人,一係喺監倉入面,一係就遠走高飛,令社會剩低一堆無靈魂嘅人。」

「我會留喺香港繼續唱落去,直到佢地唔俾我出聲。」

* * *

壓軸嘉賓是 14 歲獲黃耀明賞識,今已獨當一面的盧凱彤。

她讀出給「明仔」的信,回思黃提掖後進,除了指導她要聽什麼唱片,更教育她「做個有責任感嘅音樂人,用音樂感染聽眾。」

後來盧患上躁鬱症,黃從不見嫌,更勸她毋須擔心:「話人山人海會養我。呢句說話畀我好大力量,要快啲好返,因為我知道人山人海無乜錢。」

盧一路說到雨傘運動:「我從來冇見過一個歌手好似您咁,對社會有咁多憐愛。。。我唔明點解個社會對您特別苛刻。」

「你成日將 David Bowie 掛喺嘴邊,但我想話畀您聽,您就係我嘅 David Bowie。。。我好榮幸可以親口近距離同您講,世界再壞,你都係咁靚仔。同埋我預左會養埋您。」

盧凱彤曾作曲獻給黃耀明。經黃耀明與黃偉文譜詞,終成〈親愛的瑪嘉烈〉,送給主流之外特立獨行的盧凱彤;及所有在困境之中砥礪前行的年輕人。

兩人合唱到曲終。一如既往,黃耀明面向盧凱彤,獨唱最後一段。

「誠心/祝福你/捱得到/新天地。。。」

歌聲已帶硬咽。

 

(藍、蕭雲合作報道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