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IDDEN AGENDA — 談 Live House、獨立音樂、本土文化

2017/5/8 — 17:41

Hidden Agenda 的咖啡吧上的 Hidden Agenda 牌扁。

Hidden Agenda 的咖啡吧上的 Hidden Agenda 牌扁。

【文:HoiChing Yan】

喺講Hidden Agenda被打壓一事同有關制度之前,我想主要講下live house嘅本質同埋其重要性。因為比較熟悉台灣獨立音樂,希望以台灣情況與香港做比較,亦都可以作為參考。

同大公司捧新人嘅模式唔同,好多獨立音樂人都係從live house呢D細場地慢慢儲樂迷,然後走上更大舞台,進佔主流華語市場,直接影響整個音樂文化。以台灣為例,live house孕育咗咩歌手呢?五月天、蘇打綠、張懸、陳綺貞、盧廣仲。冇live house,幾乎就唔會有佢地。

廣告

去返香港,我地有My Little Airport、觸執毛呢兩隊喺海外有相當名氣嘅band、近年風頭一時無兩嘅樂隊Supper Moment、今年香港第一首破二百萬Youtube views嘅歌《長相廝守》,主唱嘅ToNick,佢地亦都曾經喺Hidden Agenda表演。

廣告

香港音樂已死?My Little Airport嘅專輯係連西班牙公司都搵佢地出版,連外國band都會翻唱佢地嘅歌;觸執毛仲曾經獲得《Times》點名讚賞;Supper Moment、ToNick就更加唔使講啦。

你夠膽話live house唔重要咩?如果冇咗以上呢堆,以及更多喺live house成長嘅音樂人,今日嘅華語音樂,會係一個點嘅模樣?

Live house不但容許初出茅廬嘅音樂人做表演、累積經驗同名氣,亦提供一個自由嘅空間畀不同類型嘅音樂人─ 無論你係metal或是hip hop,folk song還是punk rock,你都可以喺live house隨心隨性地表演。同時,live house嘅存在亦都吸引更多外國嘅樂隊前來表演。而呢種獨特嘅音樂文化,亦或多或少促成大型音樂節。香港就淨係得一連三日嘅Clockenflap,但台灣一年講緊可能有五六個音樂節,唔同樂隊之間可以有交流、合作、jam歌嘅機會,令到整個音樂文化變得更加多元、豐富。

而相比起一般主流歌手喺紅館、博覽館、伊館、九展呢D可以容納成千上萬人、講求華麗同視覺享受嘅表演,因為場地細小、觀眾有限,live show更加看重表演者同觀眾之間嘅互動。

因為呢個緣故,唔少喺live house表演嘅獨立音樂人會提到唔同嘅社會議題、宣揚佢地對於社會嘅想法同信念。同志平權、環保反核、民主自由,無一不是獨立音樂人會涉獵嘅議題。好多台灣獨立音樂人非常積極地推動公民社會運動,例如閃靈主唱Freddy而家已經成功當選成為台灣立法院委員,當年太陽花學運亦都係佔領立法院嘅一份子;張懸出席立法院公聽會演講推動同志婚姻合法化;巴奈早兩日先因為公民抗命佔路而被警察帶走......喺香港, My Little Airport嘅歌下下直線抽擊政府,電影《一念無明》兩首電影配樂嘅唱作人黃衍仁本身活躍於社運圈。而2012年反國教運動當中,於九月一日進行嘅公民開學禮,基本上就係獨立音樂會;2013年HKTV發牌風波,ToNick主唱恆仔亦都有到場獻唱聲援。

簡單D講,live house同獨立音樂係可以改變到一個地方嘅文化,提升社會嘅軟實力,甚至可以推動公民社會。之不過創意工業也好,獨立音樂也罷,都係極度需要政府配合先能夠成事。

台灣曾經有個live house,叫地下社會,就係五月天初出道常駐嘅表演場地。佢地都係因為牌照制度問題多次被封場,最終被逼結業。當時唔少人都希望政府能夠建立live house嘅牌照制度,為live house正名。五月天甚至為此事於金曲獎表演時連同其他樂團當住時任文化部長龍應台嘅面前抗議,瑪莎同怪獸都有參與示威,可惜最後仍是無功而還。

雖然如此,台灣其實係有好多live house場地同配套,令到佢地嘅獨立音樂百花齊放。佢地嘅live house包括將舊工廠地改建成文化園區嘅華山文創、松菸文化園區入面嘅Legacy;於旅遊景點西門紅樓內的河岸留言;於商埸內嘅ATT SHOW BOX;一半cafe一半live house、Indie樂迷朝聖地女巫店;每年台灣各地一共有五六個音樂節,其中貢寮海洋音樂祭更加係因為政府有份主辦所以係免費;幾乎每個城市(台北、台中、高雄、宜蘭、台東)都至少有一個live show表演場地同文化園區。

拎個多D人知嘅例子來講:五月天今年成軍二十周年,佢地同台北市政府合作,喺大安森林公園免費搞一場演唱會,搞晒Youtube直播,仲係特意安排座位畀社福團體,令較少機會同資源嘅青少年都可以參與。香港政府呢?就淨係識得喺七一、十一搞維穩show,收錢之餘都仲係請外地歌手來表演。

當今日Hidden Agenda─呢個搞得有聲有色,每年過百場表演嘅獨立音樂場地,因為租金等等原因只能夠喺工廈生存,而政府口口聲聲講要「活化工廈」、「鼓勵創意產業」,但係就從來都冇完善嘅制度去容納呢種live house,仲要選擇性執法,出動警方、入境處、消防處、食環署一次又一次針對性咁打壓。到最後甚至動用警犬同防暴警察,郁手鎖喉咁去對付表演場地負責人,抹殺呢個表演場地嘅所有空間,係咪代表政府從來都冇誠意去解決問題,推動本土文化呢?定係呢個就係佢地打壓HIDDEN AGENDA嘅hidden agenda呢?

最後我諗琴日喺Hidden Agenda表演嘅樂隊隊名其實有一個好清晰嘅message:TTNG。So what does TTNG stand for?

"THIS TOWN NEEDS GUNS."

 

延伸閱讀:

1. 「女巫.live house.獨立音樂」系列一《那些年我們戀過的女巫店》

2. 《不止關於地下社會,還有許多未來》五月天瑪莎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