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n Times of Crisis the Wise Build Bridges, While the Foolish Build Barriers — 《黑豹》(Black Panther)

2018/2/26 — 10:28

《黑豹》(Black Panther,dir: Ryan Coogler,2018)

《黑豹》(Black Panther,dir: Ryan Coogler,2018)

《黑豹》是漫威(Marvel)很精明計算的成功作品。雖然是首度為黑豹正式立傳,大概將來會有很多發展可能(既賺大錢,自有續集),其實質肩負的是連繫漫威世界至《復仇者聯盟︰無限之戰》(Avengers: Infinity War,2018)的過渡功能,當美國隊長與鋼鐵奇俠鬧不和時,自然要有君王級的領袖人物擔當橋樑、統合的工作。因此,《黑豹》自九十年代籌劃至今,一直只聞樓梯響,到今天成功跳入戲院,更為傳統動作英雄故事大添政治的元素,既是歷史的必然(新黑人英雄終於面世),也是輾轉的機緣巧合。

不過,《黑豹》雖然奠定了黑人新英雄的先行者地位,成功以黑人演員、音樂和文化為主軸,敢於在美國商業電影觸及自身不光彩的歷史(暗示了 1992 年的洛杉磯暴動),並提出種種政治訴求(團結不排外/分享不獨佔/平等不歧視/糾錯不隱瞞,等等),但故事本身不算新鮮,有趣的地方,不在於甚麼莎士比亞的比附,而是黑豹帝與大反派的關係——在《獅子王》(The Lion King,1994)乃至《神奇女俠》(Wonder Woman,2017)中,主角都是入世未深的「少年」,都得經歷現實的淬鍊,親眼目睹塵世的苦況,才開始堅定志向,立心推恩四海;黑豹一出場就是儲君,曾與父王出席聯合國會議,可以想像他多少有點外交經驗,但實際上故事就是沒有述及他對現世有多深入的認識,只寫到國內一片繁華,出巡其間萬民擁戴,至於外間的貧苦悲慘,卻不見他曾親身感受。倒是「人命買家」真的從孤苦中活過來,有較暴烈的政治取向不奇,問題是,在現實中,沒見過世面的政治領袖通常都是吹水理論家,見識過世途險惡的革命者則會更務實部署/老謀深算,但在電影中,黑豹總是一副穩重成熟的模樣,大反派就只能從力大者勝的皇族血統鬥爭中乘虛而入(科技超群與部落政權是否相容?),行事相當衝動,那我反而覺得《神奇女俠》的幼稚想法更加「真實」了。因此,論超級英雄故事與真實人間相合的最佳例子,本片還未能超越《保衛奇俠》(Watchmen,2009)或路蘭的蝙蝠俠三部曲。

廣告

賴恩古拉是個很有潛質的導演,限於漫威的合作模式,雖難能地保留了他欲說的主題,發揮終究有限。他在《洛奇外傳︰王者之後》(Creed,2015)展現了其流暢的長時間鏡頭調度,真實感強,流麗而不花俏,在《黑豹》中卻只見無意義的旋來轉去,特別是所有動作場面,除了炫技(其實這不是缺點),就不見得賦予了影片甚麼刺激感、空間感。今時今日,拍這類轉來轉去的長時間鏡頭,固然仍很考整支創作團隊分工合作的能力,實則已不算很了不起的成就,動作、分鏡好看比鏡頭移動的跨度大小更加重要。沒有意義的轉來轉去,可免則免——我之不喜《月亮喜歡藍》(Moonlight,2015),就從一開場幾個自轉拍攝的鏡頭開始。是代表角色混亂的內心嗎?有甚麼含意嗎?《黑豹》中大反派成功坐上皇位,拍他登基的一幕,鏡頭先是上下顛倒,然後旋轉回到正向,倒是有點意思——除了設計令人印象深刻,會否代表這是「撥亂反正」之意,黑豹的勇武非暴力原則其實並非導演的真正想法,人命買家的主動出擊更獲得他的同情?

廣告

◆ 題外話。有批評指《黑豹》疑似刪減了同性戀角色的戲份(屬黑豹帝女護衛隊之兩員),漫威(Marvel)回應並無其事。不過考慮到這角色本就戲份不多,許多時只佔佈景板位置,或在群戰場面時出現,漫威的做法未必是因為恐懼 LGBT,何況電影不少元素算得上相當敢言、先進,只就一兩個疑點大加鞭撻,未免太過了吧?

相關新聞︰‘Black Panther’ packed with action, diversity - but no gays by Bradford Richardson - The Washington Times - Tuesday, February 20, 201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