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性革命的「四大功臣」 — 《色‧情男女全面睇》節錄之(七)

2016/12/24 — 18:28

a_juarez / flickr

a_juarez / flickr

佛洛伊德和金賽的開創性研究固然意義重大,但仍限於思想和學術的層面。從人類性行為的實質改變來看,真正的革命還有待「四大發明」的來臨。

什麼是「四大發明」呢?這只是筆者戲謔所起的稱謂。它們指的是:避孕丸、盤尼西林、汽車和婦女的經濟自主權。(第四項其實不是發明,只是為了拼湊「四大」而被加入。)

在這四項中,影響最大的無疑是口服避孕藥的發明。這項發明的過程十分漫長和曲折,但我們在此最為關心的,是它於 1960 年被美國政府批准使用以來,對全人類造成的深遠影響。

宏觀地看,它的最大的影響是實現行之有效的生育控制(在家庭及社會的層面而言)和人口控制(在人類作為整個生物族類的層面而言),而性行為的改變其實只是它的副產品。誇張一點說,從對抗「人口爆炸」和文明崩潰的角度看,避孕丸是人類懂得用火以來最重要的發明。

作為「性革命」的功臣,避孕藥的影響是劃時代的。不錯,人類之前也發明了種種不同的避孕方法如「子宮環  (intra-uterine device, 簡稱 IUD) 」或「子宮帽 (contraceptive diaphragm) 」等,但它們的方便程度跟口服避孕藥實不可同日而語。結果是,想與自己喜歡的人享受性愛的樂趣,而又暫時不想懷孕的女性,透過了口服避孕藥而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解放與自由。不錯,由於科技進步帶來了愈來愈安全可靠和廉宜(也更輕薄貼身)的男用「避孕套」,避孕藥的重要性(特別在未婚的少男少女之間)已經大不如前。但它在「性解放」過程中的歷史地位是毋庸置疑的。

於1928年被意外地發現的盤尼西林,是人類發現的第一種抗生素。這些藥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其間救活了無數人的性命。在另一方面,由於它能夠有效地醫治困擾人類多年的性病(以往無藥可治的花柳、梅毒),對戰後出現的「性解放運動」亦起了十分重要的促進作用。

同樣地,二次大戰之前只是富有人家才可擁有的汽車,在大戰後的西方(特別是美國)很快便普及起來。而年輕男女一旦考取了駕駛執照,便獲得了空前的性愛自由(特別在美國那異常寬闊的生活空間)。毋須調查統計我們也幾可推斷,上世紀下半葉以來,西方不少少女的初夜,都是車廂內獻出的。

以上是科技發明對性解放的貢獻,但作為一項重大的社會變遷,性解放當然亦與當代的政治、社會、經濟、文化、教育等各個環節的發展息息相關。就經濟一環,過去女性在經濟上基本依附男性(之所以有「在家從父、出嫁從夫」之言),但自女性的社會地位日漸提升,而經濟上亦可獨立自主,她們對自己的身體、愛惡和生活方式皆有更大的「話語權」,而「性愛自由」便是這話語權的一部分。

當然,怎樣行使這種自由,仍然會受到每個人在成長期間,所受的世俗禮教薰陶而產生的「心理制約 (psychological conditioning) 」所左右,因此其間的差異可以很大。不用說,相比起「性革命」發源地的美國,在世界其他地區如中東的回教國家,以及南亞的印度和東亞的中國等,這種制約(指的當然是統計平均而非個別人士)即使到了今天仍然存在著很大的落差。

曉是如此,戰後的美國在政治、軍事、社會、經濟、文化、教育等各方面一支獨秀(唯一勉可抗衡的是軍事上的蘇聯),而經歷了「可樂文化」、「迪士尼化」和「麥當勞化 (McDonaldization) 」等「美國化 (Americanization) 」進程,在美國發源的「性革命」,遂透過大量荷里活電影和正開始深入民間的電視劇集,像野火燎原般迅速蔓延到整個世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