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如你叫你老細買埋我手上啲股份啦!」

2018/2/26 — 22:46

資料圖片 l Mike Darnell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Mike Darnell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不如你叫你老細買埋我手上啲股份啦!」我跟investor嘅代表這樣說:「買咗我啲股份,你鍾意點run間公司都得,唔使有我喺度阻頭阻勢嘛。」

「CK,我勸你一時意氣嘅說話唔好隨便講出口。」電話裡面嘅代表回答:「講咗,收唔返㗎。」

「我認真的。」我說:「麻煩你叫你老細俾個答覆我。within this week。」

廣告

*****

對上一次同investor鬧交,差不多係三年前嘅事了。那一次,讓我足足有兩年冇同investor傾過一句偈,通過一個電話。兩年以嚟,都係靠中間人去傳話溝通。

廣告

為咗乜鬧到咁大呢?好多嘢可以忍,好多嘢可以妥協,但講到同事們嘅人工,妥協空間卻極度有限。

對於洗錢,我唔係特別大方,而我亦唔係咩對夥計特別好嘅老闆。不過作為落手落腳嘅經營者,我係堅信,同事們要做得安心,待遇縱使唔係最標青,但至少要唔覺得不受尊重,公司先至會穩定的。我以為這是好基本的,好難明嗎?

那一年,業內出了兩個新的競爭對手,來勢凶凶,而且都是有很大的資金在背後。行家都知道,行業會有翻天覆地的改變。然而那一年,我們的盈利依然比之前有所增長,我認為,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真的做得很出色了。我如常要求董事局批準,同事有一個至少比通漲好的加薪幅度,要求算是卑微得很吧?(甚至有點刻薄?)但結果係,investor要求一毫子都唔加。

「道理喺邊度呀?」我說:「盈利做得唔好,你話唔加,我理解,我跟同事講也可以交代。但盈利做得好,你都話唔加,點講得過?」

「前景唔明朗,你係股東又係management,呢一點你最清楚。喺呢個時候加,我認為你不負責任。我知道,你加佢地人工,你會更受員工愛戴,但你應該清楚,做管理層唔係為咗受要下屬歡迎的。股東同公司利益先係最重要。」investor說。

「我就係為咗公司同股東利益,我先建議要加。呢幾年公司盈利穩定,係因為公司有個穩定嘅班底呀。你試吓換咗呢個班底,你睇吓仲做唔做得番呢個成績?」這一點我最清楚,現在這個班底,經過了多年的磨合才練成。效率和默契,不是隨便找些新人來就可以取代的。

「that's what I believe is not right.」investor開始動氣:「你就係怕失去你嘅班底,所以不斷縱容佢地。你係老闆,連夥計走你都怕,what the hell can you do?」

「唔係怕與唔怕嘅問題,而係值唔值嘅問題。第一,我提出嘅加薪幅度,都只係同market差唔多,唔係咩天價。佢地原本嘅薪酬喺market度亦只係average,你薪酬如果全無競爭力,點樣留人,點樣吸引其他人嚟做呀?第二,大家日日對住盤數,大家都好清楚,同事人工佔得整體成本幾多percent呀?我地最貴係交租呀。舖頭租金加爆,我地話唔好續約,你話唔得,點都要續。淨係嗰度都貴過今次人工加幅幾倍啦?大家問心,續咗個貴舖,呢幾年為我地帶嚟幾大負擔?冇為我地賺多一毫子呀。但係班夥計呢?佢地先係我哋最大嘅賺錢籌碼呀…」

investor見我對佢有所怨言,也唔客氣了:「mind you words CK, remember who you are talking to...」

「Who the hell I am talking to then? Who do you think you are? 你喺board度夠票嘅話,就趕我出去董事局。then you can do whatever you want.」

*****

就是這樣,我跟investor沒有對話兩年了。早陣子公司有新舖開張,搞了個cocktail party,避免不了跟investor面對面同場。

investor一見到我,便來了個擁抱:「Long time CK! how've you been?」

商業社會,關係就是如此虛偽。

那一次,我們一直爭持不下,但最後他還是就範了,讓同事的人工加了一個比通漲稍為好一點的幅度。當然我們是找了個下台階,讓investor可以華麗轉身,也將最初「唔肯加人工」的罪名,找了個烈士去承受了。

事隔三年,未知是否可以重覆再來一次。我的套路恐怕他已有所準備,相信今次或許沒有上次那樣容易得逞了。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