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理性的經濟學家﹕ Thaler 的 Misbehaving

2017/10/9 — 20:56

經濟學假設理性選擇﹕理性人知道所有可能性,能迅速按喜好將之排序,且明瞭機會成本、沒有情緒波動、沒有自律問題,故能作出限制之下最佳抉擇。顯然正常人不是這樣。正常人冷靜時與激情時的判斷不會一樣 [1] 。正常人處理資訊能力有限,故用很多心理捷徑 [2] 。正常人不明白機會成本,或在有需要時將之忘掉。正常人有自律問題,沒有儲蓄習慣是一例。理性人的消費行為由物品的使用價值與售價的差距決定,但正常人的消費行為從來都不是這樣簡單,否則搞營銷的早就失業。正常人消費有時是因為「抵買」,即物品的售價低於消費者的預期(不一定是低於使用價值)。常見的營銷手段「原價 XX ,特價 YY」是一應用。不止消費品本身,購物過程為正常人帶來樂趣,但理性人只有消費品。也許這是工業社會高度分工下異化了的正常人的心理補嘗,營營役役的生活無法滿足創造的欲望,買了就當成自已的創造吧,反正錢是自已賺回來的。

利率平價說是理性選擇理論一反證。按此就,任意兩種自由兌換的貨幣的存款回報率,最終必因套戥趨同。以日元和澳元為例,一年期回報率包括兩種貨幣一年期利率,及預期一年後日元兌澳元的匯價升跌。如果今天澳元存款利率比日元存款利率高 5% ,按利率平價說,則預期一年後澳元相對日元將貶值 5% ,否則會出現套戥機會(免費午餐),最終令高兩種貨幣存款的回報率統一。不幸地,起碼過去卅年,澳元利率一直高於日元利率,而澳元並無相應貶值。若讀完利率平價說就跑去市場按此邏輯買賣外幣,應會極速獲得達爾文獎 [3]

從荒謬假設導出的理論沒有用麼?偉大的 Friedman 不是這樣想。除了提倡自由放任經濟,他也曾在方法學下了一小筆 [4] 。他認為挑剔理論的假設是否乎合現實並無意義,應看該理論能否作出可被事實否證的推測、以及推測有沒有被推翻。但實務上可能並不如此簡單。推測落空,要怪誰?有時是人(選錯模型)、有時是數據、有時是假設。補救方法,有時是事後附加額外假設(利率平價說並無考慮套戥的限制、無人保證市場猜對未來),有時是重新詮釋主要概念(理性預期還是適應性預期)。後兩種做法把理論置於不敗之地,不再是科學理論。

廣告

Thaler 認為不能不詰問理性人假設,因為實在太荒謬。一般來說,只有經濟學家才認為理性人假設沒有問題。有些不理性行為在現實中不斷出現,例如重視歷史成本、禀賦效應、後悔等。歷史成本是指過去的決定所涉及的成本,例如已買的鞋的支出。買回來的鞋不合穿,怎麼辦?很多人會勉強去穿,腳痛也在所不惜,理由是「不要浪費」、「多穿鞋就會變鬆動」(羊獅太言),而很少會立即放棄。理性選擇的邏輯:如果不能退款、轉售,沒有浪費可言。買鞋的支出是歷史成本,如覆水難收,不應影響現在穿或不穿。

單從字面看難以猜到禀賦效應是甚麼 [5] ,簡言之是擁有物品時對物品的主觀評價會較未擁有物品時的主觀評價為高。仍是有點難明吧,試舉例:網上私人出讓二手物品如攝影器材,不時有賣家把物品的價錢定到很接近新品,並說明「不急放」。然後會有人提醒賣家新品才多少錢。很多時,這些物品過了好一段時間仍無法售出。擁有物品者(賣家)對該物品的主觀評價,比未擁有物品者(潛在買家)的為高,結果沒有成交。理性人對物品的主觀評價,不會因為擁有或未擁有而不同。

廣告

很久以前在研究院混,就留意到 Thaler 在 JEP (一美帝學報)的專欄,寫經濟學解釋不了的經濟現象(包括利率平價說),讀來津津有味,就像今天讀 "Misbehaving" 般痛快。也許是因為我跟他一樣,讀書時代從不是「明星學生」,成續不好只會怪自己、只會偷偷質疑權威。他在博士論文研究時獨立發現了禀賦效應,但他的論文導師叫他「不要浪費時間」。後來我研讀科學哲學作為反抗,他就寫成「異常現象」清單,成為後來 JEP 專欄的素材。 "Misbehaving" 是Thaler 的學術自傳、學術黃金時期的總結,讀完像是老朋友的告別。他把以往的研究再書寫一次,務求一般讀者也能明白。我懷疑一般讀者不會因為理性人假設而感到煩惱,書中「看似無關因素」 [6] 之意義亦非正常人能參透。但 Thaler 筆觸風趣、文筆流暢,相信會令讀者對這行內人題目著緊起來。

走自己的路也許很孤獨。他的博士論文導師、勞動力經濟學巨擘 Sherwin Rosen 曾表示對 Thaler 「沒太大期望」,他的早期文章屢遭期刊投籃。但換一個角度看世界,除了看到不一樣的風景,還開創了新門派:Thaler 是「行為經濟學」的開山祖師之一,我認為他的貢獻並不下於 Daniel Kahneman 及英年早逝的 Amos Tversky。每個時代都有當時需要解決的獨特問題。無論是甚麼「學」,有助理解、解決問題者,皆為好「學」。加入不理性元素能否改進經濟理論?我不知道。也許應如 Paul Feyeraband 所言,甚麼也要試試看 ("Anything goes.") 。

收筆之際,得悉 Thaler 榮獲本年度諾貝爾經濟學獎,是他早就應得的。乾杯!

同場加映:提倡效率市場假說 ("efficient market hypothesis") 的 Fama 與提倡有限理性的 Thaler 對談,探討市場多有效率,刀光劍影。今天起兩個都是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

附註﹕
[1] Ariely (2010) Predictably Irrational 一書提及一實驗,顯示受試者在性興奮時的喜好比沒有性興奮時不同。
[2] Kahneman 與 Tversky 說了很多關於 mental heuristics,可參閱 Kaheman (2011) Thinking, Fast and Slow 一書。
[3] http://www.darwinawards.com/
[4] Friedman (1953) "The Methodology of Positive Economics" in Essays in Positive Economics.
[5] 原文是 "endowment effect" 。
[6] 原文為 "seemingly irrelevant factors" ,簡寫為 "SIFs"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