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銀行業資金鍊斷裂

2017/7/2 — 13:3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中國銀行業資金鍊已大面積斷裂,中國系統性危機從核心部分爆發,快速向全社會傳導。銀行業在垮塌前貌似堅若磐石,一旦開始垮塌則迅雷不及掩耳,銀行業做為現代經濟的中樞,其垮塌將直接快速引發經濟和社會崩潰。

銀行業垮塌分三個階段:第一,大規模壞賬。銀行貸出的大量資金無法回收成為壞賬,銀行實質破產。第二,資金鍊斷裂。壞賬規模過大,銀行回籠資金枯竭無法更多放貸,只能急劇緊縮放貸資金先維持自身費用和儲戶日常取款需求。第三,儲戶擠兌和銀行關門。銀行大規模壞賬無法繼續掩蓋,從隱性實質破產變成現實倒閉。當前處於第二階段。

壞賬滋生的溫床

廣告

人們對銀行的信心是壞賬滋生的溫床。人們總是對銀行充滿莫名的信心,賺點兒錢往哪裡放呢,對自己不放心,對家人不放心,對小偷小摸更不放心,只有存銀行才放心。這種放心因何而來?對銀行的極大信任和極強信心。

人們不理解銀行業危機。人們無視銀行業的巨大風險,金融業人員甚至不相信銀行會垮塌。銀行業是資金中樞,也就是錢最多最集中的地方,銀行沒錢(資金鍊斷裂)的狀況非常罕見。說到銀行擠兌和關門,人們覺得那隻是寫在書本里,尤其金融從業人員,把銀行關門當做無稽之談。

廣告

金融業的超級自信緣自三方面:第一,凱恩斯主義佔據主流後,現代金融教科書主要成為謊言洗腦工具,過度誇大金融業的作用和力量,同時迴避和淡化金融業危機的內容,以至於金融業人員藐視風險甚至對風險一無所知。第二,二戰後,印鈔成為世界經濟的主要驅動力,金融業人員浸泡在氾濫的資金海洋中,切實感受到金融的巨大力量,他們難以想像資金匱乏的情形,更不認為資金鍊會斷裂。所以一旦銀行業資金鍊斷裂,金融業人員的震驚通常超過清醒的外行。第三、最重要的,當銀行業發生危機時各國政府往往全力救助。銀行業倒閉和金融業崩潰會直接導致經濟和社會的全面崩潰,政府無法承受,所以總是全力解救銀行業。既然如此,銀行業就為所欲為。

金融業超級自信的態度在美國次貸危機中展露無遺。美國次貸危機在2007年已經開始顯露,周邊行業憂心忡忡,只有金融業信心十足。結果就是雷曼兄弟倒閉時,世界金融業目瞪口呆。第二天各銀行緊急收縮信貸,銀行業資金鍊大規模斷裂,迅速傳導到全世界,成為全球性金融危機,並且迅速轉化為經濟危機。美國政府緊急操作,美聯儲瘋狂印鈔幫助銀行連接起資金鍊。中國、歐洲、日本隨之採取同樣行動,瘋狂印鈔共同刺激世界經濟。

在中國,政府表面可以隨意印鈔給銀行補充資金,銀行業擁有充沛的資金補給。人們普遍抱著政府萬能的信仰,既然政府可以無限印鈔,只要敢印鈔銀行就不可能關門,一切問題都有解。

1990年代中期起,中國銀行業經歷過資金鍊斷裂、瀕臨關門的危機。朱鎔基立下軍令狀保護共和國長子,在政策支持下,國企不僅實施工人大下崗,還從銀行獲得天量貸款。數年後,不僅國企沒救活,還把銀行拖下水。銀行壞賬堆積如山,資金鍊斷裂,只能通過高息攬儲(部分地區超過15%)獲取資金來勉強維持銀行不關門。

銀行危機傳導到社會,即為經濟與社會危機。如果沒有先前的瘋狂信貸,銀行即使卡緊貸款對經濟和社會的影響有限,人們尚能正常生活。但在1990年代銀行業危機期間,各地三角和多角債如一團亂麻,銀行陷入壞賬泥潭,無法實施正常信貸和支付功能。除了高息儲戶被黑掉錢,很多地區的正常儲戶取錢也受到極大限制,大額取錢困難重重。國企工人不是大下崗就是大欠薪,生活異常艱難。

創造出銀行危機後再解決危機。朱修改銀行法加強中央集權,實施政府推動下的無限印鈔,全面推行血汗工廠經濟,推動出口創匯。與此同時體制還成立掩蓋壞賬的資產管理公司、讓一些金融重災區的信用社倒閉以及吞掉高息儲戶資金(宣布高息賬戶作廢,銀行不僅不付息甚至不還本)等方式,銀行業最終走出危機。這種自己創造危機進而解救危機的模式,是典型的中國式從一個勝利走向另一個勝利,大大增強民眾對體制的信心。

21世紀銀行業進入新一輪規模快速增長期。根據中國美元為錨的金融機制,隨著出口創彙和外資進入中國,中國外管局可以增發相應的人民幣給創匯者和外資在中國境內使用,同時中國額外印鈔供體制消耗。在貨幣總量規模的快速增長環境下,1990年代積累的銀行壞賬所佔比例越來越低,銀行業表面進入黃金時代。銀行業對社會的資金供應越來越充足,經濟受到資金支持後也越來越火熱。

2008年底4萬億號令發出後央行瘋狂印鈔,銀行再次大規模放款。彼時中國出口急劇下降,出口企業大量倒閉。在救美國就是救中國的口號下,中國跟隨美聯儲的腳步瘋狂印鈔,而且步子比美聯儲邁的更大。隨著天量貸款的釋放各領域得到充足的資金,尤其央企、地方國企、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很多之前從銀行根本貸不到款的私企,也被惠及獲得可觀貸款。在銀行貸款的支持下,神州到處風風火火進行建設和擴張。

民眾對體制掌控銀行解決銀行危機的能力更有信心。 2009年起中國替代美國成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發動機,雖然美國經濟規模比中國大得多,但中國經濟增長更快,對世界其他地區的經濟支持力度更大,因此受到世界各國的追捧。 1990年代的銀行危機甚至危及政權體制都挺了過來,現在中國經濟實力如此雄厚,若銀行業危機再現,完全可以復製過去的成功來扭轉乾坤,輕而易舉。

技術官僚階層興起使銀行業的操控能力大大增強。 1990年代中國金融系統人才匱乏,從上到下都盲人摸象,上層喊口號動員,中下層貫徹執行,既看不到過程,也無法預料結果。進入21世紀,香港、海歸和本土金融人才大量湧入中國銀行業,在快速發展的信息技術支持下,銀行業的操作水平和風險控制能力獲得大幅提升。銀行業在資金、技術和人才的共同作用下顯得很強大,人們也因此堅信,有這樣強大的技術官僚團隊銀行危機不會再現。

壞賬是怎麼煉成的

中國銀行業經過朱的改造後實際成為美元的衍生系統。表面上銀行業可以隨意印刷人民幣,根源上人民幣以美元為錨,中國印鈔的界限是外儲規模。朱大力推動血汗工廠經濟以及全力吸引外資,到2008年積累1.5萬億美元外儲。隨著美元外儲不斷增多,人民幣按比例大量增發。 2008次貸危機後世界看好中國經濟,美聯儲印鈔產生的廉價游資以萬億美元規模瘋狂湧入中國。

2008年後中國經濟模式從出口導向變成外資依賴,銀行業整體轉向。美國次貸危機後中國出口急劇下滑,中國經濟從血汗出口為主導轉向內部經濟。雖然出口創匯減少,但天量國際游資不斷湧入支持外儲急劇增加。在外儲支持下,中國4萬億經濟刺激變成40萬億人民幣印鈔如洪水般湧向市場,國企、地方政府和私企都大躍進式擴張。只要美聯儲QE印鈔廉價美元游資進入中國,央行即可大規模印鈔支持銀行業大規模放貸。

中國銀行業甩包袱的能力和速度快速提升。美聯儲在2010年11月實施QE2後,沉寂近兩年。 2011下半年QE資金效用衰退,進入中國的美元游資大幅減少,根據與美元掛鉤的原則央行印鈔開始卡緊。銀行業資金鍊相當緊張不得不收緊放貸,但各級擴張正轟轟烈烈展開資金需求量有增無減,這次銀行業的取捨表現出操作技術的長足進步。 1990年代銀行數年大規模放貸,既無目標也無約束,最後被巨額呆壞賬拖入關門邊緣;2010年後央行與各商業銀行認識到貸款和資金風險,及時剎車快速改變大水漫灌模式,卡緊一切可能增加銀行呆壞賬的風險放貸。

銀行業的技術操作促使其他經濟單位改變。銀行業過度關注自身風險卡緊各類貸款,導致經濟出現第一次困境。例如卡死對鐵公基的大規模放款,導致鐵道部萬里大停工,鐵道部被迫改名鐵路總公司,改為國企式資金操作,除要求銀行放貸外還積極尋求地方政府的資金合作,增加債券發放,引誘私企參與鐵路建設,並且大規模拖欠供應商款項。另外,銀行業意識到地方政府的風險,不再對地方政府大規模直接放貸,卡死地方政府融資平台運作,直接導致各地房地產市場冷卻,經濟陷入危機。地方政府不得不積極開拓財源,啟動債券、理財和高利貸的多種集資模式。同理,私企擴張缺錢之際尋求各種借貸方式續命。

2012年後銀行業跟隨美聯儲QE3再次大規模印鈔和放貸。 2012年中期,中國經濟陷入危局的消息傳遍全世界,歐美的大眾廣播電台對中國經濟憂心忡忡。 9月,美聯儲開啟無底線超級印鈔的QE3,大量美元再度湧入中國。中國央行跟隨印鈔,銀行業定向放貸,支持各類鐵公基和房地產的再度火爆。中國權貴和富人手中的資金更加充沛,到全世界採購各種奢侈品,顯得中國經濟風生水起。

銀行業的實操模式出現重大轉變,高度強調資金安全性。美聯儲QE的不確定性導致銀行資金緊張,迫使銀行業轉變重點,高度重視資金安全性。隨著人民幣貨幣總量M2超過100萬億,加上人民幣對美元不斷升值,支持人民幣總量幣值遠超美國,成為遙遙領先的世界第一大貨幣。 2008年末,中國M2為47萬億,增加1萬億美元的外儲,等於基礎貨幣6.8萬億人民幣,按照5的乘數,即增加34萬億,貨幣總量增加四分之三左右。 2012年末,中國M2增加到97萬億人民幣,同樣增加1萬億美元外儲,等於基礎貨幣6.2萬億人民幣,按照5的乘數,即增加31萬億,貨幣總量增加不到三分之一。所以即使美聯儲QE3後大量美元流入中國,對中國資金面的影響也日益減弱,資金緊張成為常態。顯然銀行業操作模式改變,以卡緊信貸、強調資金安全性為主。

面對資金鍊緊張狀況,銀行業不斷實施信貸剝離措施,將資金壓力轉嫁給民眾。信貸剝離的措施看似金融創新,各種新名詞和銀行金融產品不斷湧現,見識短淺急功近利的民眾被各種新名詞吸引,積極跟隨銀行的指導購買各種金融創新產品。對銀行業來說,這是通過對民眾銷售各種金融創新產品,不斷把風險轉嫁給民眾。主要的操作手段有以下幾種:

第一,對私企實施全面的信貸剝離措施是銀行業操作的優先目標。 2008年後,不少私企獲得大量貸款進行投資擴張。但是當投資變成產能後,面對的卻是日益激烈的競爭、不斷上升的成本、不斷下降的銷量、不斷虧損的利潤、越來越難以回收的應收款。一些銀行密切監控私企的壞賬風險迅速採取措施,不過銀行業針對私企狀況沒有貿然採取行動,以免打草驚蛇。銀行利用私企相互之間的熟人關係以及私企老闆缺乏風險意識,推動私企相互擔保,也就說通常說的聯保。如果一家企業貸款出問題,銀行可以追溯其他有錢的聯保私企,從而保障自身的資金安全。隨著越來越多的私企無法償還貸款,銀行追溯關聯擔保企業,更多私企被拖垮。

第二,銀行通過誘騙的手段對私企不斷抽貸。欺騙式抽貸是指,私企貸款到期後銀行假裝繼續貸款給私企,但需要私企先借過橋貸/高利貸,一旦私企借錢還給銀行,銀行便不再放貸,私企陷入高利貸漩渦。隨著大量私企的銀行貸款不斷到期,銀行欺騙式抽貸的方式日益普及。 2013年中期某官媒發表文章提及,中國企業債務約65萬億元,佔GDP的125%,比5年前上升近30%。文章說,“企業龐大債務醞釀的風險越來越高,成了政府債務和影子銀行之後又一大經濟問題,若不及時加以解決,會導致中國經濟全面衰敗。因此,政府、銀行及社會各界應對企業債務予以高度關注,除幫助企業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和升級、提高債務自我消化能力外,更應為企業減輕債務負擔創造寬鬆的外部政策環境”。這種文章實際是吹響號角,要求銀行全面對企業卡緊資金。由於銀行業無法完全卡死國企,只能對私企動刀,不僅完全對私企停貸更全面抽貸。中國私企老闆普遍狹隘和短視,完全不關注此類信息的意義,直到陷入可怕的甚至致命的債務黑洞。

第三,銀行大量推動金融創新規避自身風險。上述文章中提到影子銀行並將其做為一個重大風險部分,但實際上在金融監管超級嚴厲的中國,連具有償還能力的私人集資幾億都會被判死刑,影子銀行根本不可能隨便產生。影子銀行的爆發成長,根本就是銀行業以直接或間接的方式把風險轉嫁給社會。例如,各種傳銷日益猖獗,2012年後各地高利貸瘋狂生長和破裂,銀行直接推銷或欺騙儲戶購買不保本理財項目,汎亞和e租寶等大規模龐氏騙局,P2P等各種新的金融模式,都屬於影子銀行的一部分。影子銀行不停發展和翻新,資金源源不斷進入地方政府的口袋。龐氏騙局曝光後損失的只是民眾,銀行成功避過風險。另外保險公司也快速發展,替銀行業擔負風險投資功能。

第四,銀行在多方面放貸硬指標下採取各種措施將風險轉嫁到民眾頭上。銀行做為體制的資金中樞,其首要任務是為國企和地方政府等大型體制機構輸血,銀行規避風險的主要措施是把各種資金負擔轉嫁到民眾頭上。貪婪又愚蠢的民眾積極從銀行手中接盤,自身放血支持銀行業。同時民眾又是一盤散沙,無法承載重大資金供應,所以要集體拉進圈套,人多力量大。汎亞和e租寶套取資金上千億,很多投資人家庭遭受滅頂之災,但對整個國家經濟來說,千億隻是很小的數字,不到一個大型鋼鐵廠的負債額,更不用說鐵道部負債4-5萬億。大型國企和地方政府運轉尤其以鐵公基、房地產和汽車為代表,都需要銀行大規模融資貸款,而銀行對這些豬隊友責無旁貸。至於民眾,自己鑽的套自己哭著爬出來,就當對深信不疑的萬能政府愛的奉獻吧。

第五,銀行積極推動理財產品銷售,既吸引追求高利率的客戶又轉嫁風險。地方政府大量借貸後,銀行認為地方政府負債過高而緊急叫停地方融資平台不再放貸,為解決地方政府的巨大資金需求,銀行利用強大的渠道網絡推廣各種理財產品。根據中國社科院陸家嘴研究基地金融產品中心統計,“截止到2011年,全國共發售銀行理財產品20270款,同比增長105%,其中普通類產品為18946款(包括55款開放式產品),同比增長122%;結構類產品為1322款,同比下降2%。發售產品的商業銀行數量由去年的81家上升為今年的97家。飆升的銀行理財產品數量一方面展示出了銀行理財產品市場的空前繁榮,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商業銀行由於吃緊的資金壓力變相的通過發售銀行理財產品來攬儲的窘境。相較翻番的普通類產品,結構類產品則是在數量激增的理財市場背景下顯得相對冷清。”從這段話可以清楚看出,銀行在資金緊缺時推動理財產品的動力。 2012年12月,中國社科院發布《中國金融發展報告(2013)》(金融藍皮書)預計“,”2012年全年的發售量將不低於3萬款,募集資金規模流量不低於20萬億元;2011年時,共有94家商業銀行發售銀行理財產品20270款,募集資金規模流量不低於16萬億元。從2012年前三季度來看,發售銀行理財產品23858款,就已經遠超2011年的發行總量。而2012年全年發行量有望比2011年增近30%”。

第六,金融系統為減輕硬指標負擔還試圖推動大規模股權操作。股權操作主要通過兩個渠道:A股市場和PPP項目(公私合營項目)。 1、A股市場:2015年的A股大牛市,通過誘騙關注蠅頭小利的民眾加上巨額的外圍槓桿資金支持,最初效果極好,很多地方政府和國企通過上市融資和股價高位減持獲得豐厚收益,各地方政府和國企雄心勃勃的計劃從股市融資數十萬億,如此以來,銀行為國企和地方政府放貸輸血的壓力急劇縮減,銀行運作將非常安全。可惜好景不常A股突然暴跌引發社會震動,體制暴力救市,國家隊動用數万億操作其中銀行業資金達萬億,大大增加銀行業的資金壓力,意味著A股市場操作目標的最終失敗。 2、PPP項目:體制支持地方政府和國企推動PPP項目,即以體制項目為主導吸引私人資金參與。 PPP項目從2015年正式啟動,到2017年初的規劃規模突破10萬億,遠景目標是超過100萬億。如果該目標實現,私企將為國企和地方政府提供大量資金,銀行業也將很安全。同樣遺憾的是,愚蠢的私企老闆在過去幾年多輪大洗牌中已基本被淘汰完畢,生存下來且持有較多現金的精明老闆並不輕易上鉤,這部分人還記得1950年代公私合營的歷史,對體製本質也有清醒的認識。所以即使公私合營披上PPP馬甲閃亮登場,也沒有多少老闆上當,幾乎所有PPP項目始終處於招商狀態。銀行業減輕資金壓力的意圖沒能實現,只得繼續給國企和地方政府放貸包括支持各種PPP項目。

股權操作失敗後,銀行面對日益沉重的放貸壓力資金壓力不斷增大。對私企收貸後銀行的放貸壓力主要集中在國企和地方政府,表現在三個部分:第一、規模日益擴大的借新還舊。國企和地方政府的債務日益龐大無力還貸,銀行需要進一步實施貸款操作,放新貸對舊貸延期。第二、越來越大的新投資規劃。國企和地方政府為維持社會的樂觀情緒,不斷進行新的投資規劃,資金需求越來越大,需要從銀行獲得更多貸款。第三,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國企和地方政府直接依靠實體經濟生存,隨著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國企和地方政府難以搜刮到更多油水收入狀況不斷惡化,需要銀行業更多放貸輸血補充。銀行面對以上三部分貸款吸金器,資金越來越緊張。

銀行業面對困局通過技術操作緩衝。銀行業既要大量放貸以防止系統性崩潰,又要控制信貸資金防止過度超貸;既要保障整體行業運轉,又要對個體企業單獨管控;既要供應貸款,又要各地方政府和國企挖掘自身潛力盡可能去利用民眾資金;既要讓部分經濟單位爆破,又要控制爆破的社會影響。在上述種種條件限制下,銀行既要保障自身的資金安全,又要把限貸影響控制在低級層面,讓民眾感覺不到自身經濟受到威脅。

銀行在鋼鐵行業的操作清晰反映銀行技術操作的模式特點。鋼鐵行業是銀行信貸的一個大行業,也是典型的混合行業,其資金來自於體制投資和銀行貸款(體制計劃經濟),同時原材料和銷售面對市場(自主市場經濟)。當市場惡化時,鋼鐵行業更需要銀行的信貸支持,維持自身運轉並參與價格競爭。從銀行角度,既要對鋼鐵業控制信貸規模,不能讓各大鋼廠打自殺式價格戰導致銀行貸款全部打水漂;又要不斷貸,以免引發各大型鋼鐵企業直接破產倒閉。基於此,中央體制提出去產能的政策導向給銀行技術操作空間。一方面,銀行卡斷私營鋼鐵業的信貸,私營鋼鐵業被卡死後減少私企與國企的競爭,各大鋼鐵國企的日子好過些;另一方面,銀行控制和減少鋼鐵國企的信貸量,減輕銀行業的放貸壓力;同時,銀行迫使國企實施批量去產能措施,分期分批解僱工人。這種方式多方兼顧,沒有大型鋼鐵企業倒閉,不會造成全國性震動,工人化整為零被解僱很難得到社會關注。

基於上述多種銀行的技術操作,絕大部分民眾陷入各類龐氏騙局被輪番割韭菜。 2008年之前,民眾普遍有儲蓄習慣,4萬億之後,民眾把理財掛在嘴上。銀行把儲蓄利率降到極低水平,同時大水漫灌造成持續通膨,民眾眼睜睜看著手中現金快速貶值。媒體推波助瀾強調大通脹,引導民眾在銀行儲蓄存款的意願急劇下降,期望通過投資跑贏通脹獲得更多收益。趁民眾慌亂之際,銀行理財和各種龐氏騙局都與各級政府合謀積極操作套取民眾現金。隨後每一個騙局的敗露,都意味著一部分民眾的現金打水漂,各種龐氏騙局大爆破,意味著大量民眾不僅沒有實現資產保值增值,甚至本金也被騙走。

2012年後銀行業集中操作房地產。此前銀行、開發商和地方政府各自為政,相互聯繫並不特別緊密,銀行停止對地方政府融資平台貸款後,以房貸的方式主導房地產開發和操作,間接支持地方政府。地產商高價從地方政府手中高價拍地後,以地塊做抵押從銀行獲得開發貸款,然後把樓花賣給購買者,購買者交首付並從銀行按揭貸款。地產商拿到購房者首付和按揭貸款資金後,一部分歸還銀行的開發貸,一大部分繳納地方政府各項稅收,一部分償還供應商欠款,一部分留作企業運營費用和利潤以備後續從地方政府繼續高價買地。

銀行集中貸款推動房價暴漲全力支持地方政府。銀行集中操作前,房貸只是貸款的一部分,跟隨社會中的資金量增長而增長,房價被動逐漸上漲。集中貸款後,地方政府和地產商迅猛推高房價,創造出房價不斷暴漲的輿論和氛圍,引發民眾搶購。媒體和房產中介興風作浪,一次次製造房價暴漲和日光盤的噱頭,給民眾造成房地產需求旺盛房價永遠漲的假象。隨著時間推移,媒體、房產中介和炒房者乾脆撕下面紗,直接宣傳銀行大放水人民幣變毛,房價只會上漲不可能下跌。炒房變得越來越普及,各行各業爭相進入房地產。在銀行帶動的整個社會資金推動下,房地產開發規模越來越大,地方政府獲得巨大現金流又去進行更多城市規劃,尤其是規劃大量地鐵線,把房價暴漲往近郊和遠郊延伸,企圖把房價上漲進行到底。

銀行在集中貸款過程中把自身資金風險轉嫁給民眾。銀行直接貸款給地方政府時代,所有地方政府違約的風險都集中在銀行身上,而經過房地產業的集中貸款銀行風險大規模轉移。通過集中貸款,銀行、地方政府、地產商和房地產中介組織起來,聯手引誘民眾貸款買房。買房者最少繳納20%首付,同時背負80%房貸。房價暴漲後,20%首付足夠地產商建築成本,80%的房貸成為各利益方的利潤,其中地方政府獲得大頭,而地方政府在獲得資金的同時不再對銀行負債,購房者則背負高額房貸成為債務接盤俠。

房奴累并快樂著。隨著房價持續上漲,整個中國陷入買房狂潮。但由於房價高企,大部分民眾無力付全款購房,背負沉重房貸後成為房奴,既消耗既有現金,又背負房貸,還搭進去未來二三十年的預期現金流。民眾變身房奴後都努力工作,削減一切不必要開支,不在乎勞累過度衣衫劣質營養不良,甚至有病也捨不得看能忍就忍,一切以還房貸為核心。當然房價的不斷上漲,也讓房奴感受到無限成功和喜悅,躋身中產的優越感溢於言表。同樣的房子,當房價從2萬漲到10萬,房奴回家的心情從因擁堵不堪而憤懣變成享受美妙的天堂之旅。房奴給自己定下個小目標,拼命工作提早還貸,攢錢再買幾套。

銀行高枕無憂時新的危機出現。銀行把對地方政府貸款轉換成民眾的房貸,風險大幅降低。中國老百姓是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即使吃不上飯,也要想方設法還房貸。有這樣的房奴撐著,銀行本可以躺著數錢,萬萬沒想到,隨著房地產貸款迅速擴大,越來越多房貸變得不再安全,房貸斷供出現了。

房貸斷供規模越來越大導致銀行現金流日益緊張。最初商業地產租金收益高售價高高在上深受炒房客追捧,刺激各地商業地產的瘋狂開發。隨著巨量商舖和寫字樓落成供應嚴重過剩,商舖根本租不出去,炒房客不僅收不到租金,還得支付高額房貸和管理費,相當一部分炒房客棄鋪棄供,銀行難以回收現金。同時各地瘋狂進行住宅項目開發,漫山遍野高樓林立鬼城處處。商業地產和鬼城大量斷供,銀行現金回款大量減少。

地產開發炒作鏈上斷供也越來越普遍。住宅市場過度開發房價不斷上漲,地產商蒐集身份證貸款的比例越來越高,金額急劇增加。在開發商建設和銷售完成後,身份證貸款即擱置。如果這些身份證銷售房能轉售給房奴接盤,銀行還能得到按揭還款,如果銷售不出,身份證貸款斷供,對銀行資金鍊造成很大壓力。 2015下半年大量炒房客、眾籌炒房和中介炒房湧入市場,在一二線城市操作暴漲式炒作,房價快速上漲50-100%,並且從2016下半年輪番爆炒到三四五線城市。這些炒房只出最低首付,以最大比例貸款,買好就不再還按揭,銀行擔心呆壞賬曝光,不敢大量收繳斷供房。所以,在轟轟烈烈的房地產漲價去庫存背後是銀行的過度放貸,房貸從早期的優質貸款變成讓銀行坐在火山口的劣質貸款。

隨著實體經濟走向末日,曾經竭盡全力還款的房奴也越來越多斷供。在銀行集中操作房地產貸款後,不斷從私企抽離資金供應房地產市場,同時銀行也對難以還貸的大中型國企進行控制。隨著私企和國企實體不斷壓縮生產和銷售,相應企業的員工持續被減薪和裁員。民眾盡最大努力變身房奴後各類消費急劇減少,令實體銷售更加舉步維艱。 2015年股市割韭菜,2016年樓市挖韭菜根,2017年一季度舉全年全國之力推高房價,窒息各類實體運營為實體末日板上釘釘。以上每個階段都有一大批房奴陷入經濟困境,失去還款能力被迫斷供。隨著房奴斷供規模越來越大,銀行資金回籠越來越艱難。

銀行業資金鍊斷裂

壞賬堆積如山的銀行資金鍊全面斷裂。包括:1、對央企和地方國企的大規模貸款無法收回,甚至利息都難以收到,通過放新貸還舊貸掩蓋資金困境;2、對地方政府和地產商的大規模貸款無法收回,甚至利息都難以收到,只好通過放新貸還舊貸掩蓋資金困境;3、對私企和紅頂私企的巨額貸款,除了及時從私企抽貸和聯保回款的部分,其他大部分成呆壞賬,尤其紅頂私企直接人去樓空。 4、放貸給終端買房者的巨額貸款,由於遍地空鋪和鬼城,加上實體經濟走向末日,相當一部分已成為高風險貸款,斷供數量急劇擴大。當銀行放出去的所有貸款連收回收利息和按揭都很困難,就注定銀行資金鍊必然全面斷裂。

銀行業深陷泥潭。在1990年代,雖然國企債務幾乎把銀行拖垮,但國企大規模倒閉後銀行等於得以整體切割,民眾仍有較多儲蓄支持銀行基本運轉。隨著血汗工廠的迅猛出口東南沿海經濟極其火爆,出口創匯高速增長為銀行業注入源源不斷的現金流,央行配套大規模印鈔加倍衍生新現金流,最終支持銀行走出困境。而目前,無論國企、地方政府、實體經濟還是民眾都債台高築,出口狀況日益惡化,銀行資產中絕大部分都是呆壞賬。而且銀行無法對國企、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切割還必須繼續注資,否則大量國企和地方政府隨時停轉,但銀行資金鍊正在全面斷裂實際根本無力為別人填窟窿。銀行的困境意味著銀行、國企、地方政府和房地產面臨整體倒閉危機。

國際環境的改變使銀行業走投無路。 2014年10月底美聯儲最終停止QE3,但國際上的廉價美元並沒快速枯竭,歐洲央行從2015年連續不斷QE以及日本超大規模經濟刺激共同增加國際貨幣供應,相當一部分資金進入中國。但歐洲日本只能延緩中國外儲減少的速度,2015年底美聯儲第一次加息就對中國銀行業造成地震。 2016年11月,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預示國際環境將發生重大變化。特朗普就職後,雖無暇顧及與中國的貿易爭端,但特朗普強調中國匯率操控的言論讓人民幣不得不止住貶值的步伐。美聯儲的鷹派立場不斷強化,不僅連續加息,還在6月的會議上提出縮表。在人民幣對美元堅挺、美聯儲加息縮表、中國外儲岌岌可危的三方面作用下,中國央行失去大規模印鈔的空間,銀行業無法依靠大規模印鈔獲得資金來源。在資金鍊全面斷裂和大規模印鈔路斷的背景下,銀行進退維谷左右為難。

外資離開中國的意圖越來越明確,進一步扼住中國銀行業的喉嚨。 2016年3月我在微博說過中國經濟二季度開始空中解體關鍵是外儲,到三季度人們還看不到空中解體的跡象,直到四季度一些人才從新聞中得知中國早在上半年已經卡住巨額外資不允許結匯出境。中國政府多次召開會議要求外資維護中國的金融安全,即要求外資不離開中國,但這畢竟是權宜之計不可能長久。特朗普政府迫切希望美元回流美國,如果美資企業下決心離開中國請求特朗普總統出面要錢,中國必須放行。我在《2015外企大潰敗》中粗略估算過,中國對外資欠債最少5萬億美元,實際可能超10萬億美元,只要很少一部分美元回流美國,壞賬如山的中國外儲就會快速清空。外資隨時離開中國,大大減少央行大規模印鈔的可能性。

中國人資金外逃的意願持續增強,尋找一切可能的機會兌換美元。 2016年中國外儲不斷減少,企業對外投資形成狂潮,安邦、海航和萬達表現格外搶眼,銀行沒想到的是一線城市炒房團的資金也要逃離。京滬深房價暴漲之際,一些早期入場的炒房客悄悄拋盤後並沒進入二三四線繼續炒作,而是換美元離境。一線拋售一套房可以套現幾百上千萬,兌換百萬計美元,白白跑了體制心疼死。為阻攔中國人換匯離境,體制一方面嚴查銀行正規渠道,另一方面嚴厲打擊地下錢莊,不過中國與世界的經濟聯繫早就全方位立體化,只要有一定的關係網都能找到渠道和方式繼續換。所以卡緊民眾換匯最多延緩外匯流出,並不能完全杜絕,民間換匯離境不斷抵消中國努力騙取外彙的成果。

中國經濟領域的愚昧無知和經濟系統的僵化慣性讓銀行業完全忽略世界環境的驟變。 2016年8月初我開始寫《特朗普風暴》,全面分析特美國政治經濟社會外交局勢,明確特朗普必然當選的原因以及分析特朗普未來政策的方向,而中國體制豢養的各種政治經濟專家對美國真實局勢一無所知全部選擇支持希拉里,銀行乾脆閉門造車自顧自操作,繼續加大房貸發放,推高一二線城市房價後又推動三四五線城市,以實現體制房地產漲價去庫存的神機妙算。 11月,特朗普當選總統後釋放出更加明確的經濟信號,而中國一方面對外保持沉默,另一方面內部更加積極放貸,轟轟烈烈高調展開全面去庫存的大躍進運動。 12月美聯儲加息,中國銀行業仍然毫不在乎,繼續埋頭放貸。直到2017年3月美聯儲再次加息,中國經濟界才如夢初醒一般,緊急推出各種房地產限貸限購措施。 4月初在佛羅里達兩國元首會面,特朗普政府強力要求縮減美中貿易逆差,中國經濟界才終於感受到些許壓力,不然還一直坐等笑看特朗普被彈劾呢,不知道人家位置穩如磐石。

房價崩盤是銀行業資金鍊斷裂的關鍵表現之一。銀行資金2017年1季度末已經枯竭,由於信息和銀行操作的滯後性,地產商和民眾3-6個月後才發現資金斷流,市場趨勢明確。 6月中旬,美聯儲加息和縮表的鷹派表態促使京滬樓市氛圍劇變,出現大量拋盤,少數房源價格暴跌甚至腰斬,而5月下旬到6月的房價大幅下跌只是樓市塌方式崩盤的開始。

銀行越後知後覺,災難性後果越嚴重。在銀行內部壞賬如山資金鍊全面斷裂、國內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內資和外資逃離意願急劇增強、國外美聯儲加息縮表特朗普政府呼喚美元回流要求貿易平衡的三重經濟背景下,中國銀行業仍瘋狂放貸。瘋狂過後,銀行只能全面收縮貸款,資金鍊斷裂曝光。隨後銀行進一步限貸,國企、地方政府和房地產失去資金來源大規模癱瘓,反過來進一步暴露銀行的呆壞賬。銀行業呆壞賬曝光後,即使不直接倒閉,也實質癱瘓,馬上大規模降薪裁員。習慣於在金錢海洋中裸泳的380萬銀行從業人員將突然發現自己溫飽都無法解決,不得不加入房貸斷供大軍。銀行大面積癱瘓後,金融業其他功能將連帶大面積癱瘓,另外400多萬金融從業人員同樣面對大規模減薪和裁員。

以上的系統梳理足以明確銀行業資金鍊斷裂無路可走。 2017下半年開始,銀行業資金鍊斷裂、天量呆壞賬曝光和大面積癱瘓勢不可擋。銀行在不斷甩包袱、割民眾韭菜、推動實體經濟走向末日後,也把自己埋葬。
 
2017年6月29日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