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倫敦對 Uber 發牌的啟示 — 由破壞性改革變為共融

2018/7/4 — 21:00

資料圖片,來源: Uber 公司網頁

資料圖片,來源: Uber 公司網頁

【文:盧銘軒(共享經濟聯盟秘書)】

2012 年在倫敦舉辦夏季奧運會前夕,Uber 取得了倫敦交通局核發的營業執照,作為歐洲其中一個最具代表性的城市,在倫敦取得合法經營排照,當然是為各共享經濟平台打了一枝巨大的強心針。可惜時至執照完約前夕,倫敦交通表明因為 Uber 的政策和行為缺乏企業責任而不會更新其營業執照。Uber 事後當然上訴,在將近 10 個月後與交通局一人讓人步,獲發比一般年期短的 15 個月營業執照,再加上額外的執照條件以證明公司改變的決心。

共享經濟平台發展如何,還有望更多觀察,但由這事件我們能看得到的,是共享經濟平台在這幾年發展已有根本上的改變。

廣告

共享經濟平台打著破壞性創新的口號,在全球發展如沐春風,短短六年間,一間沒有自己車隊的公司發展成全球最大的叫車平台,一間沒有自己房源的公司卻擁有多於全球 5 大酒店集團加起來的房源。由只服務一個城市走至全球,由 home office 走至獨角獸,我想沒有很多人會不認同 Uber 與 Airbnb 是這個年代的商業傳奇。

但隨著在不同市場的教訓後,共享經濟平台已由打著的旗號已由破壞性改革變為共融。

廣告

事實上只要留意一下,我們就能看到這數年共享經濟平台的行為,就是為了釋出善意;表達我們不再是盲目消錢,亂打亂撞的初創企業。

共享住宿平台 Airbnb 曾在 2016 年撥款 100 萬美元支持難民,其中包括捐八十萬美元現金給聯合國難民署(UNHCR),以及二十萬美金的旅費額度(交通、住宿等)給如國際救援委員會(IRC)或美慈組織(Mercy Corps)這樣的救災組織工作。

每遇大型天災人如日本震災、加拿大森林火災之際,平台都會都積極媒合災民與免費住宿;最近,他們又發動願意收容難民的歐美屋主,供社工機構引介流離難民作為中途之家,預計將可容納十萬人。

共享乘車平台 Uber 也在 2017 年成立曾在颱風後於澳門提供免費載客服務(而 Uber 澳門在颱風前已因為條例問題停止運作)。

不說那麼遠,在香港也看到不少平台為特別社群提供協助,例如 uberASSIST 專門為行動不便人士提供協助,為不同的慈善團體解決交通煩惱。

一個企業就不同階段重視不同的東西範疇這是合理不過的事,而能夠由一間初創企業走到上市之路亦殊不簡單,當中一定會有某程度的改變去認合市場;可幸的是,不同共享經濟企業似乎也認清了如期打著革新口號自把自玩,不如與不同持份者一起商討究竟要什樣,才能做到新舊共融。

這就是共享經濟平台在這幾年間的改變,這更是 Uber 能在倫敦再新獲得營業執照的原因。筆者亦在此建議特區政府能參考外國政府處理創新經濟的處理手法,批准營業,再看實證結果優化修訂;令各共享經濟平台能在港大展拳腳,令市民有更多選擇。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