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匯率操縱國

2017/8/28 — 16:56

匯率操縱國是指,中國不是市場經濟國家,中國刻意壓低人民幣匯率以獲得出口優勢,從而導緻美國對中國的巨額貿易逆差。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穩定或升值是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的紅線要求,如果人民幣對美元繼續貶值,特朗普將以匯率操縱國的名義對中國實施貿易制裁。

特朗普在競選時極力抨擊中國的不公平貿易系統,首要指控就是匯率操縱。特朗普發誓,要通過對匯率操縱國的懲罰,減少美國對中國的貿易赤字。特朗普對中國的指控獲得美國民眾的廣泛共鳴,不少反特朗普的民主黨政客對此也大力支持。這些民主黨政客的選區,在中國貿易衝擊下遭到沉重打擊,所以在對中國貿易制裁上,他們比特朗普更積極。

匯率操縱國堵死中國體制預備的退路。匯率操縱國表面是人民幣匯率問題,主要影響中國外貿出口,但在中國天量人民幣M2、外儲見底、美聯儲加息縮表的背景下,實際上把體制置於絕境。本來體製備了條退路,即人民幣大貶值,匯率操縱的指控使體制只剩兩條絕路二選一:第一,中國內部超級大通脹,沖垮一切生產和消費;第二,主動消滅大部分人民幣M2,維持最基本的生產和出口。

廣告

匯率操縱的起源

匯率操縱國的起源,並不是反對中國貿易的聲音,而是美國知識分子集團支持全球化,讚揚並鼓吹中國崛起的論調。

廣告

在衡量經濟的方法中,有一種是按照名義匯率計算。按照美元兌人民幣匯率1:6.8,中國GDP不斷縮小與美國的差距。 2016年,美國GDP是18.6萬億美元,中國GDP是11.2萬億美元。

按照購買力平價計算,美國專家認為中國真實GDP已超過美國,考慮到中國還一直宣傳GDP將保持6.9%的增速20年以上,屆時中國GDP將超美國一倍,成世界第一。美國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Joseph Stiglitz在2014年12月發表文章說,中國GDP總量按購買力平價計算已經趕上美國,2015年是中國世紀元年。順便說明下,這位諾獎得主可謂美國一線經濟學家的代表,在克林頓時期曾任克林頓經濟委員會主席,他關於中國的其他主要觀點還有,中國將主導世界新規則,2017年中國已經進入小康社會。

美國企業踴躍到中國投資投機。根據中國GDP的飛速增長,美國專家給美國企業描繪出一個巨大的美好的中國市場,這個世界上流著奶與蜜的地方,除了迦南地,還有中國,美國企業與其在競爭慘烈的美國市場苦苦掙扎,不如到廣闊的中國市場撈金。美國企業對中國無比嚮往,漂洋過海去發財。

中國政府默認美國專家的中國崛起論。美國專家的測算真切證明中國已經崛起,而且全世界都知道,美國專家是權威、科學、客觀、公正的象徵,美國專家都說中國崛起,那肯定是崛起了。中國政府喜不自勝,謙虛的表示承認美國專家的結論,中國仍然是發展中國家,不願張揚已經超越美國的事實。

特朗普同樣關注購買力平價測算。美國專家的購買力平價測算,對美國企業主和美國民眾來說都很真實。特朗普是企業主中的一員,一方面,企業主之間的交流都在討論中國物價低、市場廣闊、黃金遍地,另一方面,中國人去美國買特朗普集團開發的豪宅,動輒幾百萬上千萬美元,很多都付現金,一個個富得流油,給特朗普以切身衝擊。特朗普的市場主要在美國,與眾多中小企業主和民眾一樣,越來越覺得美國生活成本過高,商業和工作處境艱難,中國搶走美國太多生意。

特朗普在競選中反复說They are killing us。特朗普競選集會時,每到一個地方都考察一番。儘管他一直反對美國的貿易政策,了解貿易政策對美國經濟的損害,但親眼目睹美國各地製造業大衰退的慘狀,還是遠遠超出他的想像而深感震撼,每個廢棄工廠背後都有一批美國中產失去工作。他在競選中多次說,他開發房地產項目和經營酒店,希望買美國產品,哪怕價格高,但市場上很難找到美國製造。在所有美國流失的製造業中,大部分進入中國。中國不僅搶奪美國人的工作,還佔據美國總貿易逆差的主要份額,賺走美國人的錢,讓美國人變窮。

人民幣停止貶值

特朗普抨擊中國匯率操控,要求人民幣升值,實施公平貿易。按照美國專家的購買力平價測算,美元兌人民幣的實際匯率在4以下,所以中國人民幣應該對應升值到4或者4以下,只有這樣,美國和中國貿易才在一個起跑線上競爭。但中國操縱人民幣匯率,在美國競選如火如荼之時,人民幣貶值速度反而加快,一路衝到接近7。根據眾專家預測,人民幣還將繼續貶值到7.8 – 8.0,增強對美國的出口優勢。特朗普對此怒不可遏,要求盡快調查中國匯率操控,如果必要,將對中國實施懲罰性關稅。

人民幣兌美元停止貶值。特朗普就任總統後,中國體制儘管心存僥倖,但還是出於莫名恐懼,停止了人民幣貶值,暫時保持匯率穩定。而且隨著美元指數下跌,人民幣對美元相對升值,但同時對其他貨幣保持穩定。中國體製曲線救國企圖逃避特朗普的匯率操控抨擊,繼續保持對世界的出口。

人民幣對美元穩定升值成不可逾越的紅線。我在絞索一說過,特朗普眼裡只有美國利益,其態度和行為視錢而定,在對待人民幣匯率上,特朗普的這種態度非常清晰。特朗普把人民幣匯率和對中國巨額貿易逆差,看作關乎美國生死存亡的問題,他的競選承諾中一部分問題可以妥協折中,但貿易問題絕對不能。

人民幣對美元升值是特朗普需要和期望的。如果人民幣對美元升值,美國貿易對中國貿易逆差會減少,製造業會回流美國,給美國中產創造更多就業機會,這樣的話特朗普態度就會緩和,不再說中國是匯率操縱國,也有一定耐心等待貿易赤字減少和工作機會回流美國。人民幣升值幅度越大,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越好,越樂意與中國合作。反過來,如果人民幣對美元回到貶值軌道,特朗普就會再度抨擊中國匯率操控,並且隨時對中國採取緊急制裁。

匯率是國際經濟的基點。特朗普把匯率操縱當成解決中美貿易平衡的關鍵問題,對於中國體制,匯率操縱國的指控遠遠超出外貿範疇,斷掉中國體制的退路,讓體制直面生存危機。

811匯改

2008年後,中國經濟以房地產為主導,鐵公基為支持。隨著大量資金湧入房地產,房地產價格波浪式上漲,一浪更比一浪高,越來越多人相信房價永遠漲。

房價永遠漲逐漸形成全社會共識。體製印鈔速度不減,人民幣越來越不值錢。一部分人換美元做對沖,但當時美元對人民幣升幅有限,加上主流媒體和喉舌經濟學家的引導,多數人認為沒必要換美元,或者根本沒想過換美元,買房保值是首選。在房價的一輪輪上漲裡,買房炒房的都信心十足,中國房價不可能跌。

中國外儲開始不增反減。當多數人跟隨社會輿論,把資金都用於買房炒房,少數人則順勢賣房賣地,套現人民幣換匯離境;實體經濟在高房價中走向末日,外資開始成規模撤退,也要換匯出境。雙重衝擊下,中國外儲不斷減少。我的新浪註冊就在那個時候,因為單獨用名字王尚一註冊不通過,當時是2014年,所以順手加上後綴2014,然後註冊成功。 2014年底我開始玩新浪微博,農曆春節時發微博號召換美元,“即使匯率暫時不會有太大問題,不代表平安無事。現階段,平民換美鈔的路上,是與權貴和外資加速度賽跑,跑的快才可以換到手。就像去食堂打飯,小黑板上價格沒變,去早的從容打一份,去晚了各種擁擠踩踏,去的太遲,飯沒了。最關鍵,錯過這頓再沒下頓。跑快點! ”

811匯改產生。 2015年股災後,大量資金從股市逃頂換匯離開中國,對外儲形成巨大壓力和威脅,即股匯雙殺。面對危機,體制在8月11日實施匯改。體制在瘋狂印鈔救股市的同時任由人民幣貶值,引發金融領域大震盪,導致更多資金恐慌換匯逃離。 811當天我發微博,“今天的人民幣貶值只是開始,未來還將貶值千倍萬倍,而美元是基礎的保值手段。賣房子賣廠子賣股票,換美元,刻不容緩。”。匯改的負面影響遠超預期,體制很快停止匯改,並且犧牲人民幣國際化以維持匯率穩定。接著重回老路,大印鈔,房地產漲價去庫存。房價再度上漲。

811匯改暴露體制的冷酷內質。 1990年後,中國大學系統提供越來越多畢業生,科班出身的經濟金融專業人員不斷充實體制,中國經濟金融技術官僚系統逐漸成形,並不斷完善。這些技術官僚在大學裡學習的是出口導向,即貫徹體制頂層提出的血汗工廠經濟模式,他們的根本特點是,為了經濟增長的所謂偉大目標,可以冷酷的採取任何殘忍甚至毀滅措施。血汗工廠政策導致中國資源環境和農田遭到毀滅性破壞、大量國企解散並轉給私人、幾千萬國企職工下崗、數億農民背井離鄉謀生以致中國基礎的農村家庭模式瓦解,而技術官僚職位不斷升遷,隊伍不斷壯大,集體力量越來越強,冷酷的思維模式越來越固化。與中共早期歷史相比,當前體制更冷酷更血腥,技術操作上有極大提升,摧毀力更強大。

811匯改也反映體制思維模式從未改變。 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後,中國由出口導向轉為外資依賴,經濟形態發生根本變化,但體制系統和隊伍並沒有變。所以當外匯面臨危機,體制立即執行811匯改,瞬間回到1994年的模式,實施人民幣貶值來挽救出口,也就是重啟血汗工廠的出口導向模式。

811匯改的嘗試預示體制已備後路,即人民幣大貶值。隨著人民幣M2快速增長,外儲快速消耗,外匯危機日益臨近,隨時爆發。根據中國體制的經濟金融運作模式,811匯改屬於探路,也是未來的預演。表面上,811匯改失敗,還犧牲了人民幣國際化,但是因此看到整個社會的反應,從測試的角度是成功的。在未來,體制如果再遇外匯危機,將復制811匯改模式,並且改為加強升級版。

大貶值路斷

體制的最後手段是人民幣匯率大貶值。按照動態金融測算,160萬億人民幣M2,1萬億美元真實外儲(體制可實際動用資金),體制可直接將人民幣匯率貶值5倍,從當前美元兌人民幣的6-7,貶值到30- 40。當然,這是名義匯率,彼時美元成稀缺品,實際匯率可參考前蘇聯解體後或委內瑞拉的現在。

預備大貶值的模式是,先支持M2增長,再實施匯率貶值。如果匯率是30,1萬億美元外儲等於30萬億人民幣,按照貨幣乘數4-5,M2為120-150萬億。如果匯率是40,那就是40萬億人民幣,M2為160-200萬億。據此,中國體制的印鈔高線大約是200萬億人民幣。如果外匯管制措施嚴厲有效,可以考慮上浮10%,即220萬億。這個估算是想展示,811匯改屬於試探,體製做了匯率大貶值的準備:如果形勢不穩,體制隨時大貶值;如果形勢較穩,M2可以繼續增長,讓房價再飛幾年,等貨幣極限達到220萬億,再突然貶值到40。

人民幣大貶值是中國體制的必然選擇。貶值的根本利益主要有兩個: 第一,讓所有肉都爛在鍋裡,尤其是阻止外資換匯離境。我2015年初分析外企大潰敗時,保守粗算外資可能擁有5-10萬億美元資金。保守在於應該嚴重低估了外資的資金量,不過已經足以說明,中國外儲根本無力應對外資撤退。如果人民幣匯率貶值到40,外匯償付壓力則大大減輕。

第二,重回血汗工廠出口模式。人民幣不斷超發湧入房地產市場,房地產在一段時間內能吸收通脹,但長期必然釋放通脹。在房地產釋放的通脹壓力下,中國生產成本不斷上升,大量工廠向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轉移,出口換匯越來越艱難。隨著人民幣接近200萬億,通脹壓力越來越明顯。在生產領域,2016下半年開始,原材料和零部件價格暴漲,全面擠壓企業微薄的利潤空間,尤其電子元器件價格暴漲,令中國的主要創匯產業岌岌可危。體制採取各種措施支持電子行業確保出口,但都無法抵消日益劇烈的通脹。最終體制只有一條路,大幅貶值人民幣,讓實體生產和出口起死回生。

中國體制匯改嘗試時,不知道特朗普風暴正在形成。特朗普宣布參選後,提出各種政治主張,各地演講都贏得大力支持。在美國政治歷史上,從來沒有一個政治人物,從競選之初就獲得如此眾多民眾的熱烈追捧。特朗普作為沒有任何政治經驗的參選者,主要競選主張在於貿易、經濟和就業,在共和黨初選中令其他璀璨的政治明星黯然失色。可惜整個世界如同盲人,看不到特朗普當選的合理性和必然性。中國體制與美國大政府集團緊密合作,迷信美國大政府的宣傳機器,希拉里必然當選,因而高枕無憂。特朗普當選後,中國體制仍認為特朗普不足為懼。

中國體制在特朗普施政五個月後驚醒。特朗普沒有被彈劾下台,也沒有被刺殺,而是面對民主黨大政府的各方攻擊和重重困難,仍然堅持緩慢兌現自己的競選承諾。更重要的是,中國體制終於意識到,特朗普為了美國利益,可以拋棄任何規則。

特朗普的MAGA和America first ,對中國造成巨大壓力和威脅。特朗普當選總統後,日本首相安倍、企業代表豐田章男、金融投資大亨孫正義,都去拜見特朗普,承諾幾百幾千億美元投資。特朗普龍顏大悅,不僅淡化與日本的貿易逆差,還表示堅決與日本站一起。特朗普對日本的態度反過來也說明,如果誰損害美國利益,特朗普也立即翻臉不認人。

特朗普堵死了人民幣大貶值的退路。如果人民幣大貶值,中國出口猛增,經濟循環昨日重現,中國體制可以保住生存基礎,只有外資損失最大。特朗普上台後,很多美國大企業都反對特朗普並向中國示好,一旦人民幣大貶值,大企業遭受嚴重損失,又必然回頭找特朗普哭求救援。特朗普秉著美國利益至上的原則,根本不計前嫌,會徵繳所有中國在世界各地的資金和資產以彌補美國企業的損失。同時,特朗普會對中國大部分產品徵收百分之幾百的關稅,卡住中國進口。即使少數中國產品能出口到美國,美國也會截留貿易款項,還是用以彌補美國企業的損失。人民幣大貶值變成不可能的選項。

體制的絕路抉擇

中國金融系統是即將崩潰的堰塞湖。主要涉及以下幾個方面:第一、高達160多萬億的人民幣M2按目前匯率遠超美元總量;第二、中國名義外儲從4萬億降到3萬億美元,除呆壞賬外,實際可動用外儲見底;第三、房地產市值保守估計300萬億人民幣,隨時賣房套現換匯;第四、外資坐擁巨額人民幣現金,保守估計5-10萬億美元,隨時申請換美元離境;第五、中國目前是外向型主導的經濟,需要與國際市場保持全面聯繫。

體制剩下兩條絕路二選一。第一條路,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人民幣M2保持在160萬億以上,外儲枯竭,大通脹摧垮生產和生活。

高高在上的樓市隨時令中國外儲崩盤。按照目前的房價和匯率,比如,賣一套北京上海深圳的房子,平均可得1000萬人民幣,賣70萬套就是7萬億,即1萬億美元,可以把中國真實外儲掏的渣都不剩。

中國體制嚴控外匯流出,但效果甚微。 811匯改後,體制醞釀和出台各種措施,嚴厲查處和限制換匯離境。但中國目前是外向型經濟,外企和私企要出口,必須與國際保持經濟關係,換匯群體和渠道不可能全部堵死。隨著房價見頂,國內經濟環境持續惡化,越來越多人想方設法套現換匯。

所有貪婪者都在等最後一刻。無論外企還是中國富人,對中國的信心都越來越脆弱,但貪欲無止境,都想賺最後一個銅板。他們必須等到某個時刻,被什麼事件刺激,忽然瘋狂逃離,形成慘烈踩踏。我2015年後就強調,換匯進入按強分配模式,踩踏時,讓領導先走,領導的僕從隨後,然後就沒有然後。

大通脹摧毀中國商品生產和民眾生活。自微博開通我說過多次,“把通脹進行到底”,“ 大通脹將令人目瞪口呆”,一些被排除在中國經濟生活之外的人,坐井觀天盯著幾個肉菜價格喊通縮,完全忽視房價房租、醫療教育、交通運輸、品質食品、各種人工、各種原材料價格都持續大幅上漲的現實。把眼光放長遠些就會發現,從來沒有將來也不會有什麼通縮,在大通脹背景下,肉菜價格下降只會摧毀農業,而摧毀農業的最終後果是更加恐怖的糧食通脹。

2016年二季度我再次明確,大通脹將從四季度爆發。四季度開始,各種原材料和工業零部件價格暴漲,而且隨時隨地繼續上調。終端產品企業為保持市場競爭力,不敢對終端消費品大漲價,在微薄利潤下因大通脹而陷入困境。隨著印鈔效應繼續傳導以及供給側改革,上游漲價風潮愈演愈烈,波浪式摧毀下游生產企業,也就是我幾年來反復強調的中國實體經濟末日。原材料價格不斷上漲,生產企業一波波倒閉,每波倒閉都意味著供給減少,出於供求關係剩餘企業隨之提價。當越來越多的貨幣,只能購買越來越少的產品,通脹必然進一步加劇。

中國體制如果堅持保持160萬億以上M2,中國經濟將以小刀割肉的方式瓦解。步驟基本如下:1、實體經濟末日。生產企業大部分關門,剩下寥寥無幾。 2、大通脹和大規模失業。在通脹壓力下,企業倒閉潮引發失業潮,越來越多人陷入生存危機。 3、外儲清空。各路資金爭相逃離中國,形成踩踏。 4、逃離的中國人在國際被追剿。中國拖欠歐美日等國的巨額外匯資金,屆時這些國家必然追繳中國人帶出中國的資產做補償,甚至不惜發起人身傷害行動。

當前中國經濟全面瓦解和外儲清空已到達臨界點。中國系統性危機已經爆發,即使特朗普絞索不收緊,中國體制也難撐過一年。一年時間貌似很長,但對於體制和一個14億人口的國家來說,一年就是近在眼前,比一個人的一天還短暫,眼睛一閉一睜一天就過去了。

第二條路,人民幣匯率保持穩定,內部收縮M2規模與外儲匹配。收縮M2規模是說,比如現在M2為160萬億,對應只有1萬億美元外儲,外儲隨時被清空。反過來,體制可以按照1萬億外儲,即6-7萬億人民幣,再以貨幣乘數5,即M2壓縮到30-35萬億或以下,回到2005年之前。

收縮M2有幾方面好處:1、外企的巨額現金大部分化水。 M2急劇收縮可以消滅社會大部分資金,尤其外資,但M2收縮完全是中國內部事務,西方勢力只能乾瞪眼;2、降低各類成本支持實體經濟,重新促進出口。 M2大收縮後,房價歸零,房租低廉,實體企業的相關成本大幅下降,出口競爭力恢復,生產逐漸復蘇。 3、換匯行為基本停止,較易保外儲。 M2收縮後,民眾現金大部分清零,最多能維持基本生產和生活,沒有餘錢換美元,外儲就安全多了。

體制初步選擇第二條路。 7月中旬中央金融會議召開,會議內容明確中央政策大逆轉,體制初步放風將走第二條路。 10天后的政治局會議也基本確認走第二條路,隨後財經媒體的各種放風。中央和地方的各種政策都在為第二條路做鋪墊。

第二條路還未全面上道。從7月中旬到8月中旬,雖然體制打垮房地產的意圖非常明確,但尚未開始縮減M2,央行仍然在釋放資金以維持經濟局面。結合北戴河會議和19大組織內部重組,體制未來一兩個月主要還是做鋪墊,短期維穩。考慮到經濟形勢的緊迫性,19大可能提前召開,並明確選擇第二條路。

如果深刻理解特朗普,了解特朗普對中國的匯率操縱國指控,就可以清晰看出中國體制的政策選擇。近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持續升值,不少人歸功於體制的強大操控能力,其實這正是特朗普絞索的威力所致。有些夢做著做著就醒了。

 

2017年8月25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