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五常欠一個解釋

2018/5/9 — 14:58

張五常(資料圖片)

張五常(資料圖片)

在網上偶然見到張五常2010年一篇舊文章,當中有兩段話:

「任何人,只要可以工作而又願意工作,無論工資多低我們要讓他們工作——這是我信奉不疑的。敬業樂業是人的權利,奇怪是高舉人權的眾君子也往往高舉最低工資。說不通的邏輯那麼淺,是真的不知道嗎?還是因為政治遊戲的需要呢?」

「如果用最低工資保護勞工,市場的競爭就再不保護了。這也是不需要學過的正確無誤的經濟學。」

奉「自由市場」為圭臬的經濟學者喜歡說,支持最低工資的人有政治目的,或乾脆形容為政客爭取選票的搞作。但為何替工人發聲是政客所為,而力保所謂市場競爭的人又不是---站在僱主角度---出於政治遊戲的需要呢?關鍵在於經濟學者深信自己站在客觀理性的一方,掌握正確無誤、有若自然科學般可靠的知識。情形像他們知道太陽從東方升起,有人居然唱反調,肯定違反科學常識,若非愚昧,便是別有用心之所為。

廣告

但這些經濟學者的過人自信站得住腳嗎?

以香港為例,最低工資自2011年5月實施至今,剛好七年,但調查顯示,它沒有對經濟造成重大影響。當初大力反對最低工資的張五常、雷鼎鳴、王于漸等,恐嚇市民推行它會好心做壞事,導致失業率上升,但實情如何?如果他們深信自己的主張是科學知識,當這些主張與事實不符時,好應該向公眾解釋他們為何出錯---這是科學人應有的態度。若無圓滿解釋,就乾脆認錯,收回以前的定論,而非不了了之,扮無事而繼續以掌握真理的姿態去宣揚其理論和建議(例如王于漸仍不斷鼓吹公屋私有化,完全沒有吸取領展的教訓)。

廣告

事實上,連《經濟學人》,在2012年也指出,越來越多學術研究顯示,最低工資可收窄工資差距,而不會損害就業情況。學者許寶強亦曾經撰文介紹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卡德(DavidCard)和克魯格(AlanKrueger)於95年發表的研究Myth and Measurement:The New Economics of the Minimum Wage,並引述經濟學諾貝爾獎得主JosephE.Stiglitz的講法,指「卡德和克魯格的研究迫使我們無法否認最低工資『就算真的會帶來負面的效果,也不會大到哪裏』。Stiglitz並指經濟學界中專研勞動就業的勞工經濟學家(laboreconomists),往往對最低工資導致失業上升這教條抱有極大懷疑(Stiglitz2002)」

如果張五常等人仍相信自己正確無誤,那便應該向大家解釋清楚,為何他們預測的事情沒發生,究竟在哪裡出意外,這些意外為何不足以推翻他們的自由市場至上理論等等。

 

#政治 #經濟 #哲學

參考:一、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