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強積金真的跑贏通脹?

2018/3/13 — 17:44

基金經理舞弄數字,吹捧自己成績,無可厚非,但法定機構企圖粉飾政績,可能令一些不好的政策延續,香港人便要打醒十二分精神。積金局上月舉行基金表現記者會,宣佈強積金推出17年,跑贏同期通脹。翌日〈強積金跑贏通脹〉成為各大傳媒標題。不過,積金局沒有告訴你,所謂「跑贏通脹」其實是一場數字遊戲。

積金局比較時間長達17年,數字指強積金由2000年12月推出起,至2017年12月的年率化回報是4.8%,高於同期1.8%的通脹率。要找出強積金是否跑贏通脹,可以追蹤期內的淨資產及供款變化,再假設有關資產及供款完全跟隨通脹走勢的情景(見附圖)。

附圖中的藍線是現實中強積金的淨資產(淨供款加淨投資回報)走勢,紅線則是假設強積金的淨資產及淨供款每季跟隨通脹調整的表現。藍線的走勢較為波動,原因是強積金多投資於股票資產。當藍線高於紅線,即是這段時間強積金的累積表現勝過通脹,反之亦然。

廣告

從圖表看,讀者不難發現,最近一次強積金累積回報跑贏通脹的走勢,是發生於2016年底之後,主要受惠於去年強勁的股市表現。再往前回看,強積金斷斷續續間或跑輸通脹,但整體上一直無法與通脹拉開距離。

17年來無法與通脹拉開差距

廣告

有點年紀的讀者會記得,強積金推出初年,是「一蚊一隻雞」的年代,香港正面臨通縮期,經歷科網熱爆破、911恐怖襲擊、負資產潮、2003年沙士,通縮期一直到2004年底才結束。理論上,這段時間內,打工仔儲下的一分一毫,原封不動,購買力都會有升無跌,這4年通脹是在讓賽。所以「強積金跑贏通脹」,要視乎你站在甚麼時間點比較,在2017年底看,強積金確實跑贏通脹,但在2016年強積金是跑輸通脹,假若金融市場往後再經歷一波調整,所謂強積金跑贏通脹的走勢又可能結束。

為甚麼強積金推行17年來,仍然未能與通脹拉開距離?這與基金公司的收費息息相關,負責管理強積金的基金公司,按管理的資產收費,反映在強積金的開支比率當中。雖然強積金平均開支比率歷年呈下跌的趨勢,但過去13年,只是由2.1%下跌至1.55%,減價幅度相當少。

附圖黃線是自2005年基金公司未扣除收費前的強積金資產走勢(即同期淨資產值加回強積金開支費用),一比之下便會發現,收費前的強積金資產,是長期跑贏通脹,也與通脹差距越拉越開。巨額的強積金管理費,蠶食了打工仔大比例供款,是強積金無法與通脹拉開距離的元兇。

收費蠶食供款 應改革制度

要改善問題,降低強積金收費固然是可行的做法,但核心問題或出於強積金制度本身。英國卡斯商學院2014年為基金收費制度作研究,假定了三種基金收費方式。第一種是按管理資產(AUM)收取固定比率1%,類似強積金的方式,是最廣泛利用的方式;第二種是「不對稱收費」,除了按AUM收取1.5%,同時會按投資者的賬面利潤收取15%表現費用,這做法常見於對冲基金。

第三種做法,稱之為「對稱收費」模式,基金經理與投資者同甘共苦,當投資者賺取利潤時,基金經理可收取當中一半作收費,但如果輸掉投資者的金錢,要承擔一半的損失。

學者以三種收費模式,再模擬計算出10萬隻基金過去三年表現,與富時100指數同期作比較。結果發現,第一種收費模式,對投資者最搵笨,對基金經理最有着數。道理很簡單,按管理資產徵收固定比率的費用,不論賺賠,基金公司照樣向投資者抽水,是一門穩賺不賠的生意。至於第三種基金收費模式即「對稱收費」,則對投資者最有利,在三種收費模式當中,可取得較高的回報。

積金局一直研究如何推動減費,又可否研究引入不同收費制度,讓打工仔多一個選擇?退後一步,就算不要基金經理甘苦與共,當投資者蝕錢,基金經理可否減低收費,不要賺到盡呢?

一分錢一分貨的謬誤

傳統智慧指一分錢一分貨,先旨聲明,不適用於強積金。幾年前,曾經有位強積金中介人言之鑿鑿,指如果管理費規限在0.75%或以下,強積金只能以追蹤指數的方式去管理,絕對請不到好的基金經理,到頭來損失的只有打工仔。事實上又是否這回事?

就以股票基金為例,根據積局金收費比較平台的最新數據,收費比較平的基金,大多數追蹤指數基金,例如基金開支比例低至0.71%的「東亞香港追蹤指數基金」,五年期年率化回報超過9%。至於收費一點也不便宜、專注港股的「友邦強積金優選計劃」(基金開支比例近2%),五年期年率化回報連6%也沒有。

為更有系統地了解收費與基金表現的比例,〈金融中心〉從積金局的數據,收集了最受歡迎的三種基金,即是「股票基金」、「混合資產基金」、「債券基金」合共400多個基金的表現與收費比例,分別分析三種基金的五年回報與最新基金開支比率,如果收費與回報成正比(即是高收費高回報),應該存在一個向右斜上的趨勢。

在50隻債券基金當中(附圖),卻得出向低左斜上的趨勢,趨勢線的決定系數(R Square)值達0.5(即基金開支比率可解釋近5成基金回報的變化),換言之,收費越貴的基金,有表現越差的傾向。

巧合的是,表現最好的債券基金,正是收費最便宜的「恒生強積金智選計劃—環球債券基金」,基金開支比率低至0.78%,但五年期年率化回報卻有2.67%。反而收費最貴的「銀聯信託BCT(強積金)行業計劃」,基金開支比例高達1.87%,五年期的年率化回報卻錄得負1.9%。

〈金融中心〉另分析170多隻股票基金中及200多隻的綜合基金,發現從數據上,它們的基金收費和表現,也找不到任何關係。

投資者都明白過往表現未必是未來表現指標。換個角度,既然貴或平也無保證,選購收費貴的基金,只是保證基金經理穩賺巨利。在爛橙和爛到透的橙之間,應當如何選擇,清楚不過。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