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極落後到極超前 北京數碼生活小記

2017/4/28 — 18:23

早前網絡瘋傳一批圖片,指北京有場婚禮,伴娘將支付寶的收錢碼掛在胸前,向賓客收取人情。

早前網絡瘋傳一批圖片,指北京有場婚禮,伴娘將支付寶的收錢碼掛在胸前,向賓客收取人情。

【文:泥鯭】

(非曲線,除了中國,聽聞非洲及印度流動支付都發展得很快,點解呢?)

十年前,剛剛和同事在北京國貿的金湖茶餐廳吃完晚飯,準備打車去朝陽門錢櫃唱K,冬日的北京寒風刺骨,穿了秋褲保暖內衣都抵禦不了四方八面鑽進來的寒氣。我站在馬路的這邊,朋友站在馬路另外一邊,企圖包抄攔截出租車,在國貿門口想打車的人無數,車上有客的出租車也無數,我們最後等了兩小時,放棄,走路回家⋯⋯

廣告

夜深12點,加班後,拖著疲倦的身軀回到家裹,開門,開燈,啪啪,依然是漆黑一片,電錶預存的錢用完了!連忙摸黑去找電筒,在微弱的光線底下找到北京電力公司的電卡,下樓到物業管理處想把電卡充值。妖,北京銀行專用的充值機不接受招商銀行卡。打95558到電力公司找到最近的營業廳地址,乘出租車過去充值。回到家成功重啟電力,已經是凌晨的2點半⋯⋯出租車司機給了我一堆霉得連梅菜都不如的一塊、五毛、兩毛的紙幣,擱在桌上,連忙去睡覺。

發現連不上互聯網,家用寬頻到期要付款,打車到最近的網通東單營業廳排隊付款,和一眾大媽排了整整一個早上的隊。

廣告

週六一早,騎著一輛新的捷安特山地自行車出遊,先到和合谷陽光100店吃早餐,在門口擱下單車,上了U型大鎖,入店點了豆腐腦和油條。15分鐘吃飽出來,我的座駕已經失去踪影,估計是剛被盜了。深呼吸一下,去家樂福再買一輛同型號的回來⋯⋯

十年後,天寒地凍,拿著智能手機,打開神州專車約了一輛7人商務車去機場,車正在崇文門正義路開過來,10分鐘後商務車已經在樓下等我。到機場後,以微信支付付款。

有點餓,想出門吃個餐蛋麵,在小區樓下找到一輛摩拜自行車,用微信掃描了自行車的二維碼,手機以藍牙和自行車溝通,開鎖。騎自行車到金湖門口停下來,立即把自行車鎖上,完成了還車手續,租金1元。從鎖上自行車一刻開始,自行車如果被偷了已經和我沒有關係。吃完公仔麵以微信支付結帳,沒有要袋起像梅菜零錢的煩惱。

到朋友家去吃飯,朋友夫婦生了三個小孩,沒有空招待我。我坐在沙發上,開了電視機,在歌華有線的VOD平台,選了 “The Big Short”,以手機掃描電視機屏幕上的二維碼,以電子錢包支付了五塊錢,電影立即播放,自己招呼自己。

回到家,電錶又沒有電,家居寬頻因還沒有付款而停止服務。立即為電錶充值,並以手機交了寬頻的月費,一切家居運作恢復正常。還有醫院掛號、婚姻業務預約等等,都可以用智慧手機搞掂。

大陸流動支付發達,乃因為金融基建起步太遲,兼缺乏完善個人信貸制度,故直接跳過信用卡搞流動支付,由極落後一下子跳到極超前,這樣的個案萬中無一,香港的發展軌跡不同,自然難以比較。

再者,國內人口多,市場大,以前社會上各部門的辦事效率奇低,導致到生活上各種各樣的無奈。香港地方小,從來衣食住行都非常方便,又多選擇,辦各種各樣的事情,一般只是舉步之遙,普遍亦非常有效率。香港信用卡的信貸制度完善,加上八達通、自動轉賬、網上銀行,已經是非常方便。香港在這個比較高起點上,即使智能手機同樣普及,在香港發展智慧城市服務,移動支付,為市民帶來的好處,並不是非常明顯,這與在國內發展智能城市配套為市民帶來的生活效率上跳躍式改進無法相比。結果是後發優勢,令行為改變更為容易。

而且電子支付要賺錢,一定要借用戶big data,大陸民眾對保護私隱意識較弱,除了生活便利之外,現在愈來愈多人透過微商戶口做生意,在賺錢+便利,與保護私隱之間,恐怕大陸民眾想也不想,便寧願繼續擁抱流動支付,掌握了big data,又可以搞AI,香港現在走的路,是發展軌跡的一種取捨。

 

原刊於獨角財經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