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看李伯(上)

2018/3/17 — 12:57

李嘉誠,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李嘉誠,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老實講,一出道做財經記者,不久便和香港首富李嘉誠結下不解之緣。由早前和他細仔楷楷打交道,到後來終開始要問候佢老豆,搞上長和系,大大小小新聞數之不盡。

不說別的,我打工生涯最長的一個工作天,朝九翌日三時放工(老實講,較很多人,尤其會計師認真小兒科),就是楷楷的電盈雙重聲明事件;再後來,對於仍屬新人的我,突然收到和黃然宣布NEC買佢半成香港3G業務,打破周日的寧靜和諧,又係你。所以,若說我對李伯真的千言萬語未曾講,也應能理解。(當然,自問對比仍在報界的前輩,我對長和的緣份便相對薄如紙了。)

老實講,年輕時對李伯印象認真麻麻。佢老人家當年買起希爾頓酒店,令在希爾頓打工打足廿幾年的老頭子一下失業,為父之仇恨,做兒子的自然記在心頭。再者,於未曾問過我的情況下,李伯幾乎一手包辦我和大部份香港人的食住行,做生意做得多霸道,你老人家一點一滴在心頭,我們一分一毫在你手。

廣告

我這硬骨頭一向討厭霸權,偏偏遇著剛剛,李伯你又係香港最強的霸權,求仁得仁吧。識我的,都知我多年來都盡量不幫襯李氏企業,係呀,所以多年來我都住九龍東,不想跨過維多利亞港, 逼於無奈向港燈奉上金錢囉!(但確實原因,我這條窮X,去港島做遊客便可以,做住客發夢吧。)

及後在社會打滾幾年了,見識多了,對李伯印象略有改觀,其因有二。先講近因,長和近十年尤其是689上台後,在港的業務的確全面減慢,也是說,霸氣漸失了。投地不再積極;屈臣氏豐澤分店不再急增;甚至連固網也賣了、電訊也放軟手腳,黎明和阿MAY早成上一代人記憶吧。沒那麼霸道,厭人感覺減退了。

廣告

其次,這個重要了,便是李伯教出了一個青出於藍勝於藍的「屈TER」。講做生意要賺到盡,你知我知大家知,這名小超人去得更盡。具體舉一個例,這年代要買新樓,問十個香港人五個都答你,有得揀盡量不買長實樓啦,其餘五個答你買條春啊!錢從何來啊!無他,近十數年長實的樓盤質素有目共睹,圖則屢創新猷,保齡球道窗台、不能工作的工作平台、窗大過地板面積的棺材房等;用料手工亦有如小學生勞作,漏水剝落等閒事,新屋驗樓,每每最終變成用告示貼當成牆紙貼。

但你想一想,九十年代初以前,長實樓不是這樣的,看看麗城花園、又或麗港城、總算叫做大房大廳,實實際際。九龍塘有個老牌豪宅屋苑叫碧華花園,戶戶實用率過九成、圖則四正,發展商是新地乎?非也,長實是也。點解點解長實樓今日會這模樣?李澤鉅現年52歲,1985年加入長實、1995年長建成立,他任主席至今,可視為小超人開始擔大旗的年份。講到這裏,大家自行領會了。

人就是這樣,當一個更討厭的人出現了,你便覺得原來的那位,其實又不是那麼討厭吧。牡丹雖美都要有緣葉扶持,李伯在這方面竟然變成綠葉了。唏,做個朋友。

然後某一年,某一周刊在「神的引領」下,拍得李伯和周姑娘歐遊的照片,老實講,動機是什麼不重要了,那輯相令我發現李伯另一面。撇除千億身家,他都是一個老人家吧,會朝早起身做做晨操(分別係,你係樓下公園操,佢係比你樓下公園更大的睡房中操 …),揍下孫,和女人談談情,自拍下,其實又不是那麼特別。

自始,我叫他做李伯。

下回講講李伯做生意 又講下對屈TER睇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