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朱古力危機 甜蜜的代價

2016/12/20 — 17:35

發展中國家的朱古力市場往往以倍數增長,中國的朱古力銷售額在10年內便升了132%。

發展中國家的朱古力市場往往以倍數增長,中國的朱古力銷售額在10年內便升了132%。

【文:梁邦妮;圖:香港電台】

國際朱古力品牌吉百利(Cadbury)在11月底宣佈將退出公平貿易系統,被批評為倒行逆施,令人擔心吉百利今後會否保障小農有合理收入。無獨有偶,早在11月初,跟吉百利屬同一母公司億滋國際(Mondelez International)的瑞士三角朱古力,亦因為新包裝的朱古力份量減少,其經典三角造型中的間距大大加闊,遭消費者批評難看又「呃秤」。生產商的做法被認為是想減成本保盈利。事實上可可豆近年價格急升,產量供不應求,可可豆短缺更被視為「朱古力危機」,朱古力將會愈來愈貴。

可可價格由2013年3月約2,153.36美元一噸,升至2015年11月的最高位達3,360.84美元一噸,累積升幅逾五成。

可可價格由2013年3月約2,153.36美元一噸,升至2015年11月的最高位達3,360.84美元一噸,累積升幅逾五成。

廣告

根據國際可可組織(ICCO)的資料,可可價格由2013年3月約2,153.36美元一噸,升至2015年11月的最高位3,360.84美元一噸,累積升幅逾五成。2016年的價格雖稍有回落,但大部分月份的價格均維持在3,000美元以上,到9月份才回落到2,881美元。 可可豆的價格與供應量直接掛勾,2013/14年度總產量有4,373噸,但預計2015/16年度的產量則只有3,988噸。

廣告

據估計,到2030年,可可豆的需求將上升三成,但生產量卻追不上需求。

據估計,到2030年,可可豆的需求將上升三成,但生產量卻追不上需求。

新興市場需求大增

與此同時,可可豆的需求量卻愈來愈大,尤其發展中國家隨著經濟發展及市場開放,受全球化的影響愈來愈深遠,人民的飲食習慣也愈趨西化。國際大品牌將朱古力引入這些國家,很快就變成大人及小朋友的新寵。近10年,朱古力在巴西的銷售量升了99%,印度更升達245%,在中國的銷情亦很強勁,升了132%。其中億滋國際就在今年9月正式進軍中國朱古力市場,並早於7月已跟亞里巴巴簽訂合作協議。朱古力市場在全球不斷擴張,對原材料可可豆的需求亦節節上升,估計到2020年,可可豆需求量將增加三成。但據ICCO統計,可可豆產量在過去10年中有5年均未能應付需求,單是2015/16年度供求差距已達200噸。

荷蘭阿姆斯特丹是世界最主要的可可豆批發市場,不少歐洲朱古力製造商均在此採購可可豆。

荷蘭阿姆斯特丹是世界最主要的可可豆批發市場,不少歐洲朱古力製造商均在此採購可可豆。

可可豆求過於供令價格持續高升,在這個前提下,不少朱古力生產商將產品「瘦身」以保持利潤。除了億滋國際將三角朱古力的份量由400克減至360克,美國朱古力生產商Mars旗下的「麥提莎」亦縮水15%。有些生產商在產品中加入更多植物油脂和糖,減少可可豆的用量,很多朱古力產品包裝上的成份表顯示,可可並非佔最多的材料。縱使消費者不滿,生產商這些慣常手法卻被合理化,不需多久就被市場消化和接受。實際上,生產商在訂定朱古力價格上有絶對的優勢,市場價格的影響或許比想像中小。根據公平貿易資料顯示,市場上每包朱古力的售價事實上約有56%至70%都歸生產商所有,而種植全球七成可可豆的西非農夫,只收到約3.5%至6.4%。全球總市值約1,500億美元的朱古力市場,主要由9家生產商攤分。大品牌如Mars、雀巢、億滋、好時(Hershey)、 Ferrero 及瑞士蓮(Lindt),已佔整個市場的四成。

全球朱古力市場總值約1,500億美元,商機龐大。

全球朱古力市場總值約1,500億美元,商機龐大。

種植全球七成可可豆的西非農夫,所得的酬勞只佔每排朱古力約3.5%至6.4%。

種植全球七成可可豆的西非農夫,所得的酬勞只佔每排朱古力約3.5%至6.4%。

大手買賣興波作浪

相對消費者的不滿,商品投資者卻認為這正是賺錢的良機,可可豆對他們來說跟其他商品投資工具並無分別,因為炒賣可可豆只需要在電腦按幾個鍵,可以全程不見一粒豆。他們不但對朱古力價格推波助瀾,甚至在興風作浪。Armajaro對冲基金的共同創辦人安東尼沃德(Anthony Ward),就因其作風大膽的可可豆買賣,被冠以「朱古力手指」的綽號。2010年7月,沃德以6億5800萬英鎊一口氣買入逾24萬噸可可豆,佔全球可可市場的7%,可可豆價格旋即飈升0.7%至約2,732英鎊的高位(ICCO該月紀錄價格為3,229美元)。其實早在2002年,沃德亦曾買入逾20萬噸可可豆,該批交易讓他在兩個月獲利4000萬英鎊。這種巨額炒賣足以壟斷市場,只要市場佔有率巨大,即可操縱可可豆的價格。如果價格高升的朱古力是黑色黃金,可可期貨商品炒賣便好比點石成金。

可可豆商品投資買賣,可能比可可豆產量對朱古力的價格有更大影響。

可可豆商品投資買賣,可能比可可豆產量對朱古力的價格有更大影響。

有「朱古力手指」外號的可可商品投資者安東尼沃德作風低調,記者甚少採訪到他。

有「朱古力手指」外號的可可商品投資者安東尼沃德作風低調,記者甚少採訪到他。

最終要為高價朱古力埋單的,自然就是位處整個交易鏈中最下游的消費者。但即使朱古力售價繼續上升,產品亦縮水了,卻似乎無損朱古力愛好者購買朱古力的興致。此刻聖誕新年臨近,朱古力商品更是琳瑯滿目,所有商鋪的裝飾和廣告都散發出朱古力是最佳聖誕禮品的訊息。面對愈來愈多的選擇,消費者關心的或許只是來自巴黎還是北海道的朱古力比較好,要送同事還是家人朋友,至於售價是否比往年貴,甚至於可可價格和朱古力危機,大概都無暇顧及。

朱古力市場不斷擴張,聖誕節將近,朱古力更是大家送禮的首選。

朱古力市場不斷擴張,聖誕節將近,朱古力更是大家送禮的首選。

--

香港電台台外購節目《金錢國度3》逢星期三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