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創科遇上維穩 商湯科技與烏坎鎮壓

2018/4/16 — 12:51

Sensetimte 系統 Senseface 可快速識別,監控視頻中各人的身份(Youtube片段截圖)

Sensetimte 系統 Senseface 可快速識別,監控視頻中各人的身份(Youtube片段截圖)

「商湯開發的『顏值探測器』內置最先進的人工智能和容貌辨識科技,會坦白告訴你,你有幾樣衰。」專家Dickson早前在毛記電視的廣告,如此介紹商湯科技這間科學園初創企業的人臉辨識技術。

所謂「顏值探測器」,當然是笑話一則。人臉識別技術的龐大商機,是大陸官方越來越嚴密的維穩、監控。商湯科技其中一項主要生意,就是在內地從事人臉識別、人群監控等安防(安全防犯)業務,令其深具「big brother」概念。《金融中心》翻查商湯科技在內地投資,發現公司曾經投資的內地企業,2016年協助公安在烏坎鎮壓中識別村民;去年,商湯更把業務拓展至維穩重地新疆。

成立僅三年的商湯科技,上周宣佈完成6億美元(約47億港元)的C輪融資,由阿里巴巴集團領投,投資者還包括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蘇寧等金融機構和戰略夥伴。是次融資後,商湯科技估值超過45億美元(約351億港元),一躍而成全球市值最大AI初創企業。內地《第一財經》隨後報道,商湯在2017年已錄得盈利,收入相比2016年增長4.2倍,公司最大部份收入正正來自智能安防,佔公司整體收入約三成。

廣告

《金融中心》翻查深交所的紀錄,發現商湯科技與兩間內地上市公司成立的合資公司,均與安防有關。

較早成立的一間合資企業「深網視界(下稱:深網)」,成立在2015年。深交所去年5月的文件顯示,商湯分兩次先後在該公司投資了逾7,000萬元(人民幣.下同),商湯當時仍持有36%股權,是第二大股東。深網最大股東,則是專門經營網絡視頻監控平台、在深交所上市的東方網力科技股份(300367.SZ),持有約37%股份。

廣告

深網視界網站截圖

深網視界網站截圖

合資公司 自稱技術用於烏坎鎮壓

深網專門將人臉識別技術,應用在監控視頻平台。根據深網簡介,公司的人臉識別系統,能夠在不同地點中識別出特定人士,另外也有研發人群分析預警系統,可分析人群過密、聚集、滯留、逆行的情況,合作的機構包括連雲港市、上海市、線陽市公安局。

深網列舉的案例,還包括2016年的廣東烏坎市鎮壓事件。

2016年6月,廣東汕尾陸豐烏坎村民在維權領袖、村原支部書記林祖戀受賄罪成判刑後,村民遊行表達訴求,但最終遭當局暴力鎮壓,派多名防暴武警入村,拘捕帶頭組織遊行示威的村民。

根據深網網站的說法,廣東省公安廳除了派出龐大警力,還運用技術識別帶頭的村民,「廣東省公安廳果斷處置,並採取人臉識別技術進行實戰實用,對帶頭鬧事人員進行實戰識別,為後續處置和固定證據提供強力支撐。在實戰應用中,深網視界人臉識別系統效果突出,得到當地公安用戶的認可。」

深網與公安另一合作,是江蘇省連雲港市的「全市平安天眼」項目。項目以打擊及預警罪案為名,在全市各鎮街道、小區出入口、重要建築設立「天眼」,將監控數據實時傳輸到監控中心。深網的角色,是為公安設立人臉識別系統,包括檢視影像出現人士的身份。

到底深網接下多少政府合約?深網最大股東東方網力,沒有在業績中披露,惟其業績指深網2017年上半年雖然錄得虧損,但錄得有1,550萬元收入。在2016年錄得逾4,300多萬元收入。

商湯回覆《金融中心》查詢時,稱只是小股東參股方式投資在深網,目前已賣掉股份。對於商湯有否直接參與在烏坎鎮壓,商湯指出,深網具體業務由其自行營運,對具體案例並不清楚。

去年新疆開拓安防業務

商湯科技去年底開始進軍維穩重地新疆,與新疆安防公司立昂技術,在烏魯木齊經濟開發區,設立合營公司「新疆湯立科技」。立昂技術是新疆安防公司,不但獲當地政府資助,去年還接下新疆喀什市公安局逾3.2億元的大生意,負責為喀什市鄉村視頻等建立視頻監控平台。

據立昂技術披露,合營公司新疆湯立科技將會以拓展安防市場為重點。商湯則回覆指出,有關公司與立昂技術的合作,有進展再作披露。

商湯科技的崛起,與內地維穩大環境密不可分。內地公安部自2004年全國各主要城市以及交通樞紐,安裝大批監控鏡頭,名為打擊罪案,同時方便監控社會。根據調查機構IHS Markit去年研究,中國內地現有約1.76億個監控鏡頭,遍佈公共場所和私人地點,預計至2020年,中國將會額外裝配大約4.5億個監控鏡頭。

監控鏡頭變成維穩必不可少的手段。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今年2月報告指,中國當局正在新疆以大數據監察當地的維吾爾族,整合銀行戶口、驗身報告、出行記錄等個人資料,同時透過監控鏡頭,配合車牌追蹤及人面辨識的技術,實時追蹤可疑人物。

上月底,商湯創辦人湯曉鷗與深圳公安簽訂協議,推動將人工智能技術,加強應用在深圳公安系統。(商湯網站)

上月底,商湯創辦人湯曉鷗與深圳公安簽訂協議,推動將人工智能技術,加強應用在深圳公安系統。(商湯網站)

維穩大趨勢 內地監控鏡頭將激增

內地當局要監控如此大量數據,難以單單用人手、肉眼操作,因此內地政府樂於讓商湯科技這類巨企,運用人工智能系統分析,發揮最大的監控威力。

商湯科技的行政總裁徐立,去年在彭博的訪問中,被問到公司技術或會被用於打擊異見者及新疆少數民族,徐立稱,有關技術是非常重要,在世界各地不同政府,也有不同的應用。《明周》去年9月刊登一篇徐立的訪問中,引述商湯稱香港近年遊行,包括2014年雨傘運動,本地警方亦有依靠他們的技術作人流管制,徐立未有正面回應資訊會否洩漏給中國政府。

澄清沒與香港警方合作

商湯周六回覆《金融中心》查詢時稱,商湯與香港警方沒有任何合作,僅有與大陸警方合作。商湯科技又強調,考慮發展安防業務時,除了市場價值,還會考慮對社會帶來「市場意義、價值及效率」,例如失蹤兒童案件當中,可以用商湯人臉識別技術尋找;對於低質量、背景複雜的圖片、或百人人群監控視頻當中,商湯可以讓個人電腦、流動裝置,實現毫秒級別的人臉檢測。

商湯科技拒絕透露安防業務的收入當中,有多少來自內地政府部門。但公司強調,除了安防外,商湯業務還涵蓋金融、智能手機等。 

 

Sensetimte 系統 Senseface 可快速識別,監控視頻中各人的身份:

人臉識別獨角獸  多數Made in China

商湯科技於2014年,由湯曉鷗、徐立、尚海龍創立。三名創辦人出身自內地。創辦人湯曉鷗1990年於中國科技大學畢業,之後赴美進修,及後在香港中文大學任教;商湯行政總裁徐立,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後,來中大修讀博士。
商湯以外,為數不少人工智能的人臉識別「獨角獸」(指尚未上市,公司成立十年內,市值達到10億美元以上的企業)或潛在獨角獸企業,都是在內地誕生。

例如28歲清華大學畢業生印奇有份創立的曠視科技(Face++)。Face++去年10月,宣佈完成C輪4.6億美元融資,投資者包括有國家資金背景的「國有資本風險投資基金」、螞蟻金服及富士康集團聯合領投。Face++主要業務包括人臉識別、視頻監控識別演算法、自動駕駛識別演算法。

另一間同樣在北京創立的格靈深瞳(Deepclint),標榜遠距離人臉識別的攝影機配合人工智能分析,指其攝錄的局部影像像素,可即時提升逾百倍,從事業務包括保安監控、博物館、零售及銀行業的人流統計等。

為何中國人臉辨識的創科企業特別多?《經濟學人》去年曾分析,中國的人工智能技術未來會及得上甚至超越美國。原因是中國近年積極培訓AI人才,目前世界五分二的AI專才,都是來自中國人。

第二,人工智能系統依賴大量數據以從中自我學習。中國有龐大人口、對私隱甚少關注、中國官方甚至主動與科網企業合作收集數據,讓中國人工智能企業,贏在起跑線上。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