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紆尊降貴任志剛

2017/6/23 — 13:35

林鄭月娥、任志剛

林鄭月娥、任志剛

【純吹】(唔憤氣超長文 ... 慎入)

喜歡問問題,特別喜歡問為什麼不可以。

任志剛加入行會的風聲早已響徹添馬艦,正式公布16位第五屆行會的非官首成員,市場焦點落在張志剛的去留、湯家驊能否代表泛民等等。我關心的是為什麼人稱香港金融沙皇的任志剛要紆尊降貴,加入行會。這是個財經記者要問的問題。

廣告

與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稔熟、身兼中國金融學會執行副會長的任志剛,加入行會不為那區區10萬薪酬,亦不會是林鄭月娥那種級數可以請他「出山」,更大的可能性是:

1)希望借他對金融財經的知識,協助香港做好中國金融WTO的跳板,特別是開放人民幣資本賬。
2)檢討聯繫匯率,特別是人民幣資本賬自由兌換後怎樣將港元與人民幣掛鈎。
3)預見香港將會面對比1997年更嚴重的金融風暴,毛逐自薦加入行會出謀獻策。

廣告

看似3個迥然不同的原因在我眼中,其實只是一個。中國金融改革與人民幣國際化是周小川一直推動的工作,「不開放不競爭往往縱容低標準」是他的格言,中國金融改革開放是條不歸路,除非你願意走回頭路自我鎖國再被竹幕覆蓋(關於人民幣為什麼要走出去,絀作《人民弊》特別提及,不贅)。

中國金融要與國際接軌,不能用自己的遊戲規則玩國際的遊戲,接受國際規則下中國嘗試:

1)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採納人民幣為特別提款權(SDR)貨幣;
2)讓A股加入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SCI)的新中興市場指數;
3)鼓勵外國投資者持有人民幣債券,包括地方債、企業債等一大堆。

不過中國金融改革開放最大的問題是人民幣資本賬不開放,即是人家想進入中國投資炒股炒債,但資金往往只能入不能出,誰敢繼續投入?簡單講講資本賬概念,讓大家明白什麼回事。

任何國家都有一本叫「國際收支平衡賬」的賬簿,這本賬薄由兩個戶口組成,一個叫貿易賬,另一個叫資本賬。顧名思義,國際貿易賬即是大家做貿易時計價的賬簿,中國2001年加入WTO後對外傾鎖「中國製造」,過程不斷出現貿易盈餘(出口大於入口),有關盈餘便透過貿易賬流入中國並滾存在儲備內,過去因為貿易順差所以中國允許貿易賬開放;至於資本賬即是資金流入中國投資股票、債券以至基建等,由於中國擔心流入的資金突然大舉流走,所以一直拒絕全面開放資本賬。

資本賬不開放,人民幣難自由兌換,間接影響中國金融改革開放的步伐。如果中國金融WTO由4部曲組成,人民幣加入SDR籃子是第一部曲,第二部曲是A股「入摩」,第三部曲是開放債券予外資買賣,最後一部曲是人民幣資本賬全面開放。目前香港扮演的角色是中間的一度閘口,以A股入摩為例,外資只能購買滬港通內的股份,至至開放債券市場亦由香港「債券通」肩負重任,香港跳板的角色不變,暫時。

為什麼是暫時?當中國金融WTO四部曲完成後,人民幣資本賬全面開放後,香港的跳板角色會褪色。這時衍生的問題是港元是否改和人民幣掛勾?當人民幣全面開放後,為什麼還要與經濟周期不一致、匯率不反映實際經濟情況的美國掛勾?

不要以為今天的香港可以就港元地位以至聯匯制度有話語權,有關地位及制度受制於人民幣資本賬開放時間表,有認為未來5年10年不可能,但我認為有機會在5年之內全面開放,主要原因是中國金融制度承受的壓力愈來愈大,情況猶如沸騰了的開水,不打開蓋只會爆煲。

任志剛的紆尊降貴,某程度是為了人民幣資本賬開放及港匯改掛人民幣著手,至於為什麼說3個原因其實只是1個,因為人民幣在內地債台高築下急於開放資本賬及港元改掛人民幣,一旦因此衍生的金融震盪,不會是陳茂波之流可以應付。

有人認為聯匯牢不可破,我會問為什麼不可以。

【舊文重溫】

1) 2007年《明報》文章:聯匯下 負利率 資產泡沫恐重臨

2) 2009年網絡文章:聯匯誘發資產硬升值

3) 2015年《am730》專欄文章:敗也聯匯

4) 2015年《am730》專欄文章:去殖去聯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