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美股、港股崩盤在即,這一次跌幅可能遠超次貸危機

2017/7/2 — 19:3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摘要:不經意間我們站在了金融歷史超級分水嶺的位置,美股和美債要進入熊市了,而且這一次美股和美債的頂部不是一般的頂部,乃是過去35年之久的美股美債超長週期牛市的頂部,也就是說這是一個世紀大頂。這一次的衝擊甚至將遠遠大於上一次次貸危機對全球股市的衝擊,你準備好了迎接這個超級大頂嗎?是的,這次衝擊將是全球性的,港股,歐股,還有中國A股統統難以倖免。港幣的聯繫匯率也將迎來生死大考。

從上面的數據圖看出了什麼門道沒有?那就是,過去30年,港股大盤和美股大盤極度正相關,所以港股的命運其實掌握在美股手裡。因此一切都得從美股說起。

廣告

首先得說一下,這輪美股牛市非常非常的厲害。這輪牛市(以標普500指數來衡量)從次貸危機深度爆發的2009年3月分開始一直持續到現在,長達8年零3個月。美股牛市最長壽者乃是1990年10月開始到2000年3月互聯網泡沫破滅為止,長達9年5個月。本輪牛市乃史上第二長壽者,期間到目前為止沒有出現過一次技術性熊市(回檔20%),只發生了4次技術性調整(回檔10%--20%)。

這輪美股超級牛市讓無數技術分析大師,經濟學家臉被打腫,因為過去幾年他們不停的預測不停的錯,主要的原因是他們對這輪牛市有很深的偏見:他們認為1990年代的那輪美股超級牛市背後有互聯網技術革命,而本輪美股牛市在“沒有任何主要的技術革命推動,幾乎只靠美聯儲和全世界的量化寬鬆注水來推動”的情況下延續了8年零3個月,可以說是全球央行一起合力放水在股市創造的一個超級奇跡,當之無愧的成為美股歷史上最長壽的水牛。

廣告

牛市靠技術革命推動,還是靠央行放水推動,這是一個道德問題。但股市並不是一個道德現象,而僅僅是一個金融現象,他的週期乃是由宏觀金融變數決定的。而我早說過,超級去杠杆化理論是以中醫臨床和望聞問切思想為靈魂的具備中國特色的經濟學理論。對於超級去杠杆化理論而言,這望聞問切就是資料,不是感情,不是立場,不是好惡,不是道德制高點,不是像標準化生產的西藥一樣的傳統西方經濟學理論(包括供求理論等等),不是門派,就像你的病人,不是好人,不是壞人,不是朋友,不是敵人,他只是病人。這個望聞問切的過程就是量化分析。

超級去杠杆化理論是不講道德的,它只講資料和量化關係。

超級去杠杆化理論的量化分析就像用弓箭射一個移動的目標,對資料的選取和利用就像不斷調整弓箭射擊的距離,角度和力度,很多時候需要連發數箭,才能射中移動的目標。因為目標是移動的,所以必須要有誤差,在考慮誤差的情況下才能射中目標。

這一輪美股牛市就是這樣一個移動的目標。

.射向美股超級牛市的第一支預測之箭:無心插柳

這一輪美股牛市很特別,在很長的時間裡,我分析了大量資料也沒有找到所以然。我的第一個突破口不是在美股本身,而是在原油,屬於無心插柳柳成蔭。2016年初我開始負責中華元智庫的原油研究,在分析原油的過程中,我發現了一些非常有趣的量化關係,讓我們來看下面的數據圖:

原油價格同比增速(藍色,左軸) 美國標普500指數同比增速(紅色,右軸)資料來源:美聯儲

原油價格同比增速(藍色,左軸) 美國標普500指數同比增速(紅色,右軸)資料來源:美聯儲

如上面的資料圖所示,這一輪美股牛市以來,原油價格同比增速和普500指數同比增速高度正相關,這意味著這一輪美股牛市終結的節點附近原油必然會有劇烈的下行調整。因此只要我能找到原油價格劇烈下行調整的節點,我就能大致找到這一輪美股牛市終結的節點。

我繼續深挖原油劇烈下行震盪的節點,結果發現了下面的幾個量化關係:

----以下出自筆者2016年6月3日研報《全球第三輪金融危機前的終極套利》

WTI原油價格同比增速(紅色,右軸),中國GDP同比增速(藍色,左軸)資料來源:WIND資訊

WTI原油價格同比增速(紅色,右軸),中國GDP同比增速(藍色,左軸)資料來源:WIND資訊

WTI原油價格同比增速(藍色,左軸),中國M2同比增速(紅色,右軸)資料來源:美聯儲

WTI原油價格同比增速(藍色,左軸),中國M2同比增速(紅色,右軸)資料來源:美聯儲

WTI原油價格同比增速(紅色,右軸),中國70個大中城市新建住宅價格指數同比增速(紅色,右軸)資料來源:WIND資訊

WTI原油價格同比增速(紅色,右軸),中國70個大中城市新建住宅價格指數同比增速(紅色,右軸)資料來源:WIND資訊

原油價格同比增速和中國GDP同比增速,中國M2同比增速,中國70個大中城市新建住宅價格指數同比增速在趨勢上高度同向。這意味著原油劇烈下行震盪的節點附近中國的GDP同比增速,M2同比增速,70個大中城市新建住宅價格指數同比增速都會進入下行通道。----以上內容出自筆者2016年6月3日研報《全球第三輪金融危機前的終極套利》

而量化模型分析顯示(具體分析過程見筆者研報《七十年難得一見的超級大輪回--中國房地產的命門之箭》),2017年9月份左右(預測時間誤差以月為單位),中國一線城市的房價將見頂,在這個時間點附近,GDP同比增速,M2同比增速將跌破一些關鍵的位置。在那個節點附近,原油也會劇烈下行震盪。因此2017年9月份左右,美股也極有可能牛熊轉換。這個預測結論我在2016年11月底在分答上告訴了一個來諮詢的美股投資者

整個過程剝繭抽絲,猶如探案,在中國GDP,M2,房地產,原油資料當中用一個個線索拼湊出美股牛熊拐點的全景。

你也許想問我,中國GDP,中國M2,中國房地產,原油,和美股之間是什麼邏輯聯繫,為什麼會這樣?我可以挖空心思像占豪那樣通過中美地緣政治博弈,金融鬥法等等引人入勝的故事邏輯解釋給你聽,但那毫無意義,因為我上面量化分析出來的結果只是中國GDP,中國M2,中國房地產,原油,和美股之間的量化關係,量化關係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說是統計學關係,統計學關係不是邏輯。再開腦洞的邏輯如果被資料證偽也只是垃圾。金融世界就像一個非常複雜的黑箱,這個黑箱裡面有很多金融變數,這些金融變數之間彼此互動,而這些互動的過程十分細微複雜,是我們人眼難以覺察的,我們的人眼只能觀察到這個黑箱的一些整體現象。我們為了解釋這些整體現象,編造出了許許多多的邏輯和原理,但實際上這些邏輯和原理的產生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許許多多金融變數之間的彼此互動,只考慮了極少一部分變數,而對其他的變數忽略不計。所以邏輯和原理很大程度上市將被資料證偽的垃圾。

所以為什麼會這樣?沒有為什麼。因為這個複雜黑箱裡的許許多多甚至是無數的金融變數在互動,這種無窮無盡的互動最終形成了不同變數之間的量化關係。請不要把統計學過程當做是邏輯推理。

這裡需要提醒大家注意的一個風向標,中國的M2同比增速在今年5月份跌到了9.6%,歷史上首次跌成了個位數。這意味著暴風雨也在原油和美股的上空聚集。

.射向美股超級牛市的第二支預測之箭:用黃金而不是美元來看美股

絕大多數人在分析美股的時候總是用美元計價的方式去看美股,實際上就是通過紙面財富的角度來分析,但很多時候,如果你用黃金計價的方式去看美股,你會發現以黃金計價的拐點會先于以美元計價的拐點的到來。預測不正是要先於事件發生去看見未來嗎。所以我要構造一個以黃金計價衡量美股的資料,但問題是標普500指數的編制就是以美元計價為基礎的,那麼我怎麼構造一個以黃金計價衡量美股的資料呢?想了很久,我找到了解決方案:SPDR S&P 500 ETF 這只標普500ETF基金是用美元計價的,我再從彭博終端中調出黃金的資料,然後把SPDR S&P 500 ETF的價格資料從美元計價轉換成以黃金計價不就可以了。於是有了下面的結果:

以下內容出自筆者2016830日研報《美元指數和美股的超級大頂在這裡》

美國標普500指數(藍色),美國標普500指數ETF(以萬分之一盎司黃金計價,粉紅色),資料來源:彭博金融資料終端

美國標普500指數(藍色),美國標普500指數ETF(以萬分之一盎司黃金計價,粉紅色),資料來源:彭博金融資料終端

因為美國標普500指數是以美元計價的,所以拐點很難及時看清。為此我用美國標普500指數ETF的價格/萬分之一盎司黃金的價格,構造了以黃金計價的美股指數。結果發現以黃金計價的美股201511月底就見頂了,如今跌了9個月。也就是說去年年底就應該撤離美股進入美元黃金。從過去20年的資料來看,美股大盤(美元指數)應該在2016年年底,2017年上半年左右(時間誤差以月為單位)進入熊市。----以上內容出自筆者2016830日研報《美元指數和美股的超級大頂在這裡》

.射向美股超級牛市的第三支預測之箭:我看到了美股的世紀大頂

一句話,這一次不但是從20093月分開始的美股牛市的終結,也是美股超長週期大牛市(從1970年代末開始至今)的終結。我們要看到的不只是從20093月分開始的美股牛市的大頂,也將是從1970年代末開始至今的美股超長週期大牛市的世紀大頂。具體量化分析過程如下:

以下容出自筆者2016年11月22日研報《潘朵拉盒子和地獄之門:美股超級黑天鵝已經啟程》

1.美股的陰影---美聯儲縮表

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綠色)和S&P 500指數(藍色),資料來源:彭博金融資料終端

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綠色)和S&P 500指數(藍色),資料來源:彭博金融資料終端

如上圖所示,美股大盤指數和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高度正相關。美股這一輪超級牛市完全是由美聯儲一手製造的國家牛市。

當然美股是大家配置資產的重要選項,因此我們需要更多的宏觀金融資料來交叉驗證美股未來的方向。如果美股牛市這8年大家搭的都是美聯儲的便車,打的都是美聯儲的醬油,那也太侮辱各位股神的財商了。

2.過去30年美股最大的莊家--美聯儲

說到更多的宏觀金融資料,筆者在美聯儲紐約分行的官網上淘到了寶:一份叫做《The Pre-FOMC Announcement Drift》的研報。該研報通過調用美股過去30年的即時交易資料發現,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的當天美股的回報率遠高於平時的均值,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每一年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當天的美股回報總額不斷增加,並且該回報總額在當年美股的總年化回報中的占比也不斷上升。幾個意思?美股每一年的投資利潤有相當一部分是在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的時間附近掙到的,並且這個趨勢在過去30年裡越來越強。

讓我們來看下面兩個數據圖:

數據圖Exhibit 2是標普500年平均數和排除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當天資料後的標普500年平均數。數據圖Exhibit 3是同樣兩個時間序列的堆積直條圖。從上面兩個數據圖中,我們發現從1985年開始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對美股的影響越來越大,也可以說自打格林斯潘擔任美聯儲主席之後,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對美股的影響就越來越大。而格林斯潘是美聯儲大水漫灌貨幣政策的始祖,其貨幣政策直接導致了互聯網泡沫和次貸危機。

數據上看,從19641983年,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對美股基本上沒有影響,從1985年開始,這個影響就相當顯著,而且越來越大。事實上,自1984年以來,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的那些時間創造了美股年化真實收益總額的25%

所以大家做美股因為有時差做得非常辛苦,但其實大家只要把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召開的那幾天的交易做好,其他時間便大可以遊山玩水了。每一年美聯儲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召開的次數不超過10次吧,這麼一來大家的工作量是不是大減?

和大家總結一下吧,自超級大水喉格林斯潘擔任美聯儲主席以來,美股的玩家其實就過上了靠天吃飯的日子,而天就是美聯儲撒錢的直升飛機。讓我們再來看下面的數據圖:

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資料來源:彭博金融資料終端

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資料來源:彭博金融資料終端

3.美聯儲出的老千

如上圖所示,自格林斯潘擔任美聯儲主席以來,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就一直處在下行通道,如今已經顯著低於格林斯潘時代之前的低點。美國國債收益率是所有美元融資利率的基本錨,目前這個錨在2%左右,再低就得靠負利率往下推了,因為零利率這麼多年,這個錨已經很難往下再推了,除非負利率了。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格林斯潘式的超級大水喉已經沒有多大的邊際效應了。

可以說從本質上來講,自格林斯潘擔任美聯儲主席以來30年,美國從來沒有利率正常化過。所謂利率正常化,也就是美聯儲聯邦基金利率上升週期,但其實國債收益率一直是在下行。聯邦基金利率是障眼法,美聯儲出的老千:過去30年利率從來沒有正常化過。

讓我們再來看下面這個數據圖:

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藍色),標普500指數(綠色),資料來源:彭博金融資料終端

美國十年期國債收益率(藍色),標普500指數(綠色),資料來源:彭博金融資料終端

如上圖所示,在格林斯潘擔任美聯儲主席之前,標普500指數的最高點是100多,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的均值在8%左右,現在30年過去了,標普500指數接近2200,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在2%附近,聯邦基金利率在0%附近。超級大水喉不愧是超級大水喉,在其未打開之前(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的均值在8%左右),美股就是個小花苞,打開之後(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不斷探底,跌破前低),美股就一路盛放了30年。

100年來看的話,過去30年是美股,美債的超級牛市,它倆就是連體兄弟。下一個30年,劇情可能要反轉。

4.美股長週期的生命線

美聯儲的超級大水喉經過了30年的大水漫灌,邊際效用接近於零,只剩下負利率還沒上了。關鍵的問題是,一旦利率真正的正常化,也就是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回到歷史均值8%附近,情況會怎樣?

零利率下的奧巴馬政府關門了兩次,被標普降級了一次,如果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回到歷史均值8%附近,歐債危機會在美國上演嗎?川普當選後,全球債市兩天蒸發掉了1萬億美元,這是預演嗎?

所以,美股長週期的生命線就在於其國債收益率會不會大幅度飆升。傳統經濟學認為債市下行利好股市,但這一次很有可能不同,因為這一次美聯儲的超級大水喉邊際效用接近於零,國債收益率已經築了世紀大底。超級大水喉灌了30年令美股盛放。超級大水喉如今用壞了,國債收益率築底反轉進入漫長的上升通道,接下來盛放了30年的美股想必是要枯萎了。

5.川普的小高潮

30年太久,只爭朝夕。川普極有可能會給美股帶來一個小高潮。

川普當選後的5個交易天,全球資金沽出國債、科技股、防守性強的公用股、房托、電訊股及新興市場資產等,買入銀行股、金屬、醫療護理股等,因為市場預期川普上臺會減稅增基建開支以振興經濟。

投資者懷念36年前雷根上臺後的連串振興經濟措施,相信劇本可以照抄一次。雷根于1980年當選為總統,當時的經濟形勢遠比今日惡劣得多:通脹率超過10%,失業率超過7%。雷根經濟綱領也無外乎大幅減稅、削減政府開支、減少政府監管及增銀行業的靈活性等,川普幾乎已抄了一遍。

雷根於1981年1月就職,2月便提出預算建議,5年減稅7500億美元,為當時歷史最大規模減稅方案。但他的8年任期內年年財政赤字,聯邦政府債務由9140億增至2.7萬億美元,債務對GDP的占比由30%增加至近50%。歷史資料表明,雷根任內的財赤有三分之一是因減稅而起,三分之二因開支增加,特別是國防開支,及舉債產生的利息支出大增所致。

雷根上臺第一年,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升了2%,這1次特朗普一當選,幾個交易日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即飆升了0.4%,可見特朗普上任後第一年,全球債市將會有重大下行調整。而且目前美國經濟接近充分就業,核心通脹回升至2.2%,川普減稅規模在未來十年高達4-6萬億美元,而且基建投資規模初步定為6000億美元,這麼大規模的刺激計畫,美國的通脹極可能會過熱,而且財政赤字也會像雷根時代一樣激增。目前聯邦政府預算中有6%是用來支付利息的,一旦國債收益率飆升,比如川普上臺後第一年,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上升2%,那麼聯邦政府預算中就將拿出12%來支付利息。利息支出占聯邦政府預算比率一旦突破了10%,國債收益率就有可能失控。

但問題是,雷根上臺時,十年期國債收益率接近16%,美聯儲的超級大水喉邊際效用極大,而目前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為2%左右,美聯儲的超級大水喉邊際效用接近於零。沒了美聯儲的超級大水喉,川普時期的美股很難重演雷根時代的輝煌。所以雖然做著同樣的事,但雷根開啟的卻是戰後最偉大的共和黨執政期,而川普開啟的卻是潘朵拉盒子。嬌生慣養的美國債市將在醞釀一場完美風暴。

所以,2017年將是美股的大考。在川普經濟政策措施具體成型,以及美國國債收益率是良性上升還是惡性上升沒有明朗化之前,建議對美股在明年最好是高位不斷減持。但總體而言,川普的刺激措施還是會令明年大半年時間美股持續強勢,估計明年9月份左右(預測時間誤差以月為單位),美股的下行風險會很大。美股的超級黑天鵝正在路上,未來30年就會降落。而特朗普的當選,給了美股牛市一年左右(誤差以月為單位)的安全期,這一年美股可能會很High,high過之後要懂得落袋為安。

美股的超級黑天鵝長什麼樣?未來三十年我們將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美股的世紀大頂,之後美股將下行40%左右,十年期美債收益率將到達8%附近,甚至是突破8%----以上內容出自筆者20161122日研報《潘朵拉盒子和地獄之門:美股超級黑天鵝已經啟程》

.射向美股超級牛市的第四支預測之箭:原油發出的信號

還是回到最初的突破口,原油。讓我們看下面的數據圖:

紅色:羅素2000指數(左軸)藍色:WTI原油價格(右軸)資料來源:美聯儲

紅色:羅素2000指數(左軸)藍色:WTI原油價格(右軸)資料來源:美聯儲

藍色:WTI原油價格同比增速(右軸) 資料來源:美聯儲

藍色:WTI原油價格同比增速(右軸) 資料來源:美聯儲

如上面的數據圖所示,1998年7月30日到2013年8月2日原油價格和美股大盤(羅素2000指數)相關係數0.84,屬於極度正相關,這種情況下如果原油價格同比增速在復蘇過程後半段跌成了負值,那麼離金融危機爆發可能就10個月左右(預測時間偏差以月為單位)的時間了。而目前的原油價格同比增速已經跌成了負值。這意味著美股的頂部差不多要到了。

.射向美股超級牛市的第五支預測之箭:江恩理論

據說真正的高人,預測一件事情,不管是用那種方法,結果都是一樣的。這個高人就是王斌(王斌,曾用筆名:禾田。1996年在深圳有線電視臺股海觀潮節目和深圳電視臺今日股市做唯一技術解盤嘉賓。),國內的艾略特波浪和江恩理論高手。其對這一輪美股牛市頂部的預測與我驚人的吻合,讓人歎為觀止,詳見以下引用之文:

----以下内容出自王斌

美股35年超大牛市或在7月末前結束

[摘要]無論從大循環浪、迴圈浪還是基本浪看,道指都進入了第五個浪(主升浪的最後一階段),這意味著只要基本浪(5)一旦結束,則起自1982年的35年超級主升浪【III】也同時結束了,將進入以年為單位的超級大調整(大熊市)【IV】浪。

1,示意圖顯示,無論從大循環浪、迴圈浪還是基本浪看,道指都進入了第五個浪(主升浪的最後一階段),這意味著只要基本浪(5)一旦結束,則起自1982年的35年超級主升浪【III】也同時結束了,將進入以年為單位的超級大調整(大熊市)【IV】浪,即對35年的超級大牛市進行總結性休整。

2,江恩理論分析,210月、117月等週期在2017年7月共振,180月、120月週期在10月份共振。

3,通過定慧週期法則計算,道指308月、291月、243月等長週期和一些中短週期及其子週期在2017年7月共振,共振強度係數是近十年來最強,其次是8月和10月,技術上的結論是,7或8月份可能形成歷史性、里程碑式趨勢大拐點、大頂部(首選7月末之前,次選8月),10月份可能形成的是第二或三次反撲的次高點頂部,隨後進入2000-2009年同級別甚至更高級別的超級調整浪。至少將對近八年的主升浪進行總結性調整。在這個大頂部形成之前的時間之窗(現在到7月末之間)內還有可能有一輪最後的衝刺行情。

1,納斯達克指數與道指一致,一旦(5)浪結束,就意味著起自1974年的更高級的迴圈浪、大循環浪結束,運行了43年的超大循環【III】浪結束,從而進入以年為單位的、與2000-2009年大調整同級別甚至更高級的大調整浪【IV】浪。

2,江恩理論分析,210月、117月等週期在2017年7月,180月、120月週期在10月份。

3,通過定慧週期法則計算,414月、337月、306月等長週期和一些中短週期及其子週期在2017年7月共振,共振強度係數是近十年來最強,其次略低共振強度的是8月和10月,技術上的結論是,7或8月份可能形成歷史性、里程碑式趨勢大拐點、大頂部(首選7月末之前,次選8月),10月份可能形成的是第二或三次反撲的次高點頂部,隨後正式確立進入2000-2009年同級別甚至更高級別的超級調整浪【IV】。

 ----內容出自王斌

我用量化分析得出的這一輪美股牛市的頂部位置在今年9月份左右(預測時間誤差以月為單位),王斌用江恩理論預測的頂部位置是今年7月份,我們一致認為這一次大頂不但是從20093月分開始的美股牛市的大頂,也是美股超長週期大牛市(從1970年代末開始至今)的大頂。也就是說這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美股世紀大頂。

量化分析之下,這次美股見頂,將帶來全球性的衝擊波,讓我們看下面的數據圖:

如上面的數據圖所示,自有資料以來,美股大盤就和全球主要發達國家和地區的股市大盤極度正相關,這意味著這一次美股見頂,將引發全球股市(歐股,港股等等)見頂和大級別的以年為單位的大調整。這一次大調整將對美股持續時間第二長的這一輪自20093月開始的牛市和從1970年代末開始至今的美股超長週期牛市做一個總結。簡言之,這一次美股,港股,歐股受到的衝擊可能要顯著大於次貸危機。

五.A股是否可以獨善其身呢?

不少A股投資者看到這裡心中竊喜,他們想當然的認為美股進入大熊市,那麼A股的大機會就來了,不然為什麼在這個當口歷次三番拒絕A股的明晟會把A股納入MSCI指數?我只能重申我的觀點,“摔倒美股吃飽A股”這個邏輯很開腦洞,但再開腦洞的邏輯如果被資料證偽也只是垃圾。

那麼A股是不是和港股,歐股一樣和美股之間存在著強烈的相關性呢?讓我們來看下面的數據圖:

從上面的數據圖來看,A股和美股似乎相關性不大。所以很難判斷,美股一旦暴跌,A股會有什麼反應。美股一旦暴跌,由於極強相關性,幾乎可以肯定港股和歐股都會隨之暴跌,那A股呢?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我分析了很多資料,幾乎進了死胡同,後來靈機一動,雖然A股和美股似乎相關性似乎不大,但有沒有可能他們的波動頻率是極度正相關的?

美股的波動頻率有芝商所的恐慌指數(VIX),恐慌指數是芝加哥期權交易所VIX指數(CBOE Volatility Index)。由CBOE(芝加哥期權交易所)在1993年所推出,是指數期權隱含波動率加權平均後所得之指數,常見於衡量標準普爾500指數期權的隱含波動性。通常被稱為“恐慌指數”或“恐慌指標”,它是瞭解市場對未來30天市場波動性預期的一種衡量方法。可惜的是A股卻沒有類似的指數。經過大量的挖掘,我發現芝商所有CBOE China ETF Volatility Index指數,翻譯作中國ETF波動率指數。

中國ETF波動率指數衡量的是iShares China Large-Cap ETF的波動性,iShares China Large-Cap ETF代碼是FXI,是按照FTSE China 50 Index配置的ETF基金,FTSE China 50 Index的權重股是在香港上市的50家最大中國企業。那麼現在問題來了,FXI的波動性能不能用來衡量A股的波動性呢?關鍵就在於FXI的走勢和上證A股綜指相關性強不強?如果FXI的走勢和上證A股綜指相關性很強,那麼芝商所的中國ETF波動率就能用來衡量A股的波動率。讓我們來看下面的數據圖:

黃色:iShares China Large-Cap ETF(FXI)價格 藍色:上證A股綜指 資料來源:彭博社

黃色:iShares China Large-Cap ETF(FXI)價格 藍色:上證A股綜指 資料來源:彭博社

從數據圖上來看iShares China Large-Cap ETF(FXI)和上證A股綜指極度正相關,因此芝商所的中國ETF波動率可以用來近似的衡量上證A股綜指的波動性。

所以要瞭解A股和美股的波動頻率是否極度正相關,研究芝商所的中國ETF波動率和芝商所的美股VIX指數的量化關係就可以了。讓我們看下面的數據圖:

如上面的資料圖所示,芝商所的中國ETF波動率和芝商所的美股VIX指數高度正相關,經計算其相關係數為0.85,屬於極度正相關。因此可以得出結論,雖然A股和美股大盤指數似乎相關性不大,但是他們的波動頻率卻是極度正相關的。說得通俗一點也就是兩個人外表大不一樣,心電圖卻很像。

這意味著一旦這次美股如預測般開始暴跌,美股VIX指數飆升,A股的波動率也會飆升,一舉打破A股上不上下不下死氣沉沉的局面。那問題來了A股的波動率飆升,那是暴漲還是暴跌呢?真的會像某些幸災樂禍的A股投資者所想那樣““摔倒美股吃飽A股”嗎?

A股市高度依賴貨幣流動性的大類資產,所以讓我們來看一下中國的貨幣流動性狀況。今年5月份M2同比增速跌成了個位數,此乃史上首次。另,去年的社會融資總量中有一半是還利息的,這意味著中國整體上已經是龐氏融資了。試想一個企業一年借的錢融的資有一半是用來還利息的,那麼這家企業的金融狀態是不是很不對勁了。一個龐氏融資的國家,利滾利之下債務總量是指數級增長的,這個時候廣義貨幣M2只有指數級增長才能持續的滿足整個龐氏融資的資金需求,而M2要實現指數級增長,其同比增速就必須在18%左右,而目前只有9.6%,缺口太大,已經到了5個鍋蓋要蓋10口鍋的狀態。

上面是整個宏觀貨幣流動性的狀況,短期貨幣流動性的狀況甚至更差。根據彭博社的資料,5月份,中國非銀企業總共發售了1310億元的一年期及更短期的債券,這1310億元有87%是用來借新債還舊債的,這已經是龐氏融資中的龐氏融資。在如此惡劣的貨幣流動性狀況下,A股的波動率如果飆升,那基本上可以斷言A股是要暴跌,而不是暴漲。

所以,一旦如預測所指,這一輪美股牛市在今年9月份左右(預測時間誤差以月為單位)見頂,並開始暴跌,那麼不但與其極度正相關的全球主要發達國家和地區的股市(歐股,港股等等)將暴跌,連A股也要暴跌。也就是說今年9月份左右(預測時間誤差以月為單位)美股見頂將要觸發的是全球性股災,發生這麼大型的股災基本上都意味著全球金融危機要開始了。而在這一輪金融危機裡香港會異常的脆弱,鑒於香港是做空中國的橋頭堡,可以預見的是,一旦全球性股災引爆全球金融危機,做空中國的資金可以大舉對港股,香港房地產市場,香港聯繫匯率展開立體式猛攻,我們必須為聯繫匯率崩潰做好準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