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補習這門生意

2017/8/9 — 19:34

作者提及的遵理教育「補習名師」海報。

作者提及的遵理教育「補習名師」海報。

【文:竇蓉】

移居加拿大的表姐趁着暑假回港探親,兩個表外甥女說想吃北京填鴨,洗塵宴簡簡單單就訂在北京樓,親戚之間,席間的話題當然是小輩的學業。表姐兩個女,無驚無險已入了當地知名大學,在準備嫁妝之前,表姐暫時可以抖下,於是話題就轉到吾家小輩,表姐夫問起家姐的女兒詩敏:「詩敏忙拍拖定做暑期工呀?點解今日唔嚟食飯嘅?」

「佢今日補習,九點先放學,我叫咗佢放學過來同大家say hello㗎啦。」家姐語氣儘量表現得很淡然。

廣告

「暑假都要補習?補咩科呀?」表姐追問。

「中文。」

廣告

有華人的地方便有補習文化,即使在美、加也不例外,加上詩敏要備戰明年DSE,所以表姐對暑假補習這點並不驚訝,稍感愕然的,應該是指「補中文」這回事。

補習在香港已成為一門企業化的生意,上一代只有成績欠佳的學生才需要補習,但現在的學生,如果決定應戰DSE,補習已變成了必備訓練,四大核心科目:英文、數學、通識、中文,四科全補,算是家常便飯,中文科更被稱為「死亡之卷」,原因是很多傳統名校的高材生,在DSE課程推出之初,不懂如何應付中文DSE考試,即使在其他科目取得高分,卻枉死在中文科手上,因為拿不到3分的標準要求,而無緣入讀三大,父母醫科夢碎!

由中文死亡之卷,又衍生出兩年前,遵理教育中文科王牌補習老師林溢欣獲對手出價8,500萬挖角過檔的都市神話。旁觀者認為這次刻意張揚的挖角事件,旨在阻止遵理教育上市,大大聲提示聯交所和市場人士,林溢欣的課程佔遵理教育2015年收入40%,如果被挖角,後果嚴重,結果當年遵理教育撤回上市申請。兩年過去,林溢欣仍然是遵理教育台柱,該校最近反而從現代教育挖了英文科補習名師Patrick Chan,又與話題人物林作簽了十年長約,任教IELTS課程,話題多多,人氣甚高。

撇開對「教育」兩個字的執著,補習學校的業務模式倒有點像娛樂公司,一來要不斷維持人氣,二來要不斷挖掘及培養新人,以適應市場的轉變,機構和明星也要講化學作用,有時是一個機構成就一顆明星,例如英皇娛樂之於容祖兒;但同一個機構,古巨基加入後,合作火花似乎不及「多謝Paco」的年代。

不過,補習老師的轉會行頭窄過藝人極多,市場上大型補習企業就是遵理教育、現代教育、英皇教育這三大間,一個受歡迎的補習老師,背後聘有一大堆教育助理幫手,例如遵理教育之前的招股書中便透露,約有100個教育助理負責打理林溢欣的中文課程,如果補習老師單拖出走,補習社靠着餘下100個助理延續課程的內容,再找一個有學生緣的中文考試尖子力捧,說不定可以再捧出另一個補習天王,畢竟只有藝壇明星、足球名宿這類,才會有天才人物,光芒萬丈這回事,補習老師只是以名氣和話題,包裝一些沉悶的內容。

遵理教育2013-15年的三年業績中,林溢欣佔營業額佔比都超過四成,正正反映了DSE剛推出時,學生和家長對中文科無所適從的恐懼感,我懷疑其他補習學校,這幾年中文科的收入佔比也是特別高,以我唯一認識的DSE應考生詩敏為例,傳統名校班中補英文的同學甚少,但八成人都去補中文,因為衰了一科中文而入不到心儀大學,感覺特別唔抵!

既然補習是「剛性需求」,補習學校又有寡頭壟斷之勢,每個主科都有名師「插晒旗」,愈出名愈多錢宣傳,市場競爭出現兩極情况,那為甚只有豬籠入水的補習名師,補習股香港教育(1082.HK)(前稱現代教育)2016年6月30日止業績,卻錄得虧損約1.45億港元?現化教育早在2011年上市,明知2012年推行334學制,A-level和會考合併,補習學生會減少,當年上市不久便發盈警,令股民對補習股充滿戒心。創辦人Ken sir2014年已賣盤,集團現在還有證券及財仔業務,虧損主要是「持作買賣投資的公平值變動產生虧損」、「上市可供銷售投資的減值虧損」、「財務費用增加」。

DSE應考人數在2015至2017年,分別為74,170、68,167及61,669,當中除了因為香港出生率下降外,愈來愈多家長對香港教育制度死心,中三及中五各出現一輪海外升學潮,也是令DSE考生減少的原因。 至於香港教育的「中學補習業務」,則由2014年6月止年度的1.89億元,跌至2015年的1.57億元,再跌至2016年的1.35億元,跌勢比考生跌幅還要大。

相對現代教育的無心戀戰,遵理教育則想趁機搶佔市場份額,再戰資本市場,簽約英文補習教師P Chan正好回應了過份依賴中文科這個老話題,林作此君雖然爭議甚多,而且不知為何經常唔吹頭,但針對海外升學的IELTS課程,則是回應了中產家庭子女的海外升學潮,簽十年長約,想走娛樂公司路線。

由於遵理教育現在仍是私人公司,所以無法找到2016及2017年度的業績作比較,2015年7月31日止年度,營業額則是3.28億,利潤則是3千萬元,中學補繳課程則佔營業額的87.4%,即2.86億元,按唯一可比年份2015年作比較,遵理教育的中學補習業務收入是現代教育的1.82倍,算是補習界市佔率第一的公司。

如果遵理教育計劃再上市,都要面對DSE考生人數持續下降,如何從競爭對手中搶佔市場份額的問題。學生補習有別於上學,隨時可更換教師,補習教師要脫穎而出,就要靠鑽研課程指引、教學質素、緊貼試題方向、及調動教學日程以配合學生需要等,留住和吸引學生。遵理期望囊括中文及英文兩大核心考科,令學生報讀時有更大優惠及時間優勢,更好地遷就他們的時間,亦是其中一個搶客招數。此外,在學生人數下跌的情況下,也要想想如何開源,例如開拓小學市場等。

講起開源,這兩年移民潮又起,想移民澳紐、美加,也要考IELTS英語試,在子長報中學文憑試之餘,家長順手報IELTS試,也未嘗不是一條財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