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論金發局「公司化」建議

2017/11/20 — 22:15

作者提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在2017年的施政報告中, 承諾會向金發局增撥資源, 以強化其策略研究、推動市場及培養人材。(資料圖片)

作者提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在2017年的施政報告中, 承諾會向金發局增撥資源, 以強化其策略研究、推動市場及培養人材。(資料圖片)

【文: 陳家健】

金融發展局於2013年成立, 當時的定位, 是「高層次和跨界別的咨詢組織」。其運作開支, 一向由政府承擔, 而人手則是從金管局、貿發局、證監會、財經事務及庫務局等借調而來。過去4年, 金發局共發表了33份研究報告、舉辦/參與50個活動和舉辦了28個人才培訓項目。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 在2017年的施政報告中, 承諾會向金發局增撥資源, 以強化其策略研究、推動市場及培養人材。同時, 將金發局轉為以非牟利擔保有限公司形式註冊, 成為具法律身份的獨立機構。並將租賃辦公室, 及聘請自己的受薪行政團隊。

廣告

從原則上, 我們贊成金發局的成立。雖然部份公眾人士認為香港已有金融管理局, 政府方面亦有財經事務及庫務局, 再設立一個金融發展局, 似是架床疊屋。但即使不細看其職能, 單從字面望文生義, 亦會知道, 「管理」和「發展」是不一樣的。「管理」得好, 不一定會有「發展」。而「發展」, 則不一定涉及日常管理。是以「金融發展局」不涉及香港金融市場的日常管理, 而專門從事香港金融市場的進一步「發展」。

眾所周知, 成功是離不開長遠和周詳的計劃。以香港身為世界三大金融中心的地位, 有一個專門從事長遠研究和計劃的機構是十分合理, 而且必需。以「同股不同權」為例, 就出現了數年前嚴辭拒絕阿里巴巴, 今日回過頭來又「提倡、研究」, 大開綠燈, 但已白白錯失一次振興香港股市的機會。假使金發局在10年前已經成立, 對此問題有充分的研究和考慮的話, 當時或許能向港府及市場人士作出適當的建議, 就不會平白錯失機會。所以, 我們亦贊成金發局應有自己的行政團隊和辦公室, 否則這一個重要的戰略機構竟然全是向別人借調的工作人員, 實在不像話。當然, 我們亦期望全職化之後, 金發局的研究在「質」和「量」上較過去更為出色。這一點極為重要, 因為在年前, 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曾經申請開一個首長級職位, 應對金發局的工作, 結果被立法會否決,因為金發局無法說服議員, 有些甚麼工作是金發局能做, 而其他機構是不能做的。可見在過去的日子, 金發局的工作是未夠突出, 令人知道「發展」和「管理」之間的分別。

廣告

但增撥資源、增聘人手, 和公司化之間, 並無必然的關係。事實上, 一個咨詢委員會, 轉化成為一間公司, 就記憶所及, 在香港並沒有先例。其次, 除了公司化之外, 其實有很多選擇, 例如轉為一個直接向財政司司長或特首負責的政府部門, 或者是法定機構。這些身份一樣可以聘請人手, 而又能獨立運作。如果採用公司形式, 第一是利益衝突、申報的問題, 容易引起公眾疑慮(金發局成員大多有自己本身的商界身份和關係), 二是公司化之後, 其自主性就強了很多, 可能在一定時間之後, 再作「變身」, 例如演變為投資公司或者基金, 這恐非現屆政府和公眾希望見到的情況。事實上, 2012年金發局籌備時, 正正是因為當時社會氣氛(公眾對梁振英政府的不信任), 才由初擬的公司形式, 轉為財經事務及庫務局旗下的咨詢組織。現時香港的政制和2012年時並無分別, 在可見的將來也未必會有變, 因此將金發局轉為公司化, 一樣會面對2012年時的公眾質疑。

此外, 我們留意到, 金發局在過去4年, 甚少進行和業界/持份者直接溝通的活動, 在金發局舉辦/參與的活動之中, 不少都只是贊助者或參加者的身份。很多金融界人士和從業員, 尤其是中小企的階層, 完全未曾接觸過金發局, 自然金發局也未能得知這些人士的意見。不管是現在, 或是將來可能的公司化(如能通過)之後, 金管局成員全由行政長官委任, 難免有機會會有偏頗。我們建議可引入業界提名的機制, 以補行政長官委任制之不足。同時, 在得到增撥資源和人手之後, 金發管應進行年度的公開咨詢, 甚至走訪中小企, 才能得知前線業界的困難和意見, 將之融合在金發局的宏觀研究之中。果能如此, 相信也對得起金發局向政府申請的每年三千多萬港元的撥款了。

 

作者自我簡介:陳家健 「香港領先研究所」總監,香港大學校董,上市公司執行董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