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費時失事價格高 銀行時代成過去

2018/2/27 — 17:35

傳統銀行服務限制不少。(一大型銀行櫃檯資料圖片)

傳統銀行服務限制不少。(一大型銀行櫃檯資料圖片)

早前一則報導,令「低端人口」這詞變得火熱。在香港,「低端人口」大多指弱勢、低收入、低現金流、低(甚至無)儲蓄的外傭/外勞。而且我認為,他們落得這樣的處境,銀行體系實在也難辭其咎。

外勞來港謀生,辛苦賺得工資後寄回家鄉,多經找換店或士多匯款,前者牽涉到匯率差價、寄錢方和提錢方的手續費共三重費用;後者則將成本轉嫁為一個較差的匯率,一句到尾,兩種方法都有不同程度的損失。

問題來了,既然這兩種途徑限制多多,何以外勞不經銀行匯款?答案就是銀行的大門從沒為其打開。銀行先以經濟狀況、住址、政治背景等理由堂而皇之地包裝拒絕為他們開戶(全港約有140萬人、全球高達20億人沒擁有銀行戶口);就算你能成功開立戶口,匯款過程中的費用、時間成本都不會比上述士多或找換店為低,另有大堆手續費、附加費和稅項等排隊來「吸血」。

廣告

另一方面,對於擁有資產的人,銀行則會推介不同「特選投資產品」,幫助他們以錢搵錢。過程中,以賺錢為目標的銀行體系不單沒向無助、無名的「低端人口」伸出援手,反是向弱者抽刃,促成「貧者越貧,富者越富」局面。

但龐大的匯款需求當然不會因為銀行的高牆而消失,反而令市場更渴求費用低、速度快,如靠跨境匯款殺出一片藍海的TNG錢包,以及再走前一步,將比特幣用作匯款媒介的Bitspark。比特幣憑藉去中心化、全球化和交易速度(較匯款)快等特點,變成了可以快速傳輸的黃金,不但勝過了一般匯款服務,更徹底動搖了銀行體系的運作模式和利益,亦因為這樣,比特幣被不同銀行、政權和大機構聯手唱淡,被罪惡化、妖魔化,也是可理解的事。但按此邏輯,全球最常被利用作犯罪交易的美金難道應被禁?互聯網也常被不法之徒利用,難道也要被禁止?,不去正視罪惡本身而將問題一手推卸給媒介,實在是本末倒置。

廣告

縱使以比特幣作為匯款、交易媒介這事尚未流行,要將之消滅也是接近不可能的事,只要下次全球政經局勢再出現動蕩,比特幣必定再下一城。但一如人類歷史進程中的各個革命,阻力當然存在,究竟如何衝破?留待下次為大家揭曉。

 

**********

本文 2月 27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