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貿易戰?還是「新冷戰」?

2018/4/30 — 10:30

習近平、特朗普

習近平、特朗普

近期金管局為扭轉港滙弱勢,上演了一場聯繫滙率保衞戰,預計要從市場購入數百億港元以穩定滙率。不過,在筆者看來,這不是一個單純的經濟新聞,它反映的是中美新冷戰已經正式展開,並且在香港舞台上打響了第一槍。已經有不少分析家指出近期的政治、經濟形勢如同「新冷戰」。隨着兩國內部經濟問題日益嚴重,貿易戰隨時擦槍走火捅破世界性資產泡沫。雖然主流分析仍然傾向認為,貿易戰只不過是特朗普用來恐嚇中國,開天殺價、落地還錢的外交手段,意圖逼使中國屈服重返談判桌,但筆者認為主流分析大大低估了這場衝突存在的結構性矛盾,其嚴重程度,絕不宜等閒視之。

話說美國商務部本月16日祭出禁售令,禁止當地企業向中興出售晶片零件及技術,期限更長達七年,預料美方很快會同時禁止對其他中國企業出口相關零件。其目的已經是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因為已預定來華談判的幾位美國政府代表都是毫不諱言需要遏制中國研發5G等下一代核心高科技的鷹派人物。眾所周知,貿易戰的發端起於美國對鋼鐵、鋁等向不同國家進口徵收關稅,但之後針對中國的動作明顯升級為科技技術打擊,「中興制裁事件」即被外界視為中美從貿易戰延伸至「高科技戰」,形勢頓時緊張起來。事實上,不止中國廠商,全世界的製造業都長年依賴美國晶片進口,因此美國為應對中國的「不公平貿易」,限制晶片零件出口時,頓時讓整個業界風聲鶴唳,因為不知道整個智能電話業會不會面臨洗牌。

其實在發生一連串貿易戰之前,世界兩大強國早已因為雙邊貿易逆差、地緣政治、價值觀差異等問題,雙邊關係裂痕處處。近年連投資佈局全球化、唯利是圖的兩國商界精英階層也是越來越互相仇視。不誇張的說,現時中美之間的形勢,與百多年前鴉片戰爭前有些雷同之處。昔日鴉片戰爭前大英帝國也是不滿廣州一口通商的規則以及巨大貿易逆差,在無計可施下壟斷印度鴉片銷往中國來扭轉逆差。換成今日的中、美,則是認為WTO協議被中國利用「導致」中美貿易大額逆差,於是需要利用壟斷的晶片貿易來打擊中國逼迫其重訂「條約」。目前大部份分析都一味強調,如果美國重蹈1930年實施《貿易保護法案》覆轍的話,國際貿易會怎樣衰退下去、導致全球經濟蕭條云云,其實都是低估了特朗普的決心和沒看清楚事情的本質!

廣告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Robert Shiller在他的著作提到:「目前可能是歷史上第一次,美國的股、債、房三種資產同時呈現泡沫的時代」,當中預示美國即將面臨前所未有的經濟危機,而中國的房地產及債務亦同時出現泡沫,再加上兩國日益加劇的貧富懸殊、經濟發展停滯等,一連串內部問題導致內部出現社會對立、中下階層對政府不滿。但這是無論信奉民主制度的歐美國家,抑或是專權制度社會的中國、俄羅斯、任由誰人上台或「稱帝」都解決不了的棘手問題。一旦各種社會經濟積弊爆發嚴重到無法透過改革拆彈的時候,既得利益統治者為求自保,都只有引導民意指摘「問題都是外國人造成」的一招,由此試圖將內部根深柢固的問題「外部化」,以轉移和宣洩社會積壓的民怨,就算擦槍走火都在所不惜。

回首二戰歷史,戰爭前社會出現極端貧富懸殊、貿易保護主義、股市泡沫、極端政權,如今已經一一重現你我眼前。可以確定的是,不論目前的「貿易戰」與全球局勢如何演變,我們都應該要意識到全球日漸升溫的經濟、政治危機,千萬不要以為全世界只有金正恩一個麻煩友,更不要天真的以為單靠談判和解就會相安無事。有朝一日回頭看,我們可能已經掀開了新冷戰時代的歷史篇章。

廣告

無謂君Facebook(微信ID:i-quan)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