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輝山一日 道行千年

2017/4/10 — 17:04

據輝山乳業網站資料,該公司利用混合日糧餵養系統養牛(資料圖片)

據輝山乳業網站資料,該公司利用混合日糧餵養系統養牛(資料圖片)

【文:葉滿金】

輝山一日,道行千年。

香港交易所上市的輝山乳業,於3月24日在90分鐘內,股價暴跌九成,問題已引起國際知名財經傳媒特別關注,輝山事件亦反映金融監管機構的不濟。

廣告

輝山的主席楊凱從前聲稱,其公司是全國乳業的創新者,如今大部份股份被私人抵押,財務主管失蹤,公司內的董事相繼離職,而該股票的流動性很低,大部份股票持於大股東手上。是次股價插水,市面所知消息甚少,有關輝山抵押股票的舉動,亦未見披露,透明度很低。

廣告

輝山是由原來的國營企業轉型,於香港上市時標榜為乳業先鋒,包辦由草場到成品的一條龍生產,吸引了許多銀行願意向輝山借貸,收取豐厚利息。及至去年9月,輝山的資產負債比已達124%,與一般的中港包裝食品上市公司的資產負債平均比率28%,相差甚大。

楊凱向外舉債,大部份沒有通知香港的股票持有人,交易所的規則允許控股股東以股票借款而不披露交易,甚或貸款是出於個人理財原因。輝山在股價插水時,才披露其財政狀況,其七成股權已轉到楊凱私人持有的冠豐有限公司,其餘的便是楊凱屬下的分公司和債權銀行。及後至3月31日,輝山仍然發通告解釋財務主管失蹤的原因是工作壓力,而董事局內已沒有財務核數成員,小投資者的知情權完全得不到保障。

輝山事件只是冰山一角,一些來港上市的內地民企已被沽空機構指涉嫌造假,或被揭發陷入債務危機。按道理,交易所應該是上市事宜的前線監管機構,現時的監管架構在20年前建立時,在港上市的大多數是本地公司,上市公司的董事、管理層和股東一般亦處於香港。時至今日,許多內地及外國公司在港上市或申請來港上市,帶來一連串的問題和風險。證監會及港交所於去年已就如何改善上市監管決策及管治架構發表聯合諮詢文件,但目標只在讓證監會與港交所在上市政策緊密地協調和合作,以及令證監會更早及更直接地參與上市政策事宜及上市監管。更只求簡化首次公開招股(IPO)公司的申請程序,從而令此等申請能夠以更有效率的方式獲得審核和批准。

今年的施政報告提出政府會『積極推動上市實體核數師監管制度改革的工作,使有關監管獨立於審計業。修訂條例草案會提升財務匯報局的職能,使其成為獨立的上市實體核數師監管機構。預計在今年第二季把有關修訂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審議。』然而無論證監的諮詢文件和政府的核數師監管修訂法例都沒有直接針對目前上市公司規則的漏洞,沒有處理到現行批准上市公司資格的審核規定是否完備,證監會和港交所有否為新上市的公司進行有效而獨立的上市資格審核,當上市公司未有披露重要信息會有何後果,當小股東的權益未能妥善保障時,港交所和證監會有何責任,這些問題多年來都沒有確實答案。

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先生於3月27日回應輝山事件時,表明不能因為個別公司的問題,杜絕大陸企業來港上市,形容「它都是錢,大家都是為了賺錢」。我們不希望香港為了賺這些『快錢』,而輸掉制度公正、投資信心的『本錢』,並賠上國際金融中心的聲譽和形象。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