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醫生上市的一些隱憂

2018/1/10 — 22:07

【文:竇蓉】

較早前美國上市的紅黃藍(NYSE:RYB)鬧出虐兒風波,當時我和朋友談到,幼兒教育不應市場化,朋友嗤之以鼻,聲言「香港幼稚園又何嘗不是市場化?家長便是客戶,每個細路都代表一堆GDP。」我覺得市場化和上市資本化之間,是有性質上的差異,猶幸香港還未有進軍資本市場的幼兒教育集團,這個話題當時就此打住。

近日看到希瑪眼科(03309.HK)招股熱爆,同一個疑問又再湧上心頭:醫療、教育這類國民基本權利,在政府免費或資助服務不到位時,可以市場化到甚麼程度?醫療服務從市場化進一步走向資本化,又會帶來甚麼問題?

廣告

從事律師的網友提出,「專門技藝,包括眼科醫療,靠的是人的經驗、專門知識和判斷,每一位醫生都不一樣,因此,把專業上市集資,即是把人上市集資,把人當商品上市,是個價值問題。」

我又不至於把問題提升到人的價值這麼高尚。首先,香港其實一直有很多醫療股,另一股壇「名醫」曹貴子醫生,便是以康健國際醫療(3886.HK)開始涉足股壇,該股份早在2000年便於創業板上市。此外,醫學美容亦是另一大類別,香港醫思醫療(2138.HK)便是以醫生掛帥的美容股,希瑪則是第一間眼科專業的醫療股。

廣告

中國市場的醫療股,經營醫院的華潤鳳凰醫療(1515.HK)市值現為130億左右,2013年上市後,一度熱炒,另外,市值49億的新世紀醫療(1518.HK)就是北京的私立兒科醫療服務提供者,旗下以「新世紀醫療」品牌經營三間醫療機構。由於中國的醫療保障較香港差得多,故此中國的醫療股,不少都以經營私人醫院為業務。

在香港,醫學美容及牙齒保健,雖然同樣以醫生專業掛帥,但所提供的服務都並非維持健康生活必須的條件。醫學美容提供數萬元一個去斑緊緻療程、或者數千元打一次BOTOX針,上市公司想儘辦法創造需求,消費者為了變靚D,心甘情願付鈔,公司業務蒸蒸日上,可以說是各取所需。

牙科保健對健康生活其實大有影響,但牙科美容如箍牙,在中國人社會一直就被視為非必要項目,有時我看見新聞報導裏的香港高官、政客,一開口說話,滿嘴發黃參差的牙齒叫人倒足胃口,反而希望他們搵埋咁多,不要吝嗇牙齒美容稍為高昂的費用,牙科生意應該針對袁國強、湯家驊那些整日大發謬論,又不注意牙齒儀容的人士,多多製造需求;但話說回來,窮人看不起牙,也不至於是大問題。

希瑪提供的眼科服務則有所不同,視力絕對是健康生活必須的條件,眼疾是政府醫療部門有需要為市民提供的服務,人口老化、都市生活習慣等催生的眼疾,應該沒有人希望增加,但又必然會增加的「剛性需求」。由於視力太重要,如果發現問題,有能力的人當然希望儘快恢復正常視力,私人眼科醫療服務自然應運而生。

我們不是活在理想烏托邦,私營醫院、私家醫生為公營醫療體系分擔醫療服務的需求,把經濟能力較高的人導向私人市場,這是醫療市場化的好處。現在的情況是公營醫療系統壓力爆煲,所幸窮人仍然得到應有的醫療,但壞處是要忍受愈多愈長的等候時間,以及無甚尊嚴的醫療環境。

醫療市場化雖然由來已久,但市場化和資本化還是有頗大區別。市場化的時候,創辦人以醫者及生意人的身分經營,上市後就多了一重上市公司主席的身份,而資本的天性是逐利的,當資助醫療不到位,私營醫療被資本看上的時候,在資本保持逐利面目的情況下,醫療被過渡產業化和商業化,對社會長遠來說就不是好事。

醫療股最值錢是人才和聲譽,希瑪的招股書中也有提及,「為成為合資格的眼科醫生,實習生通常須經過一年的註冊前實習及至少六年受督導的專科醫生培訓。通常每年獲准接受眼科專業培訓的實 習生人數約為15人。」。

資本化提供的資金比業務經營來得快,而且多很多倍,希瑪這次集資便達五億多元,熱爆IPO達1,500多倍,凍結資金高達880億,儘管這筆資金最終要歸還給市場,但比起希瑪2016年淨利潤約4,700萬,也反映了資本市場力量之巨 。希瑪是少數可以在中國開醫院的公司,目前有一間深圳眼科醫院,即將在北京多開一間,資本化的力量,再加上中國需求,當大量資金加入搶奪醫生人才時,其力量將會導致香港醫療資源分配進一步扭曲。

眼科又不同牙科和醫學美容,白內障、青光眼、視網膜等病症,患上固然不幸,但正常的醫生不能創造病患需求,如果公司的香港業務不斷增長,那是代表1)人口老化,病患更多;2)更多病人轉投私人市場,即代表公營醫療服務的不斷倒退;3)更多大陸人來港醫病。三點中除了頭一點屬不可逆轉的社會問題外,其餘兩點都非社會之福。

好的醫生除了講求經驗、專業知識外,還要細心,以希瑪逾三分一的生意仍然來自林順潮,生意的自然增長一定不及資本市場操作來得容易,上市後醫者會否失去初心,那只能待時間驗證。

抽中希瑪的股民,賺錢是肯定的,但醫療資本化,我覺得以香港社會的情況來說,長遠來說是「贏粒糖,輸間廠」的事。

 

獨角財經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