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雷曼海嘯 輸的只有小投資者

2017/3/28 — 10:17

雷曼兄弟2008年9月15日宣佈破產,負債逾6000億美金,震驚全球。

雷曼兄弟2008年9月15日宣佈破產,負債逾6000億美金,震驚全球。

【文:梁邦妮;圖:香港電台】

幾年前,還見到經年駐守在中環銀行外面的中老年大叔和婦人,身上掛著追討迷你債券賠償的大字報。儘管銀行大班早已如常上下班,即使有人抗議他們亦不會出來,但人們還是不死心爭取到底。或許很多人早已遺忘了他們,但血本無歸的打擊和追討賠償的困擾,他們大概一生也忘不了。十年前的今天,房貸次按危機瀕臨爆煲,金融海嘯即將湧至,史上最大的投資慘案正在醞釀發酵。有謂股災十年一閏,十年前這場浩劫,今天我們還記得多少?

十年前金融海嘯前夕,次按危機漸漸擴大,美國房地產市場走勢持續下跌,但身在亞洲一隅的我們,大部分人想到的主要是其對股市的影響。不管是經濟分析或媒體報導都未能預示到,遠在美國的這場災難後來會直接令香港的小投資者成為主要受害者。即使到雷曼兄弟震撼性倒閉,引發迷債慘案,很多討論也只集中在銀行銷售手法及賠償上。這些由疊床架屋僭建出來的金融產品複雜難明,整個金融業呈結構性泡沫化,影響遠遠超乎金融範疇。

廣告

空中樓閣的證券化

「證券化」(Securitisation)是由新一代的銀行家衍生出來的,「證券化」過程由普通業主開始,業主每個月向貸款機構償還按揭,而貸款機構為了賺取更高利潤,便把這些樓宇按揭出售予投資銀行,包括雷曼兄弟等投資銀行將按揭合約連同其他債務例如學生貸款等重新包裝,創作出新的金融產品「債務抵押證券CDO」。迷你債劵(Mini Bond) 便是這類產品之一,實則完全是僭建出來的空中樓閣,然而它卻採用了安全性較高的傳統「債券」之名誤導投資者,購買了這些僭建品的投資者並非真正的債權人,一旦債務人違約,根本沒有權利取得剩餘資產的價值。

廣告

迷你債券被包裝成利潤可觀的優質金融產品,實則「債券」只是品牌名稱,跟傳統債劵完全無關。

迷你債券被包裝成利潤可觀的優質金融產品,實則「債券」只是品牌名稱,跟傳統債劵完全無關。

鼓勵買樓 泡沫澎脹

然而投資銀行卻靠這些子虛烏有產品賺取暴利,單在2006 年十大投資銀行便總共出售了價值1.5萬億美元的按揭證券。同年美國聯邦政府減息,整個行業更不斷鼓勵人貸款買樓,信貸寬鬆,房屋需求量亦大增。市場樂觀情緒高漲,華爾街一片昇平,銀行家一擲千金吃一餐飯,奢華生活儼如貴族,名校畢業生以加入其中為目標。儘管這一切都建築在數字幻象上,卻連監管機構亦認為這種方法可令更多人實現置業夢想,同時可分散信貸風險,無視這種金錢力量的扭曲,以至影響制度及價值觀,變成後來無數人的惡夢。

行政總裁富爾德(Richard Fuld)領導下的雷曼兄弟正是發展「證券化」業務最進取的機構,在開拓亞洲市場上不遺餘力。早於2002年,雷曼便開始透過合作銀行在香港出售迷你債劵,後來亦拓展至新加坡和台灣市場。2007年,雷曼的亞洲業務營業額達到31億美元,收益增長亦最快。但實際上,因為泡沫急速澎脹,美國的樓市在2006年年尾已見回落,2007年年尾又進一步下跌,部份房屋價格比按揭額低,成為業主的負資産,斷供潮出現。與此同時,香港及新加坡的銀行卻仍然向客戶推銷迷你債券及其他類似產品。

大不能倒 公帑營救

2008年初,次按危機終於令美國第五大投資銀行貝爾斯登瀕臨破產,美國聯儲局為免市場受太大衝擊,在3月中連同摩根大通以300億美元收購貝爾斯登,雷曼股價應聲下跌46%。同年6月,雷曼公布業績,錄得28億美元虧損。9月初,美國政府又以高達2000億美元接管次按機構房利美及房地美;這時雷曼的股價趺至只剩幾美元。雷曼尋求收購失敗,美國政府亦拒絕再以公帑拯救這些私底下家財萬貫的銀行家,終於9月15日宣佈破產,負債額達6130億美元。此為美國史上最大宗的破產案,而全球均密切關注其他投資銀行是否會如骨牌倒下。

富爾德領導雷曼兄弟30年,他至今仍堅稱雷曼之死是因為政府拒絶幫助,無視金融業的泡沫化。

富爾德領導雷曼兄弟30年,他至今仍堅稱雷曼之死是因為政府拒絶幫助,無視金融業的泡沫化。

小投資者成最終輸家

雷曼破產,迷債頓變成廢紙。香港及新加坡出售的迷債量最多,單在香港便超過100億港元,三萬多個小投資者的畢生積蓄可能化為烏有。在政府介入後,雖然投資者最後在2012年獲得銀行賠償部分損失,然而調查小組委員會提出的改善監管措施,只著重於中介人的銷售手法及投資者教育,沒有處理金融化和證劵化的結構性問題。在海嘯源頭美國,雷曼當時的行政總裁富爾德仍然堅稱,雷曼倒下只因政府拒絶拯救,無視金融業的泡沫化。事實上在海嘯巨浪褪去後,各大投資銀行早已回復「正常」作業,銀行家繼續賺取巨額收入,富爾德也早於2009年便成立投資顧問公司,規模雖無法跟昔日的雷曼比擬,卻也逐年擴充。

迷債出售額以香港和新加坡最多,小投資者損失慘重之餘,精神傷害亦深。

迷債出售額以香港和新加坡最多,小投資者損失慘重之餘,精神傷害亦深。

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教授、金融海嘯前曾在華爾街打滾的前銀行家蘇冪.阿加華博士,便認為因這些金融機構引致的危機必會再度出現,而他預料下次危機將更加慘烈,因為銀行家實在太善忘。而每次為危機付出代價的,往往卻是小投資者。

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教授蘇冪.阿加華博士認為,因金融機構引起的危機必會重臨。

新加坡國立大學商學院教授蘇冪.阿加華博士認為,因金融機構引起的危機必會重臨。

--

香港電台外購節目《金錢國度3》於星期三晚上9時在港台電視31、31A播放;港台網站tv.rthk.hk及流動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