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8 中國經濟展望

2018/1/2 — 17:30

天津一批興建中的房屋 l Hugi Ólafsson @ flickr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天津一批興建中的房屋 l Hugi Ólafsson @ flickr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2018年,中國經濟將以迅猛之勢全面爆破。各經濟領域連鎖爆破並相互增強,相關環節包括銀行資金鍊斷裂、房地產塌方式崩盤、地方政府破產、實體經濟末日、央企國企自生自滅以及大通脹等,大勢已定。經濟爆破後,中國面目全非。

首先,銀行系統的破產危機是中國金融危機的核心問題。 2017年5到6月份,我撰寫《中國系統性危機》和《中國銀行業資金鍊斷裂》,分析中國金融系統的破產問題。 7月,中央體制提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試圖保住金融系統,但首鼠兩端的拖延後,金融系統的全面破產已經無法挽回。 2017年底,中央進一步強調整頓金融系統,再提出“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嚴控各類貸款,打破剛性兌付。但央行繼續滴灌式印鈔,顯然銀行系統慣性無法解決,金融形勢完全失控。

2017年底,多數股份制銀行發現大難臨頭。近年理財產品瘋狂擴張,成為銀行系統貸款轉換的關鍵盈利環節。隨著銀行緊縮,多類銀行理財產品實質違約。由於銀行嚴格控制,相應消息被封鎖,民眾意識不到風險,銀行得以繼續拖延。不過,在中央提出打破剛性兌付後,銀行終於無法承受。地方為主的股份制銀行聯名上書中央,痛陳打破剛兌政策的恐怖,將在2018年將對股份制銀行造成的災難性(破產)後果。面對銀行絕望的挑戰,中央無動於衷。

廣告

2018年,伴隨民間借貸的突發性爆破,銀行系統將連鎖式破產。在過去數年,大量銀行存貸款轉為民間借貸,以獲得更高收益。在資金較寬裕時,民間借貸崩盤的影響不大,比如汎亞和e租寶騙局曝光後,未受害民眾繼續豪賭,積極參與其他高利貸項目。當經濟形勢惡化引發民眾心理變化,民間借貸開始呈現連鎖爆破模式。比如12月下旬,南京錢寶借貸平台崩盤,導致民眾兩天內擠兌南京其他高利貸平台,引發南京民間借貸平台全面崩盤,充分說明民間借貸爆破的突然性和全面性。 2018年,隨著民間借貸的連鎖式爆破引發銀行業資金鍊大規模斷裂,反過來再加劇理財和民間借貸爆破,進而導致銀行系統連鎖破產。

銀行業的爆破式破產,更多來自於其他環節的壓力。高利貸爆破像雷管,引爆銀行業自身背負的炸藥包。國企債務接近100萬億,國家要求企業實施債轉股,遭到主要債主銀行的全面抵制。如果銀行不同意債轉股,企業停止支付利息,更不可能還本,銀行資金鍊斷裂;如果銀行通過債轉股,企業虧損,銀行仍然拿不到利息,銀行資金鍊還是斷裂。除此之外,地方政府各種類型貸款、各類直接和變相房貸、上市公司的股票抵押貸款等各種貸款,實質上都是無法償付本息的壞賬。隨著打破剛兌和民間高利貸全面爆破,銀行最後的收入來源枯竭,只能爆破。

廣告

其次,房地產塌方式大崩盤。 2017年7月,我在《中國房地產塌方式大崩盤》一文中,對崩盤的原因和崩盤過程模式有過系統分析,其中崩盤的關鍵原因包括實體經濟末日、金融緊縮以及緊急推出房地產稅。隨著時間推移,這些因素一一得到證實。尤其12月份,房地產稅開徵得到確認,框架原則明確,相關部門已經做足準備,隨時開徵。

房地產崩盤的過程完全按照我在《中國房地產塌方式大崩盤》中所分析的演化。房地產崩盤從一線城市開始,再蔓延到二三四五線城市。京滬處於政治和經濟的中心位置,消息敏感,反應迅速,成為率先下跌的區域,環京和環滬區域經濟基礎脆弱,崩盤效果最為顯著。 11月份,環京區域價格暴跌後二手房成交量僅為400多套,上海巨量二手房拋盤瘋狂湧出而無人理會,而深圳的問題不僅是沒人買房,而是沒人看房,更是壓根沒人,只有貪婪的房多尤其是房東還沉醉在幻想中。

二線城市以南京的戲劇化崩盤表現出來。二線城市中,武漢成都作為落後地區在承接一線城市的資金和人員後,企圖利用低價優勢激發一波房地產熱潮,由於地盤過大加上實力不濟,僅能維持表面價格。隨後,武漢成都西安如同深圳一樣,進入默默崩盤模式。杭州作為實力很強的二線城市,一度以拆遷迫使房價上漲,但很快偃旗息鼓重回降價通道。南京綜合北上深功能,在二線城市中地位最重要,綜合實力最強,其他二線城市沉寂時,南京爆出上萬人排隊驗資瘋搶3000多套新樓盤的消息,引爆全國房多的信心。可惜好景不長,12月底南京錢寶網平台一夕崩盤,并快速引發其他融資平台崩盤,引出大量二手盤低價拋售,南京戲劇化地實力展示,什麼是金融緊縮後的房地產塌方式崩盤。二三四五線城市中,潛伏著各種民間融資平台,南京只是個案,未來會有更多城市的融資平台跟隨起爆,引發房地產塌方式崩盤。人人都把自己當根蔥,看別人是韭菜,其實都是莊家的韭菜。

2018年,房地產稅將以最後一擊的姿態全面打垮房地產。 12月,關鍵部門發布信息,房地產稅經過攻堅戰勢在必行。由於經濟形勢急劇惡化,地方政府入不敷出,攻堅戰很快會變成共同需要。根據中央的態度,房地產稅可能在1-1.5%之間,由地方靈活掌握,全國各地人民等著喜迎房地產稅。至於妄想把房地產稅轉嫁給租客並且指望房地產稅延遲推出的房多,屆時會深刻體會到什麼叫一廂情願。

第三,地方政府破產。我在《論地方政府的倒掉》中對地方政府破產有過系統分析。隨著銀行系統資金鍊斷裂,接著房地產崩盤,地方政府破產順理成章。 19大後中央正式關注地方債務,嚴控對地方政府的金融操作。 12月,相關部門和體制經濟學家正式提出,考慮讓地方政府財政破產。這種表態說明,中央決心甩包袱,地方政府破產已經擺上日程。

2018年,地方政府全面破產重組,政府大規模裁員。除《論地方政府的倒掉》所分析的內容之外,地方政府破產著重註意三個要素,破產三要素包括銀行資金鍊斷裂、房地產崩盤和地方政府債務。三要素相互影響,相互加強。資金鍊斷裂是破產的根本原因,房地產和債務是直接原因,房地產和債務反過來加劇資金鍊斷裂,銀行更無力支持地方政府。面對三要素死局,中央通過房地產稅、資源稅和自主發債,給地方政府一條出路。但這並不是真正的出路,即使地方政府沒有全軍覆沒,也只有極少數突圍成功,剩下的必然破產,必須大量裁員分流,卡緊或者卡斷社保醫保,嚴重依靠地方體制生存的群體將走投無路。

第四,實體經濟末日。實體經濟是龐大的系統,是支持宏觀經濟運轉的基礎。我在《中國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一書中,全面分析和系統論述實體經濟末日的原因、經過以及結果。在現實中,實體走向末日的過程與我分析和預測的完全吻合。

2017年,隨著實體經濟走向末日,中國經濟開始全面崩盤。實體走向末日主要包括兩方面: 一方面,金融房地產過度膨脹,不斷壓垮實體企業,誘導實體資金進入股市、房地產、高利貸和虛擬技術投資,也榨乾民眾手中的現金;另一方面,營改增、供給側和環保風暴等措施的實施,全面打壓私企,給央企國企騰出生存空間。在實體經濟基本被榨乾的背景下,銀行信貸擴張模式難以為繼。隨著美聯儲加息縮表,中國祇能不斷卡緊信貸,進一步壓縮實體經濟的生存空間,實體掀起最後一波倒閉潮。

2018年,實體經濟末日終結。在國外,特朗普減稅2018年生效,極大改變世界資金流向和經濟格局。特朗普政府已經做好準備,取消對中國的貿易優惠措施,並開始對中國實施步步緊縮式的全面製裁,以求中美貿易平衡。歐洲各國為自保,也將對中國採取越來越多的貿易制裁。在國內,環保風暴持續加強,企業各類稅負大幅增加,生產成本暴漲,而國內市場需求枯竭。而且,隨著銀行資金鍊斷裂,房地產崩盤和地方政府破產,鐵公基和房地產大規模停工,建築汽車兩大支柱產業遭重創。另外,隨著外企大潰敗,每一個大型外企停運搬遷都導致其上下游產業鏈解體,進而波及周邊產業,本土配套企業隨之倒閉。經過外部和內部經濟的雙重淘汰,能生存下來的實體屈指可數。

第五,央企國企自生自滅。面對系統性危機,體制對國企再次甩包袱。 1997年,朱斷然採取措施,實施國企改制和大下崗。 2017年,中國面臨的系統性危機更加嚴重,體制故伎重演。 7月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就包含國企改制。隨後,中央提出對央企進行改制,年底前必須完成。到12月,各央企基本完成改制,由全民所有製單位轉為國有控股的股份制企業。

2018年,央企國企必須獨立生存,大下崗重演。央企職工不知道全民所有製和國有控股是什麼意思,對於改制沒反應。 2017年,鋼鐵和煤炭等行業國企已經裁員180多萬。 2018年,經濟急轉直下,依靠榨取全社會血汗而生存的國企,收入來源枯竭。同時銀行資金鍊斷裂,國企無法再依靠銀行貸款生存,只能厲行開源節流。各壟斷央企必然提高各類產品價格,國企大規模減薪和欠薪,並且實施超大規模的裁員。

第六,大通脹。早在2015年初我發布《把通脹進行到底》,分析大通脹的原因和進程。從2016年四季度開始,基礎產品價格開始第一波暴漲。

2017年,價格連續暴漲的範圍逐漸擴大,以醫藥原料和廢紙成品紙等品種為代表,價格屢創新高。尤其2017下半年,各類基礎產品價格進一步全線暴漲,包括各類化工化肥原材料、鋼鐵水泥等建築原材料、醫藥原料藥、電子元器件、廢紙成品紙等。對於任何一個經濟大國,基礎產品價格全面暴漲都意味著大通脹導致經濟崩潰,只不過,中國人只關注房子,其他都不在乎。

2018年,大通脹將起到全面摧毀的爆破效果。當前基礎產品的大通脹不會停止,只會繼續加劇。過去生產企業一直努力消化通脹影響,當企業無法消化時,只能傳導到消費品領域,結果就是消費品領域的爆發式大通脹。另外,我在《守不住的底線》中分析過,根據當前的電子印鈔模式,中國通脹將以長期中低通脹,最後突然大通脹的方式收尾。兩個因素結合,2018年通脹將更加迅猛,尤其在各領域無可挽回的情況下,大通脹意味著中國經濟四分五裂。

通脹的最後階段是糧食價格暴漲。 2017年7月,體制召開中央金融工作會議,當時還有機會通過人民幣大縮表獲得一線生機,不過體制不僅沒有大縮表,相反還繼續印鈔。進入2018年,人民幣廢紙化完全不可抑制,壓制多年的糧價將不斷暴漲,把當今時代餓肚子當天方夜譚的中國人,將親歷中國史上規模最大最慘烈的飢荒。

在全方位爆破前,體製表現得極其愚笨遲緩。特朗普就職美國總統後,我在分析文章中著重強調,中國體制實際已經失去掌控權力,與民眾站在同一條起跑線。而且,我分析和預測中國即將發生的一系列變化以及體制的相應措施,隨後體制所有政策都在我的預測中。更重要的是,體制在失去權力後,內在真實水平暴露出來,愚笨而遲緩。特朗普的政策早已擺在檯面,並曾多次對中國體制善意喊話,給中國體制以多次調整改變的機會。而中國體制先是置若罔聞,再後知後覺地發現特朗普政策措施的威力,緩慢地被動應對。當所有機會都失去,體制也失去對經濟的控制能力,只能高喊“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在意識到危機後,體制仍心存幻想。按道理,體制在提出守住底線後,應當迅速制定係統政策並儘快實施。實際上,體制耗費數月時間,在政策導向上不斷反复,各種關鍵決策相互矛盾。這個過程說明,體制心存僥倖,內部各群體各自打小算盤,利益矛盾難以調和。更重要的是,即使關鍵決策出台後,仍遲遲按兵不動,期待奇蹟,僥倖至死。當人陷於絕境而束手無策,最愛不切實際的幻想,其實這恰恰是最深層的絕望。

愚笨和幻想意味著爆破來臨的更加迅猛。我在多篇分析文章中說過,中國體制無視特朗普的政策,完全按照自己的需求緩慢決策,在拖延中浪費掉寶貴的時間,加速資源消耗,尤其是基礎資源(美元)的消耗失控。在行動上,拖延本身也是自我麻痺的過程。 2017年,中國不僅是經濟爆破的問題,而是社會開始四分五裂,比如房多和房空的彼此仇視。但是,媒體仍然宣傳大國崛起和中國夢,一方面讓人們繼續幻想,另一方面引發國際對中國強大實力的關注。當相關信息傳到美國,引發特朗普政府內部鷹派的更強烈反應。一旦中國經濟爆破顯性化,更多夢中人覺醒,社會內部矛盾爆發,加上特朗普政府採取更強硬措施,彼時,將沒有什麼可以阻擋中國的全面瓦解。

在特朗普風暴席捲之下,全面爆破勢不可擋。 2016年中,我預測特朗普當選,並明確特朗普當選是美國和世界歷史轉折點。 2016年8月開始,我以《特朗普風暴》系列文章,預測特朗普將摧毀世界舊勢力和舊秩序。 2017年,特朗普風暴全面改變美國政局,逆轉美國政治經濟文化導向。雖然特朗普還無暇顧及國際經濟,但美聯儲加息縮表和匯率操縱國發揮威力,中國已經接近被壓垮。從2018年開始,特朗普將聚焦於減稅、資金回流和貿易平衡,特朗普風暴席捲世界之終極版,更對中國起到絞殺作用(參考《特朗普絞索》系列)。當特朗普絞索不斷勒緊,中國經濟全面爆破的力度將超乎想像。

爆破之後,剩者為王。全面爆破下,中國權貴和體制是主要輸家。每個領域每個環節爆破,都有相應的權貴垮台。堅決依附體制和跟隨權貴的人,都是陪葬品,只有極少一部分人能在新的歷史時期,以贏家的身份啟程,勝者為王。

在全面爆破之際,勝者是跑的最快最靈活的人。當兩個人同時被老虎追趕,個人活命的直接方法不是比老虎跑得快,而是比另外一個人快。同樣道理,個人生存之道也是跑過別人,更靈活應對爆破。首先,個人需要跑贏體制,利用體制愚笨緩慢的弱點,跑在體制權貴及其僕從集團之前,讓體制扛下爆破的主要後果。其次,在全面爆破的環境中,更認真觀察和應對局勢的變化,盡量保全財產,攜家人走上生路。

2018年中國將經歷經濟的全面爆破,涉及到各個領域,社會地位和財富將大洗牌。全面爆破不僅終結中國崛起的神話,更意味著中國將陷入長期貧困。只有認清大勢,及時採取穩妥完善的措施,才能保全身家。


2018年1月1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