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藝術教育在中學:藝術教育導師的追求

2017/8/9 — 17:59

【文:李俊妮】

投身藝術教育十多年,問自己對藝術教育的熱忱哪裡來?也許源於中學時的經歷。那時,因為學校氣氛較注重學科成績,雖然對音樂、視藝和中文作文興趣盎然,但普遍的價值觀皆認為音樂、藝術沒有出路,所以最後選了沒有興趣但據說有前途的理科,而大學亦選了爸媽大概會較喜歡的工商管理。

在校園裡,說得嚴重點,就是一直鬱鬱寡歡。大學時期,偶然在校外接觸到劇場演出,是藝術與創作讓我看見一個全然不同、充滿色彩並且詭異多變的世界,讓我後來希望成為一個好的藝術教育老師,透過藝術創作來鼓勵同學:並不是人人都要職業上成為藝術家,但藝術的培養和訓練,透過題材、形式、手法、物料等選擇,卻可讓所有人觸碰內在的自己、了解自己,從而認清面前的選擇。這些年,在「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課程(TOE)遇上一班有共同理念的同事,願意在中學生和藝術創作之間下工夫,以藝術作目標,而焦點卻在「教育」之上。換言之,就是如何引導同學走入創作的狀態之中。就讓我把這些年的觀察和經驗做一些分享,盼跟有志致力於藝術教育的同路人交流互勉。

廣告

不要把自己「課外活動」化

TOE在實踐中思索於中學推行攝影藝術教育的可行性及重要性。計劃開始初期,即使是TOE的導師,也有些都會認為我們無異於興趣班,一星期到學校上課一次,輕輕鬆鬆、沒有負擔的,和同學開開心心相處兩個鐘便算了。這心態很普遍,也可以理解,畢竟,課程的基本弱點,是一星期只有一課,只有一次機會與同學碰面,對同學的了解一定不及每天朝夕共對的學校老師。

廣告

有時候,學校老師會認為導師只要幫忙包辦兩個小時的課堂,讓自己有個短暫喘息的機會,課堂順利進行便足夠。這樣的前題下,讓大家都難以認真看待藝術和創作。所以,TOE一直非常重視課程的定位:首先,我們不把課堂當做課外活動般輕鬆處理。反之,我們努力去扭轉「每周一聚」這個根本弱點。這就必需從課堂設計、舖排,以至於執行的細節等等著手,希望每星期的兩個小時不會是因循、交貨,甚至不只是開開心心又落堂,而是設法讓同學明白藝術創作不是風花雪月,而是反思和表達的方式。創作可以是我們拷問生命、生活問題的切入方法。

藝術創作不是「想點就點」

藝術導師經常會遇到一個問題:同學壓根兒沒有甚麼想法,要他們做作品顯得拉牛上樹,課堂不知道可以怎樣繼續下去。我在觀課時不時見到,在進行創作活動時,導師強調同學想做甚麼就做甚麼,不要自設框框限制自己。結果呢,同學甚麼也沒有做出來。接著導師就會埋怨:我已經給他們很多空間、自由去做創作,他們竟然甚麼都做不出來?同學一句「鐘意就鐘意,無得解釋。」尤其刺激導師神經。

 

經過多年的觀察和反省,問題的其中一個原因很可能來自導師本身。首先,藝術經常被誤會等於自由,而自由的意思是做甚麼都可以。這只是其中一種對藝術的理解,若只對同學說想點就點,中間就會跳過了很多藝術創作需要思考及磨練的層面,也同時強化同學「鐘意就鐘意,無得解釋。」這把尚方寶劍。

作為教育導師,我們也必需了解同學在中學時期到底處於怎樣的狀態。此階段的同學雖然已經掌握複雜、解難的思維,但學校教學的慣性,很少鼓勵同學表達個人想法,又或者透過藝術創作呈現對生活、生命的思考。他們的喜惡經常只是一個片刻的閃念,未及清楚表述及將其置於他們的生活、價值觀或其他因素的語境裡,已經消逝。這時候他們最需要的是語彙、表達自己的語言和方法。導師就像一個擺渡人,引導他們加深對媒介、物料的認識,展示不同藝術家的作品,協助同學進入藝術的世界,並在其中精準地表達自己的思考。

TOE藝術導師的優點

TOE藝術導師最大的優勢是除了教學外,同時也會進行創作。做作品、辦展覽、藝術評論和欣賞,以至最新資訊等各方面的經驗,正正是不少導師的「本業」。由這些藝術家作導師,能給予同學實質又具體的介紹和建議,將「實戰經驗」帶入課堂裡。

TOE的導師一般沒有接受正規教育學位的訓練,為了深化導師對教育的理解,這些年,TOE每年為導師舉辦訓練課程、同儕觀課。每年度課堂開展後,則有每月一次的教學沙龍。藝術教育不只有一種模式,學生也不是千人一面,教學沙龍正是提供機會,讓導師分享他們課堂遇到的問題,討論應對及改善方式,按同學的表現和課堂的氣氛,持續微調課程的進度。也讓導師團隊不只關心個別的課堂,而是從教與學方面的層次上互助與累積經驗。

藝術導師正在進行每月一次的教學沙龍,分享他們課堂遇到的問題,討論對應及改善的方式,讓整個導師團隊從教與學方面的層次上互助和累積經驗。圖中的導師正在進行辯論。辯題為﹕「藝術導師初步觀察到課堂內有同學被欺凌的跡像。有一次,一位學生在上課期間放出該同學的醜態的照片,同學一起揶揄他,導師應否即時處理?」辯論的目的是希望讓導師對這種情況更敏感,多思考藝術導師的身份,以及從辯論中找到自己認為合理的處理手法。

藝術導師正在進行每月一次的教學沙龍,分享他們課堂遇到的問題,討論對應及改善的方式,讓整個導師團隊從教與學方面的層次上互助和累積經驗。圖中的導師正在進行辯論。辯題為﹕「藝術導師初步觀察到課堂內有同學被欺凌的跡像。有一次,一位學生在上課期間放出該同學的醜態的照片,同學一起揶揄他,導師應否即時處理?」辯論的目的是希望讓導師對這種情況更敏感,多思考藝術導師的身份,以及從辯論中找到自己認為合理的處理手法。

如此,導師便能給予同學適切的意見和回應,也讓同學的表現,能反饋回導師團隊對課程微調的考慮因素裡。所謂「教學相長」,TOE不僅相信,也嘗試從計劃定位、師資及課程執行、微調等面向將它實踐出來。

「獨立電影工作坊」課程片段﹕學員一起透過劇本寫作、實踐練習、出隊拍攝至後期剪接等階段,逐步認識及完整地經歷電影的製作過程,最終拍成一齣名為《照舊》的微電影。《照舊》將在Folding/Unfolding︰流動攝影展的電影放映會播放。

學生正在進行剪影練習,互相為對方畫出整個身影,繪畫者需要用手及身體直接感覺及勾勒別人的形態,兩人之間有較直接的互動,譬如身體接觸 / 眼神接觸,較多刺激學生直接與人接觸的感受,學生更可以發揮創意,在校內的環境找尋合適的空間放置剪影,配合環境敍事,希望藉此訓練學生的觀察力,留心細節。

透過藝術導師設計的課堂練習,學生正在校內重新探索這個熟識的空間。

--

Folding/Unfolding︰流動攝影展

我們現正以「流動形式」,於全港各地展出「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2016/17的學生作品,希望你也能同來參與,和我們一起看看旅程上有待被翻閱的風景。各個展覽場地展出時間不一,敬請留意。

展覽日期﹕24.6 – 20.8.2017
場地﹕艺鵠、01空間、三聯書店元朗文化生活薈、碧波押、土瓜灣故事館、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校園、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
網站﹕toe.org.hk
臉書活動專頁﹕Folding / Unfolding

「憧憬世界」攝影教育計劃

一項非牟利的攝影教育計劃,由何鴻毅家族基金創辦及贊助,並於2013年起由香港浸會大學視覺藝術院「啟德」研究與發展中心策劃。計劃致力為青少年和不同社群締造一個饒富創意及趣味的學習環境,讓他們透過攝影表達自我。人們對世界的認知,往往被既有的影像設下了框框。我們希望鼓勵人們能以新的視角觀察和體會身邊的事物,擺脫既有的框框,重新探索自我,並加深對社會的認知,以及建立自身與家庭、社區、文化、社會環境的聯繫。

網址﹕www.toe.org.hk

作者簡介﹕自2008年加入TOE敎育團隊。從事藝術敎育工作超過十年,對藝術丶敎育這兩大領域的興趣愈發濃厚。近年開始參與有機耕種,體會「食農敎育」對孩子的重要性。期望不久將來能結合農耕丶藝術丶敎育,讓孩子藉著與土地丶藝術的接觸,與別人丶環境丶世界建立深厚而堅實的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