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主權國家的迷思(一)

2016/11/30 — 21:25

作者指,當歐洲列强在1618年開始打了一場相當血腥的三十年戰爭後,舊有的政治制度、系統開始被動搖。(資料圖片)

作者指,當歐洲列强在1618年開始打了一場相當血腥的三十年戰爭後,舊有的政治制度、系統開始被動搖。(資料圖片)

在現代,當我們談起國家,我們會認爲一個國家必須有清晰國界、在清晰國界之内有一個壟斷合法武力的政治系統(不一定是同一政權),而在清晰國界之内的人民會接受如此政治系統的統治、受其所制定的法律監管。

但是如此主權國家(Sovereign State)的概念並不是「自古以來」就有。學界普遍認爲現代國家的概念主要是從1648年Peace of Westphalia開始。歐洲從1618年開始以宗教分歧爲起因打了個三十年戰爭,而這和約就是這三十年戰爭的落幕。在這和約中確立、認可了不少國家的獨立性,爲不同國家地域在地圖上劃下一條頗爲明確的界,與會各人並認爲一國在其領域之事不可受他國干預,如此被歐洲當時列强同時認可的主張其實大大地强化了主權國家的概念並削弱了羅馬天主教教廷或者其他世襲領主(如哈布斯堡王室)的勢力。

其實在1648年之前,人們生活的土地上其實有不同、相互交雜的權力架構,你效忠的可能是一個家族領主、可能是一個城邦商賈、可能是當地教會或者甚至是部落族長。土地上沒有一個確切的主人,更遑論有一個唯一壟斷合法武力的系統。皇帝、領主、商賈以及教廷相互制衡,他們各自擁兵互不相讓。如果你回到過去,問一個在現今在意大利北部生活的人他們是什麽人,他們可能會答你「天主教徒」、「米蘭人」,城邦、領主的概念遠久於一個主權國家的概念。

廣告

但是當歐洲列强在1618年開始(荷蘭與西班牙的戰爭更久,荷蘭人爲了從西班牙人手上獨立打了將近80年)打了一場相當血腥的三十年戰爭後,舊有的政治制度、系統開始被動搖。當社會多動亂,普通平民百姓的想法一定會是寄望有强人出現、穩定大局。而這就是Thomas Hobbes所提倡的社會契約(不是John Locke那種):因爲人們希望逃離人們互相攻伐的自然狀態,他們願意不可扭轉地犧牲部分自由,臣服和收納於巨人之下或之中,受其保護。而這巨人就是主權(Sovereign),亦就是該片土地上唯一壟斷合法武力的政治系統。

主權國家在歐洲興起後逐漸因殖民原因傳到了亞洲地區,而Bill Hayton 在他的《南海》一書中認爲正正就是因爲這些要求明確劃界的主權國家概念引起了在遠東地區的領土紛爭。需知道在過往的遠東社會,朝代往往以文明影響力作爲統治理念(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等概念),古時的中原王朝認爲自己道德超越周遭各部落、各國,該政治系統實際權力、影響力拿Bill Hayton的説法就是以京都爲中心向外輻射,越近越受影響、越遠影響漸弱(這也就有山高皇帝遠的説法),但是並不止於某個邊界之上。而現代主權國家的概念就是主權的權力在清晰國界之内不會亦不應該有分別,但是在其邊界之外,該國的主權權力就是零。

廣告

亦正正因爲如此,南海、甚至遠東某些地方究竟是否自古以來都是某國的?這就是你用「文明影響力」來看還是「主權國家」的概念來看了。但是正如經典書籍1984中所説控制現在的人就能控制過去,讀史時很多時候會將現有、當今的概念套用在歷史之上,例如認爲在古代,我們會已經有一個現今國家的概念,認爲在現今法國的土地上,以前的人已經認爲自己是法國人。需知道,民族國家、主權國家的概念在歷史長河之中仍是一個在青春期的學生,但這青春期的學生其實給予了人們在亂世之中急需的安全感,讓人無所保留地對其貢獻期望其會對自己有所保護甚至嘉獎,當然每人對象不同,如現今本城的各個陣營,但其實情感亦是一樣。

當然,當代主權國家的概念不可以用一篇短文全面道出,但是當大家真正地去探究究竟國家是如何被建立、身份認同是如何被營造時,世界就會以一個全新的面貌展現在你眼前。要記住如果不是《1824英荷條約》將現在的馬來西亞和印尼以如此的方式分隔開,用系統化的權力將兩個地方的人民分割開的話,馬來西亞和印尼也許就不會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國家了。這下文再談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