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非君子之道,來治非君子的對手

2018/5/14 — 13:35

為反映美國保守精英圈子之意志,特朗普於競選總統的時候,就已經不斷指責過「伊朗核協議」(JCPOA)的荒謬。他對此協議的不滿,大概在這三個方面:1. 協議簽署後,相關對伊朗的經濟和金融制裁將解除,然制裁解除後,伊朗的實力會大幅度地增強,其於中東地區呈擴張之勢,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也會得到更多的援助,影響美國及其盟友在中東的利益;2. 協議定了有效期限(到2030年),當期限一過,伊朗因上述第一點的原因,能會有比以前更強的實力來發展核武,威脅美國安全;3. 協議未對其彈道導彈技術進行限制,這不僅引起沙特、以色列的不滿,且在協議有效期之後,又由於第一點的原因,伊朗亦可更迅速地製造到核導彈。 

特朗普聲稱(或現在要執行)退出「伊朗核協議」,但實際上他更想修改核協議,來滿足美國及其盟友的利益最大化。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會用一種更商業化的談判理念來處理美國的外交事務,這猶像在市集買賣,他首先開一個低價來壓你,然後再慢慢還價,盡量地要賺取真實的利潤。美國現在對於中美貿易的博弈如是,對伊朗的問題也如是,它所威脅的未必會付諸於實際行動(或只採取一種「殺雞儆猴」的行動方式),其最深層的目的,乃是要靠著此些威脅來當作自己的籌碼,逼使對方在談判桌上處於不利的位置。

而類似之理念/手法,在有關北韓問題方面已取得很大的成效。當特朗普上場後,他的政府擺出了對北韓將要開戰的姿態(實質更可能是威嚇),相信連狂人金正恩也曾會擔心過、膽怯過。特朗普與他前任政府的不同之處,是他敢於玩火,能扔掉所謂的「政治正確」於自己的金黃色馬桶裏,縱使你北韓金家可以對自己的承諾協議當成廁紙一張,然而特朗普也會對奧巴馬所簽的「巴黎協定」、「伊朗核協議」,置之不顧、說毀約就毀約。我們常認為政治家是虛偽的,但結合「無奸不成商」之商人特質的特朗普,還多了詭詐、「無賴」的一點,他用他的瘋狂來壓制著對方的瘋狂(因為美國的實力始終遠大於對方),這反而成為了解決北韓問題的關鍵原因之一。

廣告

而當穩定了朝鮮半島的局勢之後,美國現在又要去「搞」伊朗。但眾所周知,北韓被「馴服」的另一關鍵原因,是中國對北韓實行了以前從未有過的、像戳到肉的、刺向他們心臟般的頗嚴厲式的制裁而致;金家由於國內資源緊張、經濟開始崩潰、民心開始分離、或再難維持到過往那樣穩定的局面,才迫於無奈,借平昌冬奧會之機,向外界逐步低頭。中國由幾十年前至現在對北韓的影響力還是無可置疑的,可特朗普「搞」伊朗,缺少了如此對伊朗具影響力的國家從旁助攻,甚至連盟友英法德亦持觀望態度,美國單靠自己的制裁或以色列、沙特的幫忙,會很大可能打不響原本要盡量「壓價」的如意算盤。

再者,美國單方面退出「伊朗核協議」,屬於毀約的表現,或違反了國際法,令這場對伊朗的博弈,較之前與北韓的「開片」更少了得到國際社會的支持。「契約精神」是西方文明社會的主流精神,特朗普是次的做法違背以前美國政府的承諾、破壞了西方的核心價值,這跟美國商務部所說的:「中興通訊公司違反與美國政府去年達成的和解協議」,其實不遑多讓,甚至更甚。因為中興從某程度上說,更多是鑽契約空子,非完全不履行承諾(中興在違禁交易後,是開除了四名高級管理人員,但沒有對其他相關的員工進行處罰),可美國退出伊核協議,是公然的不守信,是坦蕩蕩的、或一副毫不在乎的嘴臉去對著全球說:我要違約,你又奈我如何?

廣告

特朗普與金正恩的「世紀談判」在即,然而美國對「伊朗核協議」的「撕毀」,令世人更加失去對美國的信心,為接下來的談判蒙上了陰影。不過從另一方面考量,金家也如上所說,跟特朗普是「一個樣」;「侵侵」以他的非君子之道,可能在跟北韓的談判上,會比那班較溫和、「循規蹈矩」的民主黨人,得到更大的突破、為美國爭取到更多的利益。世界風雲變幻莫測,那外交或治國的牌,再不能按常人所推算的來打;美國出了一個崇尚美國優先、對內逐一兌現競選時承諾,對外卻破壞之前政府承諾的顛覆者,他那不怕與強權領導人硬碰硬的瘋子般的個性,確實有時(暫時)維護/維持到某些地區的和平或勢力相對均衡之現狀,但又同時令全球陷入秩序混亂的狀態,且搖動了西方世界所建立多年的、本來較穩固的文明巨塔之地基,讓此不穩定的時局再添變動因素(美國退出伊核協議,會令伊朗的保守派抬頭,核武發展計劃又再展開),然後他又以一種更瘋狂的方式來壓制這不穩定,不斷惡性地循環,直到多年後(他或共和黨的鷹派若能繼續入主白宮),全球多個地區有機會的真正崩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