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你不能說,獨立不是我們應該有的選項

2017/10/3 — 13:16

圖片來源:《經濟學人》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經濟學人》片段截圖

深度西班牙」這個粉專對加泰隆尼亞的評論,有三個層面的問題。

第一個層面,她濫用了「身份的說服效果」。

作者試圖給人一種感覺:居住在西班牙,有著第一手的觀察,比起大部分台灣媒體轉譯再轉譯的報導評論,更新,更近,更準。

廣告

而這只是一種錯覺。細究其論點結構,並未妥善運用作者長居西班牙的身份,得出更縝密獨特的觀察。全文的「獨到觀察」很少,關於「獨立公投是重複投票的笑話一場」的指控,更有各種親身經歷人士的反證(而她不打算勘誤)。

簡言之,作者用了一套我們非常熟悉的大中華帝國思維,來解讀她所經歷的重大事件,並且對這套思維的漏洞視而不見。要寫出這種「華統為體,西學為用」的觀察,坦白說也不用長居,短期旅遊就可以了。而這類的華人旅遊看世界的文章,台灣已經太多了。

廣告

第二個層面,她根本不相信溝通,「溝通」只是掩蓋真實想法的遮羞布。

她在文中提到「民主的重點在於溝通協商,尋找大家都可以接受的解決之道。」聽起來很有道理,但她應該也會知道,溝通不僅僅是政治人物的事,也是全體公民的事 — 這是民主運作的基礎。

如果如此,她這篇文章,也是一種立場的傳遞,也是在溝通(雖然溝通的訴求對象是台灣人,不是直接對加泰隆尼亞人。)

但她拒絕批評,拒絕溝通,說她的文字只是「道聽塗說」、「只是個人意見」(精確來說,她的文章是基於她政治立場篩選出來的道聽塗說)。有反對的意見,她說:「你相信什麼,我不是你媽,不用告訴我。」

她把自己的評論貶低到「隨手寫寫罵罵」,原因當然不是她看輕自己的文字,而是她藉由擺低姿態來停止對話,反正跟她價值觀相近的受眾已經聽進她的話了。用議題圈比較熟悉的話來說:她在搶一個底層的位子。

她打從心底不相信溝通,不認為自己有聆聽不同聲音的必要,不同的意見被她視為有敵意的、不懂她的。她把溝通的期許推到政治人物身上,覺得解決加泰隆尼亞議題的方法,應該是「溝通協商」,不是公投(或暴力鎮壓公投。)

也就是說,她所期待的溝通,其實是「跟我立場一樣的政治人物,有義務用溝通的方式,讓所有人立場跟我一樣。」的懶人結果。她不用負擔任何公民溝通義務,只需要罵西班牙政府辦事不力,沒辦法幫她捍衛價值觀。

基本上,這就是藍營罵江宜樺的邏輯。

她不相信民主,她相信的是「一切應該和平的以我的封建價值觀為主」,而她是註定會失望的,因為這不是民主的運作方式。

第三個層面,她貫穿全文的是一套保守近乎封建的價值觀,她相信對每個人來說,有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決策方式,像是眼前可見的平和與經濟利益,這也是為甚麼她認為支持獨立的加泰隆尼亞人「被政客操弄」,因為對她來說,獨立毫無意義,加泰隆尼亞只會在經濟上過得更差,而且把西班牙社會搞得很亂。

她不相信人有選擇生活方式的可能,不相信住民自決的權利,那些都是假的,是虛的,是被政客所矇騙的。

維繫她保守封建價值觀的理由,是違法、違憲。她可能不知道,法律為憲法服務,憲法又是避免多數民意暴力、民主失衡的保護機制。當西班牙憲法限制了加泰隆尼亞的獨立權利,這套憲法就是有問題的。

不管是法律還是憲法,都只是人類發明出來,用以解決社會問題,實現自由平等公義價值的機制。憲法只是工具,不能凌駕於自由平等公義價值的本身。高雄可以獨立,加州也可以獨立,如果不行,是中華民國憲法或是美國憲法有問題,不是住民自決的權利本身有問題。如果要用「現狀即合理」的邏輯來推論,美國還是大英帝國的一部分,而我們還活在君權封建社會。

身在民主社會裡,你當然可以對高雄人、加州人、加泰隆尼亞說,獨立不會讓你過得更好。但你不能說,獨立不是我們應該有的選項。你更不能說,親身生活經驗與思考所做出來的選擇,只是政客操弄的結果。

政治人物沒有那麼了不起,妳也沒有。覺得跟自己意見不同的人,都是缺乏思考能力的被操弄者,既高傲又愚昧。

如果加泰隆尼亞人獨立之後,後悔了,想要跟西班牙再度統一,只要雙邊人民都多數同意,又有何不可?統一或者分離,都是住民的選擇。拿武力(你公投我就打你)或經濟(獨立你會變窮)來恫嚇,突顯的是帝國主義者的自信缺乏,不相信自己國家有足夠的吸引力,能讓他人自願成為國家的一部分。

最後,如果「深度西班牙」的作者,對西班牙或是加泰隆尼亞有一份土地認同的關懷,她可以在當地曉以她的大義,不必用繁體中文對台灣人指桑罵槐。可能這樣說有點刻薄,但我真心認為,台灣不需要多一個弱化版的龍應台,也不需要那麼多的西方旅居感覺文。如果華人感覺失根,是因為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能提供大中華帝國這顆空想異形大樹所需的養分。

不管在世界的哪一個角落,土地屬於愛土地的人,不屬於空想異形種子的持有者。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