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岸在南海之爭的合作默契 — 讀《南海之爭的多元視角》

2018/1/11 — 17:11

【文:蕭衡鍾(華中師範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學院助理教授)】

南海的爭端不單只是法律問題,南海爭端自始就是一個夾雜了主權、領土、經濟利益、地緣政治的複雜的問題,涉入爭端的各方皆有各自的盤算。不論從涉入爭端的國家或是從問題性質的面向來看,南海爭端或許是目前國際間最複雜的問題之一。在這樣的情況下,原本作為國家間來往互動之行為準據並賴以解決爭端的國際法(公約),就成為各方面對爭端時所使用的工具(比如用來阻止某一方擴張影響力的手段)與介入爭端、師出有名的藉口了。當各方的國家利益在南海發生碰撞時,如何妥協取得平衡點也就成為難解的習題,體現的是國際法是一種仍在演進中的「弱法」(weak law)。

公約本是為了因應日益複雜的海洋事務,來避免與解決爭端,但由於南海的「半閉海」特性,導致沿海各方片面主張的專屬經濟海域或大陸礁層範圍多相互重疊,南海區域的海域劃界之所以無法解決,其根源在於島嶼主權爭端,因為海域劃界的基礎就在於陸地的主權歸屬,亦即海洋的權利必須依附於陸地的「陸地支配海洋原則」。而就島嶼主權而言,公約中並無可供依循之法律規定來決定島嶼主權歸屬,是以島礁主權歸屬未確定前,海域劃界便無從談起,爭端更無法解決。

廣告

作為南海爭端中的關鍵行為者,南海是中國大陸近年來主張涉及國家領土主權完整之核心利益,並逐漸採取積極的維權作為,近30年來勔對南海爭端,對外政策堅持「南海U形線主張」為南海主權及主權權利主張範疇,「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之外交辭令」、「堅持雙邊協商」、「反對南海爭端國際化、多邊化、區域外國家介入」與「南海實存力量展現」等五項處理模式為其政策指標,中共的黨與國家領導人更在國內外多個場合反復重申兩個「堅定不移」(中國政府走和平發展道路的決心堅定不移,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意志不可動搖),宣示成了中國大陸官方在處理南海問題的基本指導思想。

隨著中國大陸綜合國力的持續增強,及對國家領土主權和海洋權益意識、民族尊嚴意識與人民自豪感的不斷上升,在面對南海地區的複雜形勢,勢必將化被動反應為主動籌劃,通過重新定位國際地位和作用,在國際和地區事務上有所作為,包括在南海爭議上建設其海洋強國的地位,顯示出南海地區正在進入戰略格局的轉換過渡期。就軍事而言,美日聯合在南海展示力量的作法,勢將與中俄聯合的軍事力量形成對峙,然維持區域勢力穩定和平仍然是各方主要基調。儘管南海仲裁案的裁決文明確表示中國大陸主張在南海的歷史性權利和九段線,並無國際法上之依據,但2016年7月在寮國舉行的東協外長會議,會後的共同聲明中卻對仲裁裁決隻字未提,成為了南海仲裁案最弔詭的國際政治現象。

廣告

雖然台灣方面本身不是仲裁案的當事方,但仲裁之結果將目前由台灣所轄的太平島認定為岩礁,亦嚴重衝擊台灣方面長久以來的南海政策基礎,凸顯出台灣在南海問題恐有被邊緣化的危機。而仲裁文稱台灣為「中國大陸台灣當局」(Taiwan authority of China) ,其所指是為「一個中國原則」下的中國大陸台灣當局,抑或是「特殊政治實體」,也牽動了兩岸敏感的政治神經。但就台灣方面的「U型線」主張,與中國大陸「九段線」之主張,均係承繼自1947年所公布之「南海諸島為位置圖」來看,顯示兩岸的南海主張具高度重疊,如此也為彼此的合作提供了某種默契。

近日拜讀了台灣南華大學孫國祥教授大作《南海之爭的多元視角》(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東亞焦點叢書」2017年12月出版)一書,以廣泛而深入的角度、精細而豐富的內涵去解讀了不同面相的南海爭議觀點,且在內文脈絡上可謂理論梳理與實務剖析兼顧,個人向有志於南海議題相關研究之同行誠意推薦,確實乃一極具高學術水平的佳作,值得學人細細品味書中內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