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蘇聯國家石油能夠代替沙地亞拉伯嗎?

2018/2/23 — 12:40

俄羅斯西南部窩瓦河一帶的煉油廠(資料圖片 l Alexxx Malev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俄羅斯西南部窩瓦河一帶的煉油廠(資料圖片 l Alexxx Malev @ flickr — Attribution-ShareAlike 2.0 Generic (CC BY-SA 2.0))

【文:Gary Lai (黎健機) 】

彭博新聞這年四月報道俄羅斯已經超越沙地亞拉伯成為中國第一石油供應國家,石油入口由二月至四月增加9.3%至470萬頓。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成員之安哥拉排第二供應467萬噸,和沙特阿拉伯,另一OPEC成員,跌下到第三位。一個月後,路透社報導同一排名。

這不是第一次俄羅斯第一次超越沙地亞拉伯,成為中國第一石油供應國家。 據英國《金融時報》,第一次是在2015年6月。OPEC所稱的前蘇聯國家(FSU),即俄羅斯和1991年解體後14獨立國家,特別在裏海大陸架上的國家,明顯是一個中國日漸需要的重要和安全的外來石油來源。

廣告

二次大戰後石油業發展同OPEC有密切關聯。由1945年至1973-1974年石油危機,世界的石油需求大幅增長,雖然實際價格穩定和偏低,有時甚至下降。二次大戰後,石油供應能力亦大大增長。但需然實際價格低過預期未來石油價格,市場迷惘導致石油儲備快速地耗盡。OPEC成員國家引發石油危機,規限供應增長和更高價格,引致須求增長下降。到80年代,沙地亞拉伯更對所有產油國家發動一連串的削價競爭。

由90年代中期至2005年,中國的石油需求增長亦大幅提升,需要入口,同時影響世界市場,像2005年,2006年初。這影響力將會延續。但中國在找其他非中東石油來源的同時,將會更加依賴這重要的區域,所稱「波斯湾困境」或”Persian Gulf Dilemma”。現時的中國用市場價格買賣石油,像其他的入口強國一樣,跟隨一個用供求帶領,統一的國際市場。同時,俄羅斯和OPEC的合作關係是良好的,雖然已往是對抗性的,所以不會主動找麻煩,取代任何提供石油給中國的成員國。

廣告

澳洲國家大學政治學家Andrew B. Kennedy發表,雖然中國之從90年代尋找其他石油供應國家,未來大部份的入口仍然會來自波斯湾和非洲。OPEC堅持控制市場價格和增加給中國的石油供應,在2007年收安哥拉入會。沙地亞拉伯和科威特等國家正在協助中國政府建設煉油廠,例如沙特阿美續2008青島市後再合作,與中國石化建福建省煉油廠。中國政府亦願意介入波斯湾政治,保障能源安全,但同時減低中東石油入口,中東研究學者Joseph Mann也指出,非OPEC的中國供應有明顯上升。

FSU石油是不可能完全代替沙地亞拉伯,因OPEC這壟斷聯盟從創立開始仍未動搖過,而沙地亞拉伯的巨大探明儲存量佔這組織首腦的地位。但來自FSU的入口每年增加,會讓中國能源多樣化和稳定價格。包括俄羅斯,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月即別,和其他歐亞大陸國家如印度的機構,如上海合作組織,能讓中國提出能源有關的問題,在「一帶一路」的啟動時有更多的合作機會。

 

作者個人簡介:港大經濟系碩士學生。社評曾在烏干達,奈及利亞,美國,和加拿大報章和新聞網站刊登,也是扶貧運動TKO Poverty創辦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