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副總統和財相的決鬥 – Alexander Hamilton 的音樂劇

2017/1/9 — 17:04

《漢密爾頓》這音樂劇厲害之處就是重新塑造了Hamilton這個在美國歷史常被低估的國父。

《漢密爾頓》這音樂劇厲害之處就是重新塑造了Hamilton這個在美國歷史常被低估的國父。

一個美國副總統和美國首任財相因私人恩怨而進行一場決鬥,最終以財相被副總統槍殺告終,你以爲這是小説虛構的情節嗎?實際上,現實比小説更離奇。1804年的一個炎熱夏日,前財相Alexander Hamilton與當時的副總統Aaron Burr因歷年的恩恩怨怨(包括Hamilton支持其政敵去在選舉中將Aaron Burr擊敗)進行了一場決鬥。

Alexander Hamilton出身貧窮、但相當勤奮,他靠著自身的努力和才智成爲了美國的建國先賢之一並且建構了整個美國的金融、銀行體系,創建了美國聯儲局(美國中央銀行)的前身美國第一銀行。同時他亦是一名憲法專家以及執業律師,他在那本現在不時仍在被引用、探討美國憲法的《聯邦黨人文集》佔了大半的篇幅。然而如此善於遣詞用字、長於辯論、有出色才華、富有野心而同時目空一切喜好和人競爭的政治家怎麽都想不到會在21世紀以一個説唱歌手的形象呈現在大衆的眼前。

Lin Manuel Miranda(林-馬努艾爾·米蘭達)是一個年僅三十五歲的百老匯新星,他在一次度假中讀到Alexander Hamilton的傳記,然後深深被他的故事、經歷、性格所吸引,他在Alexander Hamilton身上看到一個説唱歌手的精神:那種不理開初生活環境有多麽艱苦都要拼命往上爬,不斷學習、不斷爭取拼殺,最終成爲了一個建國先賢,同時亦因其性格所致,導致最後在決鬥中被人射殺。

廣告

Miranda 用了數年時間寫了這出以Rapping 為主軸的歷史音樂劇,在過程中他不斷閲讀Alexander Hamilton 與他人的書信以及其著作,相當厲害的是他在音樂劇的歌詞中加入從會議記錄、書信、著作中的史實原話。值得一提的是當Miranda 在2009年受邀到白宮表演另一套他創作的音樂劇時,他把握了機會推廣了這一套他當時尚未完成的作品,當他說美國的首位財相是一名説唱歌手並且他會以Hamilton創作一套以説唱爲主的音樂劇時,台下的觀衆不禁不相信地笑了出來。但是當Hamilton在2015年在百老匯上演時,這套歷史音樂劇取得空前的成功,夜夜滿座,並且重燃了人們對於本在書上那些「沉悶」歷史的樂趣,成爲了一套公民普及教育的音樂劇。這劇還在2016年獲得了破紀錄的東尼獎(音樂劇最高榮譽)的16項提名,贏了11項包括最佳音樂劇獎,而Miranda 更因此劇獲得了普利兹獎(戲劇類)。就如當年Hair 將搖滾樂加入Musical,《漢密爾頓》將Hip Hop 融入Musical 並且化身為一部極爲賣座、極具影響力的作品其實開創了另一個先河。

《漢密爾頓》這音樂劇厲害之處就是重新塑造了Hamilton這個在美國歷史常被低估的國父。這也許跟Hamilton好鬥的性格有關,他幾乎杠上了當時所有其他建國先賢,他經常和分屬民主共和黨(民主黨前身)的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辯論國家政策(支持較强聯邦政府、中央財政權力的Hamilton 經常因徵稅問題與傑弗遜爭執不休)。而音樂劇其中一幕就是將兩人在内閣會議中就是否發行國債、建立中央國家銀行的爭論以一個説唱對戰(Rap Battle)的形式表達出來。

廣告

而如此的性格和如此多的樹敵讓他在身後數十年並沒有讓他的成就獲得太多的關注或贊賞(尤其是在民主共和黨主政的數十年間)。他所希望走上的以「工商業建國」之路、强而有力的聯邦政府和中央金融體系的理念一直要等到林肯或大、小羅斯福等總統才真正的得到關注和實行。

另一件相當有趣的是就是Alexander Hamilton是一個在美國政治史上因爲婚外情醜聞而被迫下台的官員,而他在下台後寫了一本數十頁厚的書去向全國人民講述事情經過以及道歉。而這本書所寫的文字亦被Miranda 引用於音樂劇劇本之中。

Miranda 在音樂劇開始時用Aaron Burr的口讀出了一段詩文:

How does a bastard/ Orphan/ Son of a whore and/ A Scotsman
Dropped in/ The Middle of a forgotten/ Spot in/ The Carribean By Providence/ 
Impoverished/ In squalor/ Grow up to be a hero and a scholar?

(爲什麽一個被上帝遺棄在加勒比海的無名荒島上、由婊子和蘇格蘭人所生、本過着潦倒貧窮生活的私生子、孤兒會成爲了英雄還著書立説呢?)

一個從貧民地區出身的私生子,從小就立志要成爲北美地區的政治領袖,他不斷在年輕時期學習各門學科、歷史、拉丁文、經濟學,只要是到他手上的書籍都會被他翻遍數次。如此具戲劇性的歷史人物的經歷在Miranda 看來其實隱含了另一個相當有探討價值的問題:就是當一個人死後究竟是誰、又會是怎樣被人述説着一個人生前的故事呢?一個人的歷史價值、甚至他本身的意義又會是如何被人討論、描繪乃至於定型呢?

「《漢密爾頓》不僅僅是歷史劇——它是一部史學劇。結尾提出了另一個問題:也就是閉幕曲《誰生,誰死,誰來講述你的故事》(Who Lives, Who Dies, Who Tells Your Story),這是對歷史敘事的形成與傳遞的反思。百老匯流傳着一句老話:一部音樂劇應該讓觀眾在回家路上哼唱。這一點《漢密爾頓》做到了,但它還讓你在路上思考——有關這個國家的過去與未來的種種問題;我們把歷史人物分成贏家與輸家、英雄與奸賊、聖徒與兇手的做法;介乎事實和傳說之間的灰色地帶,這些都讓我們糾結不已。」一名紐約時報記者在訪問Miranda 後如是説。

而Miranda 認爲這「誰生,誰死,誰來講述你的故事?」這是台上人物的問題,也是觀眾的問題:「說不定明天我們就全死了,誰來講述我們的故事?有人會講嗎?我們不可能知道。這基本上就是這個戲要說的。我們在講某個人的故事,這個人如果活到今天,恐怕想不到會是這樣一種方式來講。但他非常希望有人講述他的故事。所有敵人都比他活得久。接下來四任總統——傑弗遜、麥迪遜、門羅、約翰·昆西·亞當斯——全都討厭漢密爾頓,為此他們竭盡所能,甚至都不是去詆毀他的名聲,而是要把他的存在從歷史中隱去。」

在聽這套音樂劇和看着歌詞時我不斷思考着原來歷史是可以這樣被表達出來、如此被學習的,除卻了在教科書上那些時序,也許我們要學、要知道或者讓人感興趣的是那些人在那個時空所面對的苦難、掙扎、因勝利而興奮等情緒,讓學生知道歷史並不是一段段需要背誦而與切身無關的文字,要讓他們知道在不同人物在與己不同的時空中所做之事已經成爲現在的一部分。重新面對過往,瞭解那些因政治、文化或者其他原因被隱藏的面向,我們才能重新認識自己繼續出發前進。

其實想知道Alexander Hamilton 長什麽樣子,找一張10元美金看看就知道啦。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